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清初发生在晋江的一场大战役:倒桥之战

龙湖记忆
2017-05-19
+关注

探寻散逸民间的乡音故事;

触摸谆谆流传的乡土人情;

述绘咱厝咱人的心乡映像;

荡开游子家人的乡愁涟漪;

记忆你、我还有他们曾经的故事

倒桥,地处东石镇区北面,平川一片。几百年前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大水沟,全长2华里,深2丈余,宽4丈多。涨潮时,海水直淹入大沟,沟面架一木桥通南北。至明代始造石桥。明清战争时期,拆石桥以拒清兵,故称“倒桥”。

明末,郑成功在东石寨布防,招募义士,操练水师,抗击清军,曾经在“倒桥埔”与清军展开一场苦战,历史上称为“倒桥之战”。这场战役旗鼓相当,成拉锯战,反反复复,有“三日清,五日明”(就是3天清军占领,5天明郑把守)的说法,后以明军失败告终。

根据《西山杂志》记载,郑军与清兵曾在倒桥进行过7次争夺战,双方死伤无数。战后,当地民众把双方战死的将士集中埋葬,立一块石碑,曰“同归所”,祈阵亡将士不轮为孤魂野鬼,设万善祠祭奠,现祠已废,据传为在今十都都主公宫附近,都主公宫边现存《万善祠倒桥古战场碑志》,记录此事。

展开剩余87%

本图来自网络

倒桥之战

唐王既亡,桂王朱由榔称帝于肇庆。郑成功遣使入朝,桂王嘉其忠,封延平郡王,赐姓朱。故成功义曰国姓,祝其为国成功也。桂王永历五年,郑成功率将士会鲁王以海夹攻博洛,清兵大败,收复全闽,漳泉汀潮版属,成功兴福州、延平、建宁、邵武、温州、台州则皆属鲁王。永历十年,建宁邵延泉俱失守。清顺治勒命沿九营十里村庄迁居,南迁广南,北迁浙东、福宁(这就是著名的迁界三十里)。

永历十六年,成功收复泉州、兴化、延平、建瓯、福清,出兵取温州、台州。临出师之时,九鲤湖求梦,梦得神人占曰:“欲破南京须用铁人,又占寿至泉城。"成功大兵所到城邑,父老郊迎。既至会稽,会稽城总兵张禹武略善战,开关用连环铁甲骑兵当前交锋。明军数败,设堑陷铁骑,伏兵伸镰钩,获其甲骑,破会稽。所向披靡,直取南京。围三月而不下,五虎死已大半,南京城中粮将罄,文武官员议降与守,纷议莫解。巡抚何吾安议晋谒成功,以珠宝、币帛,孩童子女、茅土,遣使奉礼至明营呈献。成功词卑而币重,成功许其在百日之中来降,收其珠宝,子女、币帛,委归茅土。南京城中官司以成功要财物不爱于土地。【小编按:据传九鲤湖占梦后,至此郑成功一步都不到泉州了】

顺治十八年,委贝勒顺亲王率军至金陵。时值施琅叛,招诱黄梧(原郑成功五虎将之一,降清后封海澄公)献全闽。郑成功闻报,星夜兼程入分水关,从海道至厦,厦已由施琅取替。成功率将士欲登海澄而黄梧叛,伏兵海门,万弩齐下,郑成功将士负创者甚众。海门港深,两岸堤高,成功之舟既入,而出又非易,势必全军覆没。事在危急,成功默祝之天,皇天若全明江山,海水增三尺,如欲灭郑氏,箭穿吾身,毋射吾士卒。时潮汐反潮三尺高,郑成功身披铠甲,执剑当前。退出海门,指海门黄梧,大骂不共戴天之仇,退居吴屿。同将士议进退之策,谋士蔡秉元言其先世倶商于台,今台被红毛所据五十余年,应航渡以取之。

摄影:鲁先飞

于是厉兵秣马,操演士卒,集百舟誓师,由金门喽罗湾渡海。蔡秉元之舟作一队,由围头湾出师。此时委大将冯云父子留守东石寨,吴全守蚶江,吴安国守围头,苏鹤辉守独角寨,丁龙守安平寨,周翔飞守大营,曾纪荣守新营,萧通、颜武守小营岭,于化、杨继祖守洪峒,郭洋、王默守营前,李温、许纯守吴屿,其余将士随征,发兵二万伍千,航舟百艟。至澎湖,有杨武者系蔡秉元(东石人,武举出身,捐资助饷,将埭田捐为郑军屯田)之姑子,来军前献台湾地理图。引导取赤嵌城,即台中港湾狭长,而岸高,泥土炮垒森立。明军舟至两畔,弹雨齐飞,舟不能入,郑成功大军三战三却。最后祝天台湾是中国明土,不许红毛荷兰在,海水速添五尺。如其不然,弹加我身。海潮骤增,明舟师直捣赤嵌城,将士以铁甲大刀冒奔于枪林弹雨之中,将武术打败荷兰。荷兰军受沉重之创,迫使总督揆一郎求和撤出台湾。

康熙元年,郑成功为家事呕血崩。郑经嗣位,施琅招安九营不至,分兵两路,东路自督大兵取东石。

康熙二年元宵之夜,使萧达领军攻破烟墩堡(倒桥西北的烽火台),守者俱死。突袭龙江寺,寺原名西山寺,戍兵身遁。值冯云夜巡,率军夺回寺观,增派戍防。二月末,清施琅派将贾廉攻芦山。守将洪明败岱峰,守将王嘉往救,而萧达乘机取龙江寺。寺西忽鼓噪,明冯云执双刀砍人,萧达军溃。

三月初三,南安县海滨清明,西路清兵攻大营,周翔飞战死,冯云航舟往水头港救之,增兵戍守。贾廉已取龙江寺,冯云遄归,守据烟墩。冯云子锡范夹攻贾廉, 冯云杀贾廉于赤金山坡(今肖下村北),萧达抢回尸。

三月二十八日,夜雨蒙蒙,施琅将徐祥袭岱峰,杀王嘉。萧达攻龙江寺,守者发火龙射击。值冯云巡击逐之,再袭岱峰,杀徐祥。

四月初旬,清兵将陈拱、施昱,连日岱峰山下战冯云。伍士达、冯云闻龙江寺被围,芦山失守,伍士达双战彼转马至寺,洪明亦随至,追击清兵。冯锡范率兵救伍士达,会师攻夺芦山。

端午夜,清兵攻破营前,王默(传为施琅妻弟)、郭洋死之。许纯由吴屿来救,大战于溪东。清攻吴屿,李温死之海。冯云舟来救,许纯退保回洪山。东路陈拱攻入龙江寺,杀僧尼。值冯云师至,洪明夹击,大败清兵于凉亭坡。连日清兵攻新营大营,曾纪荣力战失守,退保鸡笼山。 清将覃烟破洪峒,于化死之。杨继祖会颜武、萧通于小营岭。

五月十八日施琅大破蚶江寨,吴全力战八将,杀施之雄。吴安国自围头入援,舟出蚶江。蚶江失守,海上鏖兵。吴全力杀八将,身负重创,全师尽覆于海、吴安国披靡据福全。

五月二十日西路清兵攻安平,丁龙力擒姚义,悬首高竿,清兵攻更急,冯云自东石舟师人援,清兵以硝矿束刍,夜焚安平寨,守将丁龙保金铺,清兵焚龙江寺、伏兵斗门堤。冯云自安平舟至,被萧达之箭负重创,犹斩陈拱之海。翌日冯云尸现于旧埭南,里人哀之,为之立祠,名日大将爷之宫。龙江寺既失,清兵长驱至陈双沟,夹攻芦山,洪明退人岱峰。清将施昱、施旻四面攻岱峰。铜钵(倒桥东)守将卢远、钟薰入援。施昱火烧陈厝涂沙街(岱峰山下古街道,早废),攻杀洪明。岱峰失守,清兵夹攻倒桥。

六月十二台雨骤至,施琅派将姚泰率兵偷越倒桥,西沟守堑者悉死。明将洪永力杀数十人,清兵始却。是夜萧达攻陷倒桥,杀洪永、欧纶,直捣祀宫。铜钵守将卢远率兵截其后,冯锡范从庵坪山(倒桥南小山、现侨声中学操场处)直攻祀宫(倒桥南小祠),萧达退守陈家涯(倒桥东一古村庄、早废)。

中元节,萧达增兵攻倒桥,连日不休,萧达骑白马往来驰骋,清兵同明军搏斗、格杀之声,战鼓闻十里。东石六乡老幼妇孺荷负瓦石援军,蔡延赓(东石一义士,传说为施琅师傅)背弓而助阵,冯锡范骑赤马执大刀直击萧达,延赓弯弓射之,萧达中咽仆地,清兵拽尸遁去焉。施琅使施信、廉允、刘侗夹攻铜钵。应岩卢远死于虎巷石畔、身被百创,立不仆,小平坑祀卢远宫。铜钵应岩失守,马源捣鳌江之极乐堂,守者孙立蔡瑶俱死,明兵溃退。白沙城守将郑芝豹伍雄率军与战铺中山。施昱刘侗攻锦亭,守者邱利死之。清兵火烧柿涂街,倒桥不能守。清将廉允施旻攻后湖寨,守将安君设弩射之,清兵焚竺世庵西廊。东石明威将军蔡邦宪道引清兵入东石后湖寨。东石寨不能守,冯锡范舟师集白沙城东门窟。

八月初八,丁龙自金铺舟来会,曾纪荣失鸡笼山,怆猝走江崎,清攻小营岭,明军久困乏粮,杨继祖取粮于后涪,归途被清兵截杀。萧通、颜默、颜武弃小营岭奔石井。

八月十五施琅亲攻独角寨,寨中弩矢齐下,清兵夜扒云梯入,士兵搏格死者迭如丘,故独角寨之英雄也,守将苏鹤辉,东石东井人,百战不挠,卒于尽忠,士卒俱亡.冯锡范援已不及矣,清兵从海道包抄白沙城,吴安国失守福全,退保围头,许纯自四洪山舟师来救,白沙城曾纪荣自江崎来,会师石井,偕萧通、颜默、颜武分两道海上夹击清兵。

八月十五、十六、十七连战江中,明军发炮,清军亦发炮,舟楫横江,将士阵亡。九月重九日,冯锡范舟遁百屿,潘福来会,称东石蔡秉元府第、宗祠被清所毁,石井郑族流亡,锡范仰天痛哭。适吴安国来会,舟抵金门,偕沈佺宸固守。康熙六年,施琅遣将攻金门。七年冬十月失守,冯锡范、沈佺宸东渡台湾.

【小编按】

1、《倒桥之战》取自于清嘉庆年间 东石人蔡永蒹的《西山杂志》,尚属民间流传手抄本,小编间接录入,难免与原文有出入;

2、读到这《倒桥之战》心中不由感叹:对战者有曾是把兄弟、亲戚,甚至师徒关系,因不同的利益、立场,拔刀相向?双方战斗将士部分是邻里乡亲,却如此相残?

3、由此篇渊源得知当时清廷规定,凡属依附郑成功反清的子孙,一律不得登科仕进。才知道为什么晋南某望族为何在满清时期鲜有官宦人家,原来是其先祖与历史上反清复明运动有关,蔡延赓一脉便是实例。

4、东石民间流传很多关于倒桥之战阵亡将士的灵异事件,就不一一讲述。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