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世界知识】李靖堃:英国退欧后,国家统一是否难以为继?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2017-05-19
+关注

英国退欧后,国家统一是否难以为继?

作者:李靖堃,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来源:《世界知识》2017年第10期

2017年4月26日,英国苏格兰斯特灵,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领袖斯特金在当地参加竞选活动,试驾一辆摩托车。

3月29日,英国驻欧盟大使正式向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递交了由首相特雷莎·梅签署的退欧申请,意味着《欧洲联盟条约》第50条规定的退欧程序正式启动。退欧决定导致了联合王国国内的深刻分裂,苏格兰、北爱尔兰以及海外领地直布罗陀在公投中都支持英国留在欧盟,那么英国离开欧盟之后,它们将何去何从?退出欧盟后的联合王国能否继续维系国家的统一?

苏格兰独立:“狼”真的来了吗

自1707年签订合并条约以来,苏格兰与英格兰的“联姻”已持续了300多年。其间苏格兰要求独立的声音从未停歇,但直到苏格兰民族党在2011年的地方议会选举中获得超过半数的席位,单独组阁,苏格兰独立问题才被正式提上议程。2014年9月,苏格兰举行与英格兰合并后的首次独立公投,结果有超过55%的投票者反对苏格兰独立。

展开剩余86%

然而,2016年6月举行的退欧公投使得苏格兰独立问题再次成为焦点。公投中苏格兰支持联合王国留在欧盟的比例超过62%。公投结果公布后,苏格兰民族党领袖妮古拉·斯特金立即发表声明指出,苏格兰“极有可能”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2017年3月28日,苏格兰议会通过了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的动议,但首相特雷莎·梅明确拒绝苏格兰在英国正式退出欧盟之前举行公投。斯特金对此做出了强硬的回应,她指出如果苏格兰民族党能够在6月8日的英国大选中在苏格兰地方议会中胜出,则“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

从上述记述可以看出,苏格兰民族党的立场日趋强硬。但目前仍然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首先,公投能否举行还是未知数。1998年的《苏格兰法令》规定,“苏格兰王国和英格兰王国的联盟事项”属于英国议会的立法权限。2014年的独立公投之所以能够举行,是因为英国政府和苏格兰政府事先达成了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因此,如果苏格兰议会在没有得到英国中央政府的授权下执意举行公投,将是违法的。其次,从民意来看,支持苏格兰独立的民众在数量上并不占优势。2014年独立公投结束以来,反对苏格兰独立的比例一直保持在52%~54%之间。在这种情况下,苏格兰议会未必能强行举行公投;退一步说,即使举行公投,支持独立的票数也未必能过半。

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合并的可能性有几分

北爱尔兰也是欧洲一体化的支持者,在脱欧公投中有55%的投票者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公投结束后,新芬党领袖、北爱尔兰第一副部长马丁·麦克吉尼斯呼吁北爱尔兰脱离英国,与爱尔兰共和国实现重新统一,并呼吁就此问题举行公投。

历史上,北爱尔兰原是爱尔兰的一部分,根据1921年英爱双方签署的和平协议,爱尔兰南部26个郡组成独立的共和国,而北部6个郡则留在英国。多年来,以新芬党为代表的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一直试图重建爱尔兰的统一,其旗下的爱尔兰共和军甚至为此不断制造暴力事件。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相关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北爱和平进程才逐渐取得实质性进展,并最终于1998年签署和平协议。

然而,来之不易的北爱和平与稳定的形势很有可能由于英国退出欧盟而再次蒙上阴影。首先,欧盟在北爱尔兰实现和平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这不仅是由于同为欧盟成员国的身份给联合王国和爱尔兰带来了一种“天然”纽带,而且,欧盟还在其和平项目框架下向北爱和爱尔兰的边境地区提供了大量资助。

其次,从经济角度来看,北爱尔兰对欧盟和爱尔兰有很强的依赖性,特别是在贸易方面。欧盟的结构基金和农业基金也对北爱的经济发展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后出现经济衰退严重波及北爱尔兰,则新芬党很有可能以此为理由向英国中央政府“发难”,重提“脱英”议题。

2007年以来,新芬党在北爱获得的支持率稳步上升,已成为北爱第二大党。北爱自治政府也由原来的四党联合执政改为民主统一党和新芬党两党执政。当然,与苏格兰比起来,北爱尔兰脱离英国的可能性更加微弱。因为北爱尔兰要举行独立公投不仅需要英国中央政府的同意,还需要其执政伙伴民主统一党的同意——而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最后,在北爱尔兰居民中,亲英国的新教居民占多数,因此即使举行公投,北爱尔兰脱离英国的可能性也不大。

直布罗陀的未来:英西能共享主权吗

相较于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在法律上无可争议的归属权,直布罗陀的地位则显得十分特殊。

直布罗陀位于伊比利亚半岛南端,直布罗陀海峡是大西洋和地中海之间唯一的海上通道。1501年,直布罗陀被纳入西班牙版图,但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后被割让给英国(1713年),此后便成为英国的“海外领地”。但西班牙从未承认英国对直布罗陀拥有主权。2002年7月,英国政府初步同意西班牙提出的主权共享方案,但在同年11月就直布罗陀主权归属举行的全民公投中,超过99%的居民反对共享主权计划,致使直布罗陀归属问题至今未能得到解决。

英国公投退欧将直布罗陀问题再次推到风口浪尖。在公投中,高达96%的直布罗陀投票者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原因在于:首先,直布罗陀的3万居民绝大多数在西班牙工作或做生意;其次,直布罗陀自身资源十分匮乏,基本上依赖从西班牙的进口;最后,直布罗陀的经济主要依靠与欧盟国家之间的转口贸易,以及向欧盟国家提供金融服务。如果英国退出欧盟,西班牙就不必受欧盟自由流动原则的约束,有权随时关闭边境,而这对直布罗陀居民而言将是灾难性打击。

也正因为此,西班牙一些政治家将英国退欧视作获取直布罗陀主权的最佳时机。西班牙前外交大臣曼努埃尔·加西亚-马加略和西班牙常驻联合国代表等人均表示,英国退出欧盟后,只有在两国共享主权的情况下,西班牙才会允许直布罗陀继续享有欧盟内部的一些权利。在欧盟公布的对英谈判指导纲要中也明确指出,如果没有西班牙的同意,欧盟与英国之间的协议将不会适用于直布罗陀,也就是给予了西班牙在直布罗陀与欧盟未来关系方面的否决权。对此,英国外交大臣在《星期日电讯报》撰文称:“直布罗陀是非卖品,不是交易的商品,不可能被论价出售。”2017年4月2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发表声明称,没有直布罗陀人民的同意,英国永远不会放弃直布罗陀的主权。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短期内英国放弃直布罗陀主权,或者与西班牙“共享主权”的可能性不大,特别是在退欧谈判这样一个敏感时期。不在直布罗陀问题上让步,也是为了向英国民众传递信心。

英国政府目前可谓“内忧外患”,不仅在外部面临着与欧盟的艰苦谈判,在内部还面临着国家分裂的风险。有学者认为,英国陷入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而造成这种危机的根源,是英国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由来已久的分歧,尤其是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的矛盾,以及这一矛盾背后的民族主义和认同危机。

20世纪70年代后期,西方发达国家内部的民族主义和地区主义开始抬头。在英国,保守党政府在1979-1997年间执行的政策导致苏格兰和威尔士的民族问题日渐突出,特别是在苏格兰。工党政府后来实行的权力下放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民族主义情绪,但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导致苏格兰人对社会发展失衡和贫富不均状况严重不满,从而给了苏格兰民族党绝佳的推动独立的契机。

与此同时,英格兰的民族主义也日益强大,而这个问题却常常被人们忽略。早在20世纪90年代,由于英国政府不断向苏格兰等地区下放权力,导致了部分英格兰人的不满,“英格兰民族主义”情绪日益滋生。这种情绪在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时达到高峰。“英格兰民族主义”与英格兰地区本就十分强大的疑欧力量叠加在一起,最终导致了英国退欧这一结果。民族主义盛行带来的是对作为一个整体的联合王国的认同危机。民族主义与国家认同的问题得不到解决,英国出现内部分裂甚至解体的可能性就无法彻底消除。

亲爱的各位朋友,为了加强不同群体朋友之间的交流,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拟创建微信交流群,分别为公务员群,教师群,学生群,爱好者群,企业群以及媒体群1264273178添加时备注您的信息将您拉入对应的群中。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ID:sinozhuge

万里常安研究院是由国内知名国际关系学者、国际新闻评论员黄日涵老师领衔的专业研究“一带一路”以及海外风险的智库,旗下中国最大的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社区拥有15万的关注者,投稿或课题研究合作请联系邮箱:sinozhuge@126.com,另外“海外利益研究”

(haiwailiyi)微信公众平台也期待您的加入。

责任编辑:沈越

战斧导弹的前世今生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