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何新:社科院往事忆旧

何新:社科院往事忆旧

1

八十年代,社科院人才依然荟萃,名重学界的一批宿旧耆老多还在。

而我虽师出无门,但却毫无自卑或谦退之志。那时的我身上是颇有一股豪气的,好斗也敢斗,象一头闯进瓷器房的公牛,什么名贵就去撞碎什么。搞得一批人又恨又怕。那时候还没有形成政见的分歧,只是在学术上好立异求新而已。后来有人造谣编排我在社科院的一些轶事,其中有两件事若真若假。真相如下:

1985年我的《诸神的起源》出版后,南亚研究所有位赵××写了一本《生殖文化崇拜》,有人推荐给我。我阅后发现其所中取用的一些论点资料与我的书有关,但略作改头换面重新包装,所以也很难指实为剽窃。

我就写了封信去挖苦这个人。没想到他给我回了一信,斗气而口出大言云:“就算象你讲的——你何某算老几?你能怎么样?”

我读信后被激怒,就用电脑再打字一信,语言极尽尖酸刻薄挖苦之能事。不惟如此,我用卫生纸包裹仁丹数粒,附于信中云:“特送你救心灵丹数枚,谨防你读此信后一气呜呼不治,聊备急救之用。”

不料赵某收到此信后,又羞又怒,竟持此信去找院领导投诉。胡绳院长秘书告我,这位赵先生见到领导后捶胸顿足,痛哭泣下,要求院长开除何新以申公道云云。除了找胡绳院长,他也一一找了李慎之、赵复三、汝信等告我的状,一时院中传为奇闻。

我当时并不知这位人士真的有心脏病。但一年之后,阅报惊悉这位先生竟真的因心脏病中年早逝。因此君为“民主党派人士”,故在光明日报上有一则讣告,我读到后不禁为之唏嘘讶叹!

无独有偶。90年代香港有个知名专栏作家笔名“碧骅”。1990 年间在港报上开个专栏,常写一些杂文专门骂我。有好事的香港朋友把他的杂文寄给我。大概是 1992 年春节,我写了个明信片寄给他,贺他过年后宜避“血光之灾”。殊未想到戏语成谶。那年夏天偶见港报,这位先生竟真的因情色桃花风流孽债事,被仇家乱斧劈死在他家的楼梯间中——此事当年是香港的一桩著名案件。

还有一件事,是与历史所王XX博士发生一场笔墨官司,此事之起因是在1988 年春。

那年春季,以研究女性问题知名的河南大学李小江博士来访我。她告我一个消息,说近期有北大和社科院一批哲学、历史学、考古学、语言学和美学的硕士、博士们开会,会上所议只一题,就是社科院的何新太狂!必须从学术和人格上彻底把这厮批倒批臭。

我闻言冷笑,对她开玩笑说:“你看我是多么强大,他们几头蒜就想打倒我?让他们放马来吧。”小江说:“你别臭美,他们很快会在重量级的学术刊物上掀起批何会战,把你批臭。”我笑说,“好吧,臭就臭吧,真被批臭算我没有本事。但你不要先来把我吓死。我就且先闭门思过,在家静等着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