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京洛拾壹|北魏永宁寺浮屠塔(大同篇)

访古客
2017-05-19
+关注

永宁寺,北魏晚期洛阳城中殊为厥伟的建筑,国史记载中最为雄峻高耸的木塔。

她随风而来,生如夏花之绚烂。

她随风而去,逝若闪电之华彩。

她从哪里来,她为谁而生,京洛带领各位,回溯一千七百余年的历史云烟,走进永宁寺和永宁寺塔的历史。

公元467年10月13日,北魏都城平城的宫殿里,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

这声啼哭,犹如一道惊雷,这个孩子,注定要改写一个王朝乃至一个国家的命运。

在婴儿的身边站着的,是一位十三岁的少年,他双目深沉,双手合十,似乎在向佛陀祷告,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富足。

他就是婴儿的父亲,北魏第四代皇帝,献文拓跋泓。

十三岁少年的身边,站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少女,她文采风流,顾盼神飞,举手投足间已有了政治家的风采。

展开剩余94%

这位少女,虽然只有二十五岁,但她已经执掌北魏王朝的国柄接近三年。

她,就是北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文明太后冯氏,也就是《锦绣未央》中李未央的原型。

此时此刻,她高兴的像在上巳节上遇到心上人的小姑娘,满脸笑容。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刚刚经历痛苦分娩,诞育下这个婴儿的女子,躺在床上,面带微笑里,挤出那一丝对命运的服从。

没有人知道,这个婴儿会带来什么。

10月13日,是阴历的八月戊申,婴儿诞生的第二天,献文皇帝拓跋泓下诏改元。

于是,天安二年只有八个月,从这一年的九月起,就是皇兴元年。

天安、皇兴,寄托着十三岁的少年天子和他二十五岁的嫡母,对于北魏王朝稳定、和平、昌盛的美好向往。

同月,十三岁的少年天子和他二十五岁的嫡母下诏,在平城宫东南,朱明门外,营建一所恢弘的佛寺。

为皇子荐福,为皇帝和太后荐服,祈祷北魏王朝繁荣昌盛。

十三岁的少年天子和他二十五岁的嫡母都是虔诚的佛教徒。

他们相信佛法能给他们以及他们的国家带来吉祥康定。

尤其是冯太后,她经历了过多的苦痛,她希望能够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442年,冯太后出生。就在这一年,她的家族在迁徙的途中遭遇了北方强悍的蠕蠕骑兵,她的哥哥冯熙被蠕蠕骑兵掳走。

不久后,更大的灾难降临到了冯太后的头上。

她的父亲冯朗因为“被谋反”,遭到诛杀。幼小的冯太后,跟着母亲,过起了孤儿寡母的生活。

她被自己的姑姑,北魏太武帝的嫔御冯昭仪接入了宫中。

正平二年(452年),冯太后十一岁,她未来的丈夫,也就是《锦绣未央》里她的知己拓跋濬登基。冯太后成了拓跋濬的贵人。

冯太后开始了自己人生中可能最为幸福的数年时光。

她和拓跋濬情投意合,过着相敬如宾又不乏如胶似漆的幸福生活。

四年以后,太安二年(456年),冯太后被册封为皇后。

这个苦命的小姑娘,注定要接受更多的考验。

作为皇后,她一生没有生育。

作为养母,她抚育了太子,也就是未来的献文皇帝拓跋泓。

九年以后,和平六年 (465年),她的知己文成帝去世,年方二十五岁。

年轻的冯太后,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在焚烧文成帝衣冠、旧物的“烧三”仪式上,她冲向火堆,想和自己的丈夫一起离开人世。

她被群臣拉了回来,北魏不能没有她,即使她还才二十三岁。

因为,这个时候的献文皇帝,也只有十二岁。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开始笃信佛陀,希求这个远在西土的神明,能够保佑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

二十三岁的太后和十二岁的皇帝,很快就要面对挑战。

挑战,来自北魏有史以来,第一个彪悍的权臣-乙浑。

这个婴儿,就是在冯太后、献文帝和乙浑之间的争斗,处于白热化的时候孕育的。

北魏王朝后继有人,对于冯太后而言,是多么重要。

当这个婴儿出生的时候,政局的斗争也有了结果,冯太后和献文帝诛杀了乙浑。

权臣被诛,朝局清明,太子降生。

冯太后和献文皇帝犹自感恩于佛祖的庇佑。

由此,他们决定营建这所,史无前例的佛寺。

寺名—永宁。

这不是当时魏都最早的寺院,但这座寺院,将伴随着冯太后的一生,伴随着那个襁褓中的婴儿的一生,更会伴随着北魏王朝的潮起潮落,在历史中留下自己光辉的影像。

北魏王朝对佛教的尊崇由来已久,虽然经历了太武皇帝的灭佛运动,但在潜心佛法,仰慕汉礼的文成皇帝和冯太后的主持下,到皇兴元年的时候,魏都平城已经有了多座,显赫的佛寺。

1、五级浮屠及须弥山殿

这是史料上记载的北魏平城最早的一座佛寺。,《魏书?释老志》载:“天兴元年(398)……始作五级佛图、耆阇崛山及须弥山殿,加以缋饰。别构讲堂、禅堂及沙门座,莫不严具焉。”天兴元年,是北魏开国皇帝道武帝拓跋珪的年号,可以说,从北魏将都城从盛乐迁至平城后,佛寺的营建就大规模的展开了。

2、长庆寺

这是号称“灭佛天子”的北魏太武皇帝拓跋焘时期营建的佛寺,此时是北魏北魏神麚四年。

在日本著名书法家、收藏家、油画家中村不折先生(1866-1943)生前创办的东京书道博物馆东京书道博物馆中,收藏于一方《长庆寺造塔砖铭》,根据塔铭记载,长庆寺是北魏官方寺院,寺内除佛殿外,还建有一座高七层的舍利塔。

七层的舍利塔,有多高呢?

我们不妨以大同和洛阳的永宁寺塔,做一对比。

永宁寺的七级浮图是三百余尺,亦即三十余丈(魏制)。《水经注》记载洛阳永宁寺塔“基方十四丈”,实际发掘所见塔基呈正方形,每边长38.2米,每尺折合0.27286米,300尺为82米,如果塔刹是10米,则层高为7米多。

换言之,长庆寺的舍利塔的高度,绝不在永宁寺塔之下。

3、八角寺

八角寺营建于太武帝拓跋焘太延年间(435—440),传说该寺是为当时著名高僧惠始法师而建。

《魏书?释老志》记载:“北魏明元帝泰常二年(417)八月,刘裕灭姚泓后,赫连勃勃追杀刘裕子刘义真,坑杀道俗甚众。有清河籍俗姓张的惠始和尚,身逢白刃而肢体不伤。勃勃闻之大怒,唤惠始于面前,用手中利剑击杀,同样丝毫无损,他见状大惧,千不是万不是地当场谢罪。始光四年(427)七月,太武帝打败盘踞于统万城的大夏第二代皇帝赫连昌,在统万城礼待了惠始和尚。当年姚秦高僧鸠摩罗有新经典译出,惠始听说后便亲谒于长安白渠北的禅堂,昼夜不倦地听他讲经。第二年即神元年(428),惠始随统万降民东迁京都平城,对僧俗人等“多所训导,时人莫测其迹。世祖甚重之,每加礼敬。始自习禅,至于没世,称五十余年,未尝寝卧。或时跣行,虽履泥尘,初不污足,色愈鲜白,世号之曰白脚师”,

4、五级大寺

五级大寺是冯太后的丈夫,文成皇帝拓跋濬营建的一座极其恢弘的佛寺。

根据史料记载:“兴光元年(454)秋,敕有司于五级大寺内,为太祖已下五帝,铸释迦立像五,各长一丈六尺,都用赤金二十五万斤。”五级大寺无疑是平城一座极为重要的寺院,文成帝在恢复佛法后不久,为太祖已下五帝铸了五尊“各长一丈六尺”的释迦黄金立像,供奉寺中。

而即将落成的永宁寺,注定是与众不同的。

这座寺院承载了更多美好的希冀,冯太后,一位在少数民族政权掌握权力的汉族女子,永宁寺要印刻下她的光芒。

旬月后,永宁寺落成。

一千六百年后,我们无法在平城的任何角落,寻觅到这座恢弘寺院的影子。

但在史料中,这座寺院,似乎超越了此前以及此后平城营建的所有佛寺。她的风华绝代,难以形容。

《魏书·释老志》云,天安二年(467)“高祖诞载。于时起永宁寺,构七级佛图,高三百余尺,基架博敞,为天下第一。”

而北魏著名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对这座佛寺也不吝赞美之词。

如浑水“夹御路南流蓬台西”后云,其水“又南迳皇舅寺西……又南迳永宁寺七级浮图西,其制甚妙,工在寡双。又南远出郊郭。”

树欲静而风不止。

永宁寺,和这座恢弘的浮屠,没有给冯太后的人生,带来长久的宁和。

不久以后,北魏的政局再次动荡。

皇兴五年,冯太后的养子,据说一心向佛的献文帝莫名的退位,成了太上皇帝。

不到三十岁的太后,成为太皇太后。

即位的,是那个失去生母,在冯太后养育下长大的婴儿,北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孝文皇帝拓跋宏。

人们都知道,太上皇帝并不是因为一心向佛,选择了退位。而是因为,他和冯太后,名为母子,但有很多的隔阂。

献文帝不听母亲的话,但也不愿意去阻拦母亲。他选择走开。

但是太上皇没有想清楚一个道理:政治斗争是没有躲这一说的,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赢,赢者通吃,要么输,粉身碎骨。

他身上有百分之七十的太武帝的骨血,太武帝杀伐四方,镇压盖吴起义,灭佛,国史案,流血漂橹。

他也一样不是懦夫。

更何况,他是一个崇尚鲜卑尚武精神的皇帝,无论是在反对改革的鲜卑贵族的怂恿下,还是自己内心深处那该死的太武帝灵魂的支配下。

太上皇不但一丁点不想放松权力,还杀死了冯太后的心上人李弈。

一生从不妥协的冯太后,囚禁了自己的养子。

承明元年(476年),被囚禁的献文帝死去。有人说他是被冯太后毒死,有人说他是幽禁而死。

这一年,冯太后又失去了自己的一个亲人。

也许,冯太后对献文帝并不满意,但是这个养子,自己从小抚养长大,她的心在流血。

就在这一年,永宁寺发生了一件大事。

据《释老志》,“承明元年(476)八月,高祖于永宁寺设太法供,度良家男女为僧尼者百有余人,帝为剃发,施以僧服,令修道戒,资福于显祖。

这里的显祖,就是献文皇帝。

无论是被毒害,还是被幽禁而死,冯太后内心里对这个儿子的伤痛和悔恨,无法公诸于朝堂和史书的那些内心深处的思想。

以这种方式,表达了出来。

第二年,永宁寺的佛教活动,更加盛况空前。

“太和元年(477)二月,幸永宁寺设斋,赦死罪囚。三月,又幸永宁寺设会,行道听讲,命中、秘二省与僧徒讨论佛义,施僧衣服宝器有差。”

另一个现象,也说明了永宁寺在平城晚期皇家礼佛和供养中的重要性。

在永宁寺建成以后,在冯太后、献文帝的主持下,平城多座辉煌的寺院佛堂拔地而起。可以说自永宁寺起,平城崇寺、浮屠、造像的营建进入了空间火热的一个区间。

1、天宫寺,据《魏书·释老志》,天安二年(467)建永宁寺后,“又于天宫寺造释迦立像,高四十三尺,用赤金十万斤,黄金六百斤。”天宫寺建于永宁寺与献文帝皇兴中(467~471)之前。天宫寺释迦立像高43尺,合11.73米,此高度与云冈石窟中的第一大窟三窟主佛(10米)、第十三窟主佛(13米)接近。

2、三级石佛图,建于献文帝皇兴中(467~471年),于永宁寺及天宫寺之后,“皇兴中,又构三级石佛图,榱栋楣楹,上下重结,大小皆石,高十丈,镇固巧密,为京华壮观”。

3、鹿野佛图,献文帝拓跋弘当政期间(466~471)建成,官寺。现存遗迹位于大同市马军营乡小石子村大沙沟北1.5公里处,东南距大同宫城建筑遗址7.16公里。现存为开凿于山崖南侧的一组小型石窟,东西长30米,尚存洞窟11个,包括居中的造像窟和分列其左右两侧的10个禅窟。

鹿野浮屠因佛寺因建于平城北苑(又称鹿野苑)而得名。据《魏书?显祖纪》载,皇兴四年 “十有二月甲辰,幸鹿野苑石窟寺。” 则该寺建于皇兴四年(466)前。《释老志》曰,“高祖践位,显祖移御北苑崇光宫,览习玄籍。建鹿野佛图于苑中之西山,去崇光右十里,岩房禅堂,禅僧居其中焉” 。

关于这座鹿野浮屠的辉煌壮丽,那位在国史案中刚直不阿,不出卖同僚的北魏名臣高允,曾经写过一篇赋,加以称颂。

“命匠选工,刊兹西岭。注诚端思,仰模神影。庶真容之仿佛,耀金晖之焕炳。即灵崖以构宇,竦百寻而直正。絙飞梁于浮柱,列荷华于绮井。图之以万形,缀之以清永。若祗洹之瞪对,孰道场之涂回,嗟神功之所建,超终古而秀出,实灵祗之协赞,故存贞而保吉。凿仙窟以居禅,辟重阶以通术。……尽敬恭于灵寺, 遵晦望而致谒。”

4、建明寺,据《释老志》,“承明元年(476)八月,高祖于永宁寺设太法供,度良家男女为僧尼者百有余人,帝为剃发,施以僧服,令修道戒,资福于显祖。是月,又诏起建明寺”。

5、皇舅寺

寺为文明太后兄冯熙、冯晋国所造。冯熙,就是那个被蠕蠕掳走的冯太后的哥哥,数年以后,他返回了北朝。

封爵昌黎王。冯熙曾以洛州刺史长期居于洛阳。他“信佛法,自出家财,在诸州镇建佛图精舍,合七十二处,写一十六部一切经。”《水经注》云:如浑西水 “西出,南屈入北苑中……迳平城西郭内……其水又南,屈迳平城县故城南……又南迳皇舅寺西……又南迳永宁七级浮图西……又南远出郊郭”。

史料记载,皇舅寺,也是平城非常显赫的一座寺院。

该寺以五层佛塔为中心的布局,装饰奢华,“其神图像,皆合青石为之,加以金银火齐,众彩之上,炜炜有精光。”皇舅寺有法师僧义 “行恭神畅,温聪谨正,业茂道优,用膺副翼,可都维那,以光贤徒。” 而僧义,是北魏平城时期的著名高僧和译经名家。

由此,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永宁寺建成后,成为冯太后执政时期帝后进行佛事活动的主要场所。冯太后、献文帝、孝文帝等人,都在永宁寺中举行过重要的佛事活动。而以永宁寺的建成为结点,整个平城的寺院、浮屠、造像的营建,也进入了一个高潮时期。

这座寺院是为孝文帝的出生荐福而成,是冯太后和孝文帝的父亲献文帝主持修建,这座寺院里,铭刻着孝文帝童年时代的幸福与泪水。

冯太后的一生,是与佛法相伴始终的一生。

在她去世以后,又有三座恢弘的寺院,因她而起。

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冯太后的陵寝—方山永固陵下的思远浮屠。

思远寺,建于太和二至三年(478~479),官寺。位于平城北郊方山(亦称西寺梁山)上。

水经注记载,思远寺之恢弘壮丽,“院外西侧有思远灵图,图之西有斋堂。南门表二石阙,阙下斩山累结御路,下望灵泉宫池,皎若圆镜矣”

该寺是冯太后与孝文皇帝幸方山进行佛事活动的重要场所,也是继昙曜做北魏沙门统的僧显的禅寺。据《广弘明集》载有“孝文帝以僧显为沙门都统诏”,又《魏书·释老志》有“高祖时,沙门道顺、惠觉、僧意、惠纪、僧范、道弁、惠度、智诞、僧显、僧义、僧利,并以义行知重”的记载。

而在方山上,还有另一座孝文帝为冯太后纳福而建的寺院,曰方山寺。

史料记载,平城还有一座孝文帝时期营建的,与冯太后息息相关的重要寺院—报德寺

报德寺,太和四年(480)春,孝文帝下诏罢鹰师曹,以其地为太后冯氏立报德寺。太和四年(480)十四岁的拓跋宏下诏:“‘朕以虚寡,幼篡宝历,仰恃慈明,缉宁四海,欲报之德,正觉是凭。诸鸷鸟伤生之类,宜放之山林。其以此地为太皇太后经始灵塔。’于是,罢鹰师曹,以其地为报德佛寺。”据推测,罢鹰师曹,去除这种劳民伤财且屠灭生灵的鲜卑旧制,可能是冯太后生前的遗愿。而孝文帝贯彻执行,以节省下来的开支,为太皇太后营建佛寺。

冯太后、献文帝对佛法的虔诚,永宁寺对于孝文帝的重要意义,以及永宁寺在平城晚期皇家礼佛和供养中的重要性,让孝文帝对这座寺院不能割舍,这座寺院,可能不仅仅在孝文帝心目中极其重要,对于南迁入洛的平城北魏皇亲国戚而言,这座寺院是北魏平城时代晚期佛教和佛事活动的中心,以上种种,也许就是孝文帝迁都洛阳以后,在洛阳城相近的方位重建这座寺院的深层次的原因。

根据清朝方志记载:永宁寺后来改称南堂寺,元初重修,元代名僧刘秉忠曾居留寺中,到清代时寺庙成了废墟。遗址大致在新开西一路和振华西街附近,这里旧名为永宁村,疑与永宁寺有关。但原址已基本找不到痕迹了。

4-职业能力梳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