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柏林,1945——来自前线的家书

中国国家历史
2017-05-19
+关注

莫斯科红场胜利大阅兵

文│戢炳惠

《中国国家历史·贰》

东方出版社│2016年6月再版

未经授权,严禁转

2015年5月9日,莫斯科红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光阴荏苒,反法西斯战争已经胜利70年了。今天,我翻开一名苏联前线战士在1945年的柏林致爱妻的一封封家书,思绪不自觉地被这些隽永的文字带回到那段峥嵘岁月。

兵临城下

埃瓦尔德·瓦西里耶维奇·伊利延科夫正伏在一块破木板上,给妻子写家书,宿营地的条件很简陋,埃瓦尔德不得不时不时地搓几下手来取暖,不然僵硬的手会把字写歪,那样亲爱的妻子又会多想了。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给家里写信了,激烈的战争已经使他忘却了时日。是啊,何必要去计算这难熬的日子而给自己徒增烦恼呢!想到这里,埃瓦尔德叹了口气,柏林就在眼前了,带着所有的未知在等待着他,可是这座城,这座恢宏的城,能否留下他凯旋的背影?他是多么不想在战争的最后时刻倒下啊!

展开剩余88%

苏军第三坦克师与步兵协同展开巷站,向柏林发起进攻

伊拉,这个让埃瓦尔德牵肠挂肚的人儿,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收到她的信了。焦虑使他胡思乱想,使他记忆模糊。上一封信是亲人寄来的,他们说伊拉做了手术,然后搬去了别的地方,似乎是去学习,详情却又不得而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是啊,对于埃瓦尔德这样的老兵来说,没有伏特加不重要,没有睡眠不重要,甚至没有枪都不重要,但是不能没有爱人的音讯啊!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人,那个给予他巨大勇气殊死战斗的人,那个人的幸福,值得他用生命去换取。战场上,国家拼的是实力和财富,而战士拼的是意志和勇气。想到远在莫斯科的妻子,埃瓦尔德的神情变得温柔起来,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露出了一丝微笑。特瓦尔多夫斯基的那首长诗《瓦西里·焦尔金》,总会在他最焦虑、最痛苦的时刻浮现在脑海里。他最喜欢“关于爱情”的那一章了,“没有她陪伴的日子愈久,她就显得愈加珍贵……”

埃瓦尔德抽了抽鼻子,但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寒冷的存在了。是啊,他的思绪正拼命地往遥远的祖国飞去,在那原野上驰骋,在这寒风中挣扎。埃瓦尔德继续写道:“亲爱的伊拉,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们进攻柏林会有多么困难,因为在我们进攻柏林之前,柏林的大部分地区都已遭到了空军的轰炸。柏林人藏身防空洞或地窖来躲避轰炸,而防空洞太少,据说现在柏林的每个防空洞都人满为患了。胜利已经势不可挡!”

但是胜利前战场上的曙光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宣朗,在战士们的心中,它仍代表着新一轮进攻,新一轮与死神较量的开始。因为战争快要胜利了,没有人愿意在最后的时刻倒下,带着所有的荣耀与光辉,带着全部的遗憾与悲情。埃瓦尔德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千万别在柏林城被什么暗枪给放倒了,那可真就前功尽弃了。埃瓦尔德想着想着就倦了,对于长途奔袭了三天的他来说,睡眠已经是再宝贵不过的东西了。炉子里的火渐渐淡了,而屋外,一场大雪正悄悄地袭来。

胜利之光

1945年4月16日,苏军进攻柏林的号角吹响。柏林,德意志第三帝国的首都,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之下。一个普通的柏林女人在日记中写道:“如果昨天还只听到遥远的咆哮声,那么今天暴风骤雨已然降临。枪炮的声音,在耳朵里轰鸣。早就不需要去判断炮击的方向了。我们生活在枪炮的包围圈中,它每一小时都在缩小。”

苏军攻占柏林

埃瓦尔德的兵团在苏联空军的掩护下已经成功进驻柏林,这一天,全世界反法西斯的人民已经等得太久太久。晚上,埃瓦尔德怀着激动的心情开始给伊拉写信:“亲爱的伊拉,请接受来自德国中心的问候!请原谅我不能将现在所处的详细地址告诉你,我想你是能够理解的……早些时候还能看到一些逃亡的德国军机,但现在谁也救不了他们啦!坦白地讲,许多事也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恐怖……我生活在完全的平静中,在一个覆盖着六层粗壮原木的掩蔽部,它几乎能让我免受所有炮弹的攻击……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写信的时间都是见缝插针……你可别怪我呀!给我写信。我都一个多月没有收到过你的信了……”

苏军进驻柏林后的几天里,城市安静得有些出奇。虽然这个帝国发动了惨绝人寰的战争,这个国家的军人屠杀了不计其数的犹太人。但战争即将结束,人们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埃瓦尔德在这片废墟里、在这些柏林百姓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这座城市昔日的辉煌。他又想起了远方的妻子和亲人,他们从来没有到过这里,虽然现在的柏林已经是一个无声的城市了。“啊,伊拉,虽然我隔几天就会给你写信,但是我总觉得自己还是有好多好多话要对你说啊!当你收到这封信时,你可以知晓我两周前所在的地方。或许,你听见了迎接朱可夫将军的礼炮声,你不知道吧,莫斯科的大炮也将向我致敬呢……”

埃瓦尔德,这个可爱的军人,从他的信中我们看到了他强大的精神世界,一个人在战斗中所坚持的信念。可是,在部队进驻柏林的日子里,他写给妻子的三封信都被退了回来,这对他来说是何等的打击!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就像他在战场上每一个生死攸关的时刻一样。“我越发地想念你了,”埃瓦尔德在5月10日的信(这已经是第四封即将被退回的信了)中这样写道,“尤其是在这地狱已经结束的时刻……我现在的心情是这样的,我甚至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我想冲一切发火,我想从柏林这个令人厌恶的城市一口气跑回莫斯科。深夜,我久久不能入睡,我甚至会想入非非,当部队从库兹涅斯桥凯旋的时候,我将是多么的神气!你会在那里等我吗?柏林正从废墟中渐渐地苏醒,我现在正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我想,要是你也坐在我的身边,带着那甜美的微笑,这一切该有多好啊!我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一只被困在牢笼里的猛兽……你不要拿书信跟我开玩笑啊,就算是封锁信件,我也多么希望四封信中能够有那么一封送到你的手中!”

再见,柏林

“殊死的战斗不是为了荣耀,而是为了大地上的生活。”

1945年7月5日,埃瓦尔德就要回国了,两天前他收到了妻子的一封信。伊拉把埃瓦尔德责怪了一通,说他尽拣些她在报纸上能读到的东西写给她,而写自己故事的内容少之又少。可能是回国前在柏林的这段时间确实有些枯燥了。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很快就能相拥在一起了。

这一天,埃瓦尔德给妻子写下了回国前的最后一封信:“伊拉,我现在正沉浸在马斯内美妙的音乐中……小提琴与竖琴的完美合奏,婉转悠扬,如流水般清澈,如高山般邈远,我已经被这音乐征服啦!我的梦想、我的哀愁都被这音乐尽情地释放了!当我将现在的心情同在前线上的心情做比较时,我觉得现在简直棒极了,因为从前我的梦想是那么的渺茫,而如今,它是如此的唾手可得。可以说,这一实现梦想、荣归故里的过程要比幸福和快乐本身还要幸福和快乐……而这所有的幸福时刻都是你给我的!”

1945 年,德国平民在水塔旁排队取水

埃瓦尔德此时的心早已飞回到亲爱的妻子身边了。他给她准备了一大堆礼物,可他觉得这完全不够。他,埃瓦尔德,带着无上的荣耀,从那片残垣断壁中爬了出来,从生与死的边缘冲了出来,从地狱又回到了人间。埃瓦尔德想,能够体会这种衣锦还乡心情的人不会很多吧,与战死在沙场的战友们相比,他无疑是幸运的,但他可不会把这幸运算在自己头上,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亲爱的伊拉给他的。所以行囊里的这些礼物还是太轻了,埃瓦尔德心里盘算着:见到妻子后,该如何拥吻她呢?她现在变化大吗?一定变得更加成熟和贤惠了。但她会不会认不出我了啊?唉,认不出也不怪她,战争已经让我这张脸饱经风霜,再也不复昔日青春的光彩了,还有这双布满老茧的手,啊!连我自己都这么厌恶它们,它们曾沾过多少敌人的鲜血啊!

千言万语,关于战争,关于自己,他该如何开口、如何讲起呢?恍惚间,埃瓦尔德看到妻子在家门口的大树下向他挥手……

▽ 热文推荐

局座不哭!中国海军再也不会受窝囊气了!

4月26日上午,我国第一艘国产航空母舰下水仪式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大连造船厂举行。这艘航空母舰由我国自行研制,2013年11月开工,2015年3月开始坞内建造。目前,航空母舰主船体完成建造,动力、电力等主要系统设备安装到位。出坞下水是航空母舰建设的重大节点之一,标志着我国自主设计建造航空母舰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1644年:崇祯把房间打扫干净,李自成把床铺好,张献忠替人家宽衣解带,最后多尔衮兴冲冲地云雨巫山,……而这一切都与我们有关

翻开一部中国历史,1644年也许是最奇特、最不可思议的一年。这一年,在西安、沈阳、北京、成都四地,分别有四个不同的年号:“大顺永昌元年”、“大清顺治元年”、“大明崇祯十七年”、“大西大顺元年”。这一年,中国有四个皇帝:李自成、顺治(其实是多尔衮)、崇祯、张献忠。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商务合作、订购微信号:ZGGJLS-307

投稿邮箱:zggjls@126.com

QQ群: 460382533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