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身体好,就是一种了不起的才华

文/梁爽

来源/哪梁爽哪喜庆

(ID:zheliangshuang)

1

前几天我去医院,看完病往外走时,在医院门口居然遇见一位因工作结识的长辈。

他告诉我,他儿子患结肠炎,现在休学回国治疗,阿姨因操心儿子,血压比以前高多了。他没空与我详聊,拎着煮烂的面条去看儿子。

他家的情况我知道一些,他儿子原先在悉尼读大学,挺高挺帅,很会赚钱。

以前听长辈说他儿子人很勤奋,成绩很好,业余做些代购,带旅游团,靠自己的收入在当地买了辆德系轿车。

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慢性病,把原本顺风顺水、惹人羡慕的一家人打个措手不及。

在我印象中特显年轻的长辈,这次碰面感觉苍老憔悴了许多,白发不知是没心思打理,还是儿子生病期间新长出来的,我看着他那不及往昔挺拔的背影,觉得鼻子有点酸。

我这次去医院检查手臂上的小囊肿,当医生告诉我这是良性囊肿,只需做个小手术切除时,我在心里有惊无险地长舒了一口气。

本来心绪低开高走,听到长辈儿子的病情,心情又急转直下,希望他妻儿的身体赶快好转。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很多年轻人相信一句励志的话,将来的你,一定会感激现在努力的你。

但此时此刻,我觉得身体不好,再多努力也会打了水漂,所以这话应该修正为:将来的你,一定会感激努力但依然健康的你。

2

我也曾因为身体问题,一度回家休养过。

我大学毕业后在深圳某公司海外部上班,负责印度市场。

那时跨专业就业的我,每天都过得很焦灼,对很多贸易术语一知半解,客户的印度英语让我听到想撞墙,害怕过不了试用期只能落寞离开。

我那时所有一线的神经都紧绷着,中午随便吃点,挤出午休时间泡在行业论坛里学习案例;每天坐在电脑前的时间,几乎是睡眠时间的2倍;

经常加班加到很晚,有几次差点没赶上末班车;回到家后,还要研究业务并总结复盘;睡觉也睡不踏实,生怕半夜接到印度电话。

后来我最早转正,频频出单,正当觉得自己的一只脚踏进了希望的田野上时,身体没跟我商量地耍性子了。

我有天咳嗽咳出血来,按照电视剧的套路,咳完嗽亮出染红的手绢,就是要领盒饭的前奏。

我怕自己得了什么重病,当我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去罗湖医院拍X光、打点滴、吞苦药时,我才发现我这个拼命三娘居然这么脆弱无助。

我那时得的是支气管炎,尽管如今看来算不上什么重病,但那时我免疫力太差,病情起伏,久不见好,只能辞职回老家休养了半年。

我还记得爸妈来车站接我,看到我有气无力、频频咳嗽时,我妈别过头去悄悄擦泪。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