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关于济南,那些触不到的回忆

星期,我跟邵君一道在山大中心校区学习,就住在山大北路上的雅悦。某天晚上,蒋老师骑了辆自行车来探班儿。于是,我们三个开开心心地出去喝酒。

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洪家楼夜市的热闹。烧烤摊儿,把子肉,贩卖各式衣服、鞋子的……邵君力荐的男人加油站不见踪影,我们一家家地看过去,终于在一家涮肚的摊位上坐了下来。而后,我们又从隔壁的烧烤摊儿要了些烤串。夜风里,我们一边喝着崂山,一边不住赞叹,这里真好啊,真好。

然后第二天,朋友圈里就被洪家楼夜市将被取缔的消息刷了屏。

想想,其实不难理解。

李铁柱的那一封信上达天听之后,这座城市之中,一场拆违拆临行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得到《人民日报》点赞之后,这一运动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在济南城市发展一往无前的历史车轮前,洪家楼夜市有什么理由可以幸免?

我不知道的是,当一个个钉子被拔除,舆论一片叫好,群众纷纷点赞之时,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被拆掉的店铺的命运,想过那些以此谋生的人们往后该怎样生活。

洪家楼夜市被取缔,在媒体叙述中简直是大快人心,死有余辜。难道,记者们真的从没考虑过夜市被迁至祝舜路的环联商贸城,有多少商户心甘情愿,又有多少人会愿在夜色里去那儿宵夜、逛街?

我们之所以就着夜风与汽车尾气,喝着廉价的啤酒深感惬意,是因为洪家楼夜市的繁华与热闹,符合我们对于济南这座我们所生活的城市的所有想象——没有成都人那么安逸,更不像是北上广的豪客们那般挥洒,济南人却总能在庸常的生活里找到自己的消遣,喝不完的扎啤,撸不完的烤串儿,都是如此,自得其乐,安然自在。

洪家楼夜市是庶民的狂欢,而如今这一狂欢的权利似乎已经不见了。

前些天,我和老大在面目全非的忠义喝了一回啤酒。这个我口中济南最早的酒吧、酒晕子们最爱的据点,也已被历史的车轮碾压地面目全非,屋子被拆了,只有两个搭起来的棚子。

那天晚上喝完酒,我往省实验门口去打车,却忽然发现小草书屋竟已被夷为平地——夜色中,只有一台巨大的挖掘机巍然挺立。那里,曾有着多少实验人的回忆啊。多少少年通过在那里购买的《男人装》得到启蒙,又有多少人经由一期期《足球周刊》,洞悉这个世界的风云变幻。

今天,又得到消息,梅飞酒家或许也将难以幸免。又有兄弟告诉我,他最常吃的一家炸串儿,也已经永远的成为了历史。

终于,懒惰如我,才终于下定决心,写作这些凌乱的字,来记叙那些从今以后再也无法触碰的回忆。

时常出现在课本中的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不想继续沉默,却也没什么能量爆发,所能做只不过是胡乱写写字,自己一个人喝上一瓶啤酒,而后在这座城市的又一个深夜里,深深地叹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