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走向分裂:幸存者

史客儿
2017-05-19
+关注

●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美国在海湾战争取得胜利之后,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陡增,这给华盛顿创造了推动以色列与其阿拉伯邻国之间召开和平会议的机会。

10月28日下午,戈尔巴乔夫离开莫斯科前往马德里时情绪低落。在马德里,一个记者天真地问道:“你要离开莫斯科,那么谁将接任你的职位?”这位苏联总统反唇相讥:“我还是总统,没有人要接替我的位置。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在自己的岗位上各司其职。没人要让我下台。”

直到最后时刻,苏联方面还不知道当他们抵达马德里时,谁会接待戈尔巴乔夫夫妇。随后消息传到了总统专机——西班牙总理菲利普·冈萨雷斯和他的妻子卡门·罗梅罗已经到达了机场。潘金回忆说:“我觉得这个消息会使总统开心点。”

幸存者。这是戈尔巴乔夫最后一次在国际舞台上亮相。1991年10月30日,中东和平会议的参会者从西班牙马德里皇宫的台阶拾级而下。走在戈尔巴乔夫身后的是任期不长的外交部长鲍里斯·潘金,走在布什身后的是此次会议的主要策划者詹姆斯·贝克。走在中间的是西班牙总理菲利佩·冈萨雷斯。他对戈尔巴乔夫说,在政变期间,布什和其他西方国家领导人已经将他弃之不理了。(乔治·布什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

展开剩余93%

冈萨雷斯对苏联总统表示出极大的尊重。这将是两个盟友和两位知己的会面,虽然不能像朋友见面时那样随意。戈尔巴乔夫对冈萨雷斯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对于冈萨雷斯而言,他是真正尊重戈尔巴乔夫的。听闻8月政变后,在西方领导人中,他是最坚持自己原则立场的人。当法国总统密特朗差不多要接受既成事实,而布什起初还优柔寡断之时,冈萨雷斯立即发布了一份自己起草的公报,谴责了政变事件。现在他对戈尔巴乔夫说:“米哈伊尔,在那些日子里,在我的印象中,西方接受了那个既成事实,并且准备屈从于政变了。”

冈萨雷斯认为西方领导人已经表示过乐意接受戈尔巴乔夫的出局,所以他们很可能会再次这样做。冈萨雷斯告诉戈尔巴乔夫:“我的结论是,当今西方国家领导人怀疑苏联是否能够维持下去,因此,他们将从可能的情况出发考虑问题,其中也包括苏联的解体,这令人很沮丧。”冈萨雷斯的话给戈尔巴乔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从他几年后写的回忆录里都看得出来。在他执政的最后几年中,当国内局势恶化,戈尔巴乔夫可以在出国访问的时候散散心,和西方的朋友交流。但这样的日子即将结束,甚至在西方,他也没有自己的主场。他的影响力在削减,成了越来越可悲的人。

里根政府时期美国国务卿亚历山大·黑格在为戈尔巴乔夫作的政治讣告中写道:“戈尔巴乔夫先生是昨日领袖。我们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因为他没有采用武力的方式来阻止这个帝国的分裂。但是就国家的未来而言,他将成为传奇。”美国和苏联的记者都明白谁在真正操控着马德里会议。《纽约时报》中的一篇文章指出,白色的帐篷搭在了苏联大使馆的入口处,而布什和戈尔巴乔夫与会之前曾在此会面。“帐篷的策略在某方面说明了苏联国力的衰退,”艾伦·考维尔写道,“美国人提议,西班牙人搭建,苏联人同意。”

10月29日,也就是戈尔巴乔夫到达马德里的第二天,他与布什在苏联大使馆的新楼内吃了工作餐。据戈尔巴乔夫的外交部长潘金回忆,此次会面是“温暖甚至亲切的,尤其是当照相机转动起来时”。开始时双方就7月最后一次会面后的局势交换了看法,话题自然地转向了苏联政变,这使得戈尔巴乔夫感到更加不安。

“试图推翻您是愚蠢的行为。”布什对戈尔巴乔夫说。

“将军们有时会这么做。”戈尔巴乔夫回答,还拿斯考克罗夫特将军开了个玩笑。

“如果斯考克罗夫特或者贝克想要我的工作,我可以让给他们。”布什开起了玩笑。

但是戈尔巴乔夫可开不起这个玩笑。“我不想放弃我的工作。”他对布什说。

布什提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可能性:“这也许是一个不恰当的问题,您有没有考虑过政变的再次发生?”戈尔巴乔夫回答说,他相信他更有胜算。他将希望寄托在将要签订的新的联盟条约上。

当戈尔巴乔夫全力向美国总统传达他对苏联未来所持的谨慎乐观态度时,布什在核安全方面显示出了更大的兴趣。他想趁戈尔巴乔夫还能做主的时候,最大程度地削弱苏联的核力量。“我想听听您的意见,”布什说,“现在中央还能发挥作用,您还有筹码。”

戈尔巴乔夫向布什保证,美国总统不用担心任何事情。他说:“乔治,您从媒体上获得的很多信息都是不可靠的。媒体也许是出于工作需要而这样说的。”他继续说着多少有些言过其实的政治说辞,但是克拉夫丘克已经承诺乌克兰将成为无核国家,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也说过要做无核国家,叶利钦最近刚承诺他支持中央政府掌控军队。

戈尔巴乔夫的马德里之行的真正亮点是他与布什、冈萨雷斯一起出席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的邀请晚宴。在那儿,这位苏联领导人得到了他一直以来所渴求的全部精神支持。在回忆录中,戈尔巴乔夫称这次晚餐和四小时的会话是“真正独一无二”和“惊人的坦率”。戈尔巴乔夫和他的夫人回忆起了他们在克里米亚半岛所经受的考验,稍后赖莎和皇后一起先行离开,只剩下了4位男士。胡安·卡洛斯国王本人也是军事政变的幸存者,他所领导的国家也有自己的民族主义问题,最具代表性的是巴斯克分裂主义,他对戈尔巴乔夫非常支持。冈萨雷斯也是如此。来自西班牙国王的宴请使得戈尔巴乔夫的整个旅行变得很有意义。尽管他面对各种问题,承受种种羞辱,可是马德里会议最终为他之前进行的所有外交访问画下了圆满的句点,此刻他鼓足斗志,充满能量,准备回国继续战斗。

另一个给予戈尔巴乔夫精神鼓舞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色:密特朗总统。他在戈尔巴乔夫等人返回莫斯科的路上,邀请他们夫妇二人到他位于法国南部的宅邸看一看。戈尔巴乔夫夫妇欣然接受了邀请。与冈萨雷斯不同,在政变最初的、最艰难的时刻,冈萨雷斯已经站到了戈尔巴乔夫这边,密特朗总统的第一份声明被许多人解读成接受既成事实。但他在政变最后一天改变了立场,戈尔巴乔夫身边的人谴责苏联驻巴黎的大使有失礼的表现。现在密特朗坚持看好戈尔巴乔夫。他想支持戈尔巴乔夫维持苏联的斗争,并且当这位苏联领导人造访其宅第时,密特朗不止一次地表达这种支持。

在乘坐飞机回国时,戈尔巴乔夫召集了他的顾问,一边吃午饭,一边分享他此次西班牙和法国之行的感受以及对未来的构想。戈尔巴乔夫说,上策就是支持叶利钦推动经济改革,同时推动新联盟条约的签署。所有人都表示同意。

从某种程度上说,当他从马德里回来的时候,面对的也是完全不同的国家。因为这个国家又一次被改变了,改变者正是叶利钦。叶利钦决定进行全面的经济改革,而这一切恰好是戈尔巴乔夫之前一直不想做、现在也没有时间去做的事,但叶利钦的所作所为给每个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戈尔巴乔夫的顾问们。“这些天可以说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大日子,”从马德里返回的途中,切尔尼亚耶夫在他日记里这样写道,“毫无疑问,叶利钦在俄罗斯议会上的发言是一个重大突破,一个全新的国家、一个不同以往的社会将要形成。”

11月4日,在所有共和国领导人都出席的国务院会议上,戈尔巴乔夫抨击叶利钦,指责他实施改革的计划不够缜密。

“回顾已经发生的一切,”戈尔巴乔夫说道,他指的是叶利钦价格自由化改革引起的消费者恐慌,“通常来说,在莫斯科每天要售出1800吨面包,但是昨天,已经达到2800吨了!人们疯狂地抢购货物,商家开始囤积。市场被甩到了一边:商家坐等涨价。”戈尔巴乔在叶利钦走进屋子之前就开始了抨击,叶利钦迟到了,但在叶利钦到达会场之后,戈尔巴乔夫仍然继续批判。“这就是延误时机所要承受的代价。”戈尔巴乔夫在叶利钦出现后公开说。“那些绕桌而坐的人相互窃笑,”潘金回忆说,“角色逆转了,现在轮到戈尔巴乔夫斥责叶利钦浪费时间。”

戈尔巴乔夫借助他在马德里所恢复的世界领导人的光环提出了他的主要目标,即维持苏联。“西方害怕苏联解体,”他告诉共和国领导人,“我向你们保证这就是我在马德里所有谈话的主题,他们不能理解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正当我们终于走上民主之路、清除集权主义的残余时……他们说苏联必须作为国际体系的支柱之一而存在下去。”叶利钦无动于衷。他要求与会者坚持原来的议程,以此破坏戈尔巴乔夫想就联盟协议的签署重新展开讨论的企图,因为议程里并不包括这一项。但是俄罗斯总统基本上对联盟的设想并无敌意,他甚至表示支持继续维持联合武装。戈尔巴乔夫的发言人格拉乔夫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叶利钦没有摧毁苏联的直接计划。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戈尔巴乔夫扮演起了自己的传统角色——保护俄罗斯的自治共和国免受俄罗斯政府的“暴政”。他对叶利钦的攻击步步紧逼,愈演愈烈。叶利钦对待车臣共和国的态度就受到了质疑。11月9日星期六,切尔尼亚耶夫发现他的老板在办公室打电话。戈尔巴乔夫对切尔尼亚耶夫说:“他(叶利钦)在干什么?他到底要干什么?如果他这么做,成百上千的人会被杀害。”

俄罗斯与车臣冲突于1991年11月突然爆发,紧接着席卷了整个北高加索地区。“新思维”和“政治公开性”改革的实施使车臣人有机会寻求自身身份,谋求主权和独立。从这个层面上讲,他们与苏联其他民族并无差异。

1991年6月,叶利钦在俄罗斯总统选举中获胜后,于1990年秋季成立的具有独立倾向的组织——车臣全国代表大会宣布:车臣共和国与印古什共和国分离。一位47岁名为焦哈尔·杜达耶夫的将军成为车臣领导人。

在8月政变中,杜达耶夫支持俄罗斯总统。“我们控制着局势,组织武装团体,限制内务部和克格勃发挥作用,然后接管了部队、通信和铁路枢纽。”杜达耶夫回忆起当时他发给叶利钦报告中的大致内容。莫斯科政变的失败强化了杜达耶夫在车臣的权力,但并没有使得他成为车臣的领导人。在官方层面上,权力仍然属于那些支持政变的既有领导人。在9月6日,杜达耶夫在共和国的首都格罗兹尼发动政变。他的支持者涌进政府大楼并且接管了那里。共和国议会的领导被迫辞职。格罗兹尼市市长在造反派接管大楼时从办公室的窗户跳窗自杀,在这场夺去了无数人生命的冲突中,他是第一个政治牺牲品。

叶利钦和他的顾问,也包括俄罗斯议会代理议长——车臣人卢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发现他们处在一个艰难境地。这些在车臣的反对派是以前的苏共干部,他们反对车臣独立,然而,以杜达耶夫为首的支持者却支持车臣独立。在9月和10月上旬,叶利钦的顾问,其中包括哈斯布拉托夫和副总统鲁茨科伊先后拜访了格罗兹尼,他们通过谈判,达成了协议,原共和国议会解散。选举很快就进行了,但是令俄罗斯当局大失所望的是,这并不是产生新的共和国议会的选举。

10月27日,该选举遭到了俄罗斯族人的联合抵制,并且被指责在多处违反了选举法,可是杜达耶夫将军还是被选为车臣领导人,他颁布的第一条法令就是宣布车臣的政治主权,看起来要解体的不仅仅是苏联,还有俄罗斯联邦。

车臣人拒绝被胁迫,他们继续为从俄罗斯完全独立出去而努力着。次日,杜达耶夫将军正式就职担任车臣第一任总统。一天后他颁布一项法令,宣告叶利钦颁布的车臣进入紧急状态的法令无效。

受叶利钦委派监督车臣一切军事活动的副总统鲁茨科伊发现自己身处困境,杜达耶夫对独立武装力量的成功动员只是鲁茨科伊一行人面临的问题之一,同样严重的还有苏联当局对他们下达的命令的蓄意破坏。苏联内务部长维克多·巴尔尼科夫曾担任俄罗斯内务部长,他并不赞成内务部队攻打车臣。这对于鲁茨科伊的计划是致命一击。警察和内务部队是俄罗斯领导层唯一可动用的、可以在车臣执行紧急任务的武装力量。军队仍在苏联的管辖之下,克格勃也是在苏联的管辖之下,因此刚开始俄罗斯官员决定不在格罗兹尼动用军队。没有苏联军事部门的合作与支持,鲁茨科伊无法执行叶利钦的命令。

因为遭到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反对,戈尔巴乔夫转向了哈萨克斯坦的领导人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他们两人都希望把苏联维持下去。1991年10月18日,在莫斯科签署经济协议时,焦虑的叶利钦在一旁看着他们。(科比斯图片社)

只是一切明白得太晚了。当鲁茨科伊和议会议长哈斯布拉托夫开始向苏联安全部长寻求帮助时,他们都拿戈尔巴乔夫的话做挡箭牌,拒绝出兵援助。在11月7日,叶利钦给戈尔巴乔夫写了一封信,他仅仅告知苏联总统自己将要在车臣使用武力的决定,完全没有寻求建议或帮助。这封信还写明叶利钦也将把自己的决定告知联合国秘书长。叶利钦和他周围的人明显误判了俄罗斯的独立程度。他们可以削减戈尔巴乔夫的办公经费,削减苏联各部委的经费开支,可以在媒体上羞辱和嘲笑戈尔巴乔夫,不让苏联总统干涉国家的经济和社会事务,但是戈尔巴乔夫依然是莫斯科国际利益的唯一代表者,他控制着苏联的军队、情报机构以及内务部队。既然安全部门的部长不愿意让自己的军队受叶利钦的调遣,戈尔巴乔夫也就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借口。

随着车臣行动陷入危境,俄罗斯议会主席团召开会议,讨论当前的局势,并在11月9日发布了两条法令。一是指示俄罗斯总统全面掌控俄联邦境内的内务部队;另一个是谴责叶利钦针对苏联部长的法令,在执行过程中存在诸多问题。法令写道:“建议俄罗斯总统评判行政机构各位领导的行为。”简单地说,意思是要开除苏联部长。问题是叶利钦没有权力这样做。在要求无果之后,俄罗斯议会军事法庭主席团的巴拉尼科夫(即联邦内务部长)和鲁茨科伊,决定打电话给戈尔巴乔夫。

当时正在戈尔巴乔夫办公室的切尔尼亚耶夫,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戈尔巴乔夫先是听鲁茨科伊发牢骚,然后把话筒放在一边,搁置了十分钟,读起了桌上的报纸,任凭鲁茨科伊发泄他的不满。

没有苏联中央的支持,俄罗斯当局在11月10号下令撤回已经派往格罗兹尼的内务部队。俄罗斯议会投票废除了叶利钦宣布车臣进入紧急状态的法令。据称,这份法令是鲁茨科伊帮忙起草的,现在却因为执行该法令而受到指控,承担失败的责任。叶利钦让他的新闻秘书沃夏诺夫准备一个新闻稿,说明总统一直主张使用政治途径解决车臣问题。

叶利钦在莫斯科附近一个名为扎维多沃的狩猎胜地度过了车臣危机中最关键的日子。11月9号,戈尔巴乔夫想和叶利钦一起召开会议讨论车臣危机,但是扎维多沃那边的电话却说,总统喝醉了。戈尔巴乔夫不得不放弃开会的想法。戈尔巴乔夫对切尔尼亚耶夫说:“和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刚说了几句话,也就几秒钟,我就明白谈话是没有意义的,他说话语无伦次。”戈尔巴乔夫后来告诉哈斯布拉托夫说这次会议不得不推迟,因为叶利钦现在已经醉得“不是他自己了”,哈斯布拉托夫曾致电要求恢复车臣的秩序。

不管叶利钦这么做是有意还是无意,然而,他在第一次车臣危机最关键的时刻把自己孤立起来,而让他的助手去执行自己的法令,这一决定深刻地影响了事情的结果。只有他能够从戈尔巴乔夫那儿夺过武装力量,但是此刻他拒绝了,或者他根本办不到。在车臣共和国的问题上,叶利钦不愿意全力支持强硬派。在这件事中,外部因素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布什掣肘戈尔巴乔夫,同样戈尔巴乔夫也制约着叶利钦。

新成立的俄罗斯第一次展示自己的武力,可结果却向公众尴尬地显示了叶利钦的权力其实有限。另一方面,戈尔巴乔夫却品尝着自己的胜利果实。根据切尔尼亚耶夫所言:“叶利钦在宣布车臣进入紧急状态之后的笨拙表现‘启发’了他。”但是戈尔巴乔夫并不准备充分利用对手的失态。叶利钦是否配合对于戈尔巴乔夫自己,对于其为苏联的生存所进行的奋斗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叶利钦的支持,可能就不会有联盟。在回忆录里,戈尔巴乔夫回忆他和叶利钦关于车臣事件的谈话,他对叶利钦说:“我们的国家被两个环套在一起,一个是苏联,一个是俄联邦,如果第一个环断掉了,另一个也会随之被毁掉。”

10月末,叶利钦在议会发表经济改革演讲的第二天,沙赫纳扎罗夫给过戈尔巴乔夫一个备忘录,里面直接对戈尔巴乔夫提出的建立一个单一国家的、拥有强大中央及具有约束力的宪法的新联盟提出质疑。“这个时候,恢复苏联几乎是不可能的。”沙赫纳扎罗夫这样写道。

在其他共和国领导者的支持下,叶利钦反对建立一个拥有宪法的联盟国家。戈尔巴乔夫曾经正式同意在邦联制构想的基础上展开谈判,如今他公然背弃了联邦和邦联的二元论。他告诉与会者:“我绝对坚持联盟国家,如果我们不创立联盟国家,我预言你们会走入困境的。”

叶利钦也不屈服:“我们会创立一个国家联盟。”

戈尔巴乔夫不遗余力地斗争着,以离开会议作为威胁。他告诉众人:“如果没有国家,我不会参与这个改革过程,立刻就退出,这是我的原则立场。如果没有国家,我想我的使命也结束了。我不可能支持一些无组织的东西。”

叶利钦以及国务院其他成员试图以联邦条约的有利之处说服戈尔巴乔夫。他们说在邦联制国家里,军队、交通系统、生态和太空计划都将由中央控制。戈尔巴乔夫听不进去,他站起来收拾自己的文件表示要离开会场。共和国领导人有点恐慌,要求休息一下。叶利钦私底下会见了戈尔巴乔夫,他们达成了妥协:新的政治体系被称为主权国家联盟,将组成一个“民主联邦制国家”。国家没有宪法,但是总统必须由所有国家的人民共同选举产生。

莫斯科的圣诞节、戈尔巴乔夫在发表他的辞职演说。现在从官方角度而言,最后的帝国已经从世界版图上消失了。1991年12月25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俄通社—塔斯社图片通讯社)

尽管新的草案有不少缺点,但是戈尔巴乔夫非常满意,虽然在宪法一事上被否决了,但这一草案就总统选举做出了规定。共和国领导人同意在国务院下一次会议上草签新联邦条约。潘金当时也在新奥加廖沃,他注意到:“戈尔巴乔夫的脸上既不安,又兴奋。”当国务院的成员走向出口时,没有人确切表示会对媒体开口。但是戈尔巴乔夫的新闻秘书安排记者挡住了出口。苏联总统让共和国领导一个接一个地对着麦克风作出声明,表示支持联盟国家。叶利钦宣布:“我们已经同意建立一个联盟——民主的、邦联国家的联盟。”

戈尔巴乔夫看起来得意扬扬,他似乎得到了之前人们认为不可能得到的东西,这些人中就包括他最亲信的顾问。他的翻译官帕拉日琴科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发布会,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几乎所有人都很惊讶,在11月14日晚,当电视直播中播放着叶利钦和其他人对着麦克风,重复着一句话,‘联盟将会存在,会有一个联盟国家’时,戈尔巴乔夫看起来确实像个赢家。我和我的同事看着电视直播,我感到他们和我一样,对戈尔巴乔夫的成功都很惊讶。”

【摘自:《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美)沙希利·浦洛基/著;宋虹/译 天地出版社 四川人民出版社 】

图书信息

书 名: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

作 者:(美)沙希利·浦洛基/著;宋虹/译

出 版 社:天地出版社 四川人民出版社

定 价:58.00元

ISBN:9787220100338

出版时间:2017年5月

内容简介

1991年苏联的解体无疑是20世纪发生的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作者根据最近解密的老布什总统图书馆的绝密档案,包括总统顾问的备忘录和老布什与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绝密电话记录,重新解读了那段纷繁复杂的历史。

本书挑战了关于冷战结束的传统观念,揭示了布什政府试图结束冷战、保全苏联作为其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伙伴的复杂游戏。

作者着眼于事件中心的四个人物—乔治·布什、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鲍里斯·叶利钦、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来讲述苏联最后五个月间发生的故事,这五个月改变了苏联的命运和世界的格局。本书作者会多国语言,能够查阅英语、俄语、波兰语、乌克兰语和白俄罗斯语的文献,这让他能够站在一个特殊的立场来呈现一个关于苏联解体的全新的、戏剧性的故事。

作者简介

沙希利·浦洛基(Serhii Plokhy)

哈佛大学俄罗斯及乌克兰史教授,也是东欧诸国史顶尖的研究学者,专攻俄罗斯及乌克兰现代史。他的著述丰富且有创见,曾经连续三年(2002-2005)获得美国乌克兰研究协会颁发的最佳著作奖项。他更于2009年获得古斯拉夫研究协会颁发的卓越学人奖。

著有《雅尔塔—决定世界格局和历史进程的八天》和《斯拉夫民族之起源》等书。

注:本公号所推送的文章如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进来撩’栏中的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所推送的文章并不代表本公号观点,请和谐留言。

微信号:skdyh8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