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杭州小伙要寄一件T恤,快递员抖一抖、摸一摸,从衣领翻出这种东西……小伙吓得直喊冤!

5月7日下午3点,杭州城北娑婆弄,快递员小杨正在网点里忙着收捡包裹,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拎一个黄色的塑料袋走了进来。小杨按规定对这个黄色塑料袋开包检查。

小杨小心翼翼撕开塑料袋袋口胶带纸,里面是一件大红色的棉布T恤。T恤崭新,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

小杨是个细心的姑娘,她说,“虽然是很普通的一件衣服,但安检规定还是要执行到位,我把衣服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

小杨在快递网点专门从事收件工作已有五年,相当熟练老道。她先是把衣服抖了抖,没有夹带的东西掉下来,又用手摸一摸,这一下感觉不大对了。“虽然每次都是细致检查,但真的在顾客寄的衣服里摸到可疑物品,我这还是第一次。当时我在想,这个客人在这么普通一件T恤衫里藏东西,感觉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的,弄不好很麻烦……”

果然,T恤的领口内测鼓鼓囊囊的,是一个新买来的雨伞外套的那种保护套。揭开套子,里头是两小包“冰糖”一样的东西。

小杨一怔,之前公司培训的时候就曾给他们看过各种常见毒品的图片,她怀疑这白色晶体就是冰毒。

“我没有声张,一面偷偷叫同事报警,一面稳住顾客,问他这个白色晶体到底是什么东西?”寄包裹的小伙子是看着小杨把这两小包晶体搜出来的,脸上的表情却是好奇而非惊慌。他说这包裹是老板让他来寄的,说着他开始打手机,问对方衣服里怎么会有两小包冰块一样的东西?

这时,小河派出所的民警也来了,民警拿起那两包晶体一看,说,“基本可以肯定这是冰毒。”

这下小伙子知道严重性了,民警把他带上警车时,他大呼冤枉。

经初步鉴定,确认这两包就是冰毒,重量分别为1克和1.19克,而寄包裹小伙经查没有吸毒前科,尿检结果也显示为阴性,说明他近期并没有接触过毒品。

小伙子姓张,是杭州一家工程公司的项目经理。他说这个包裹是公司老板刘某托他来寄的。民警查证,小张说法属实。

小张是当天下午接到老板刘先生电话的。

当时,刘说自己要一天在城郊工地上忙,有个山东的朋友在杭州买了件衣服,想让他帮忙快递到山东去,如果小张在市区的话,代劳寄一下。

老板求助,小张当然一口答应。刘于是发给他一个手机号码,说是杭州这边这个服装店店主的,让小张自行联系。

小张电话过去,对方是个男的,约小张在大马路边交接。他现身后,就塞给了小张那个黄色塑料袋,然后匆匆离开。

当天下午,民警把刘先生找了过来。

刘先生三十出头,比小张大不了几岁。他听了这个情况,吃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说他这个网友是个女孩子,比较年轻漂亮,是他多年以前在网上偶然结识。两个人现实中也曾经接触过,他觉得她各方面都还挺正常的。不过两个人毕竟只是偶尔聊下微信的程度,彼此了解都不深。”刘先生为了自证清白,还拿出了自己手机,给民警看他跟那个女网友的微信聊天记录,“从聊天记录看,确实是这个女网友很偶然地请他帮这一次忙,我们也对他做了相关核查,确认他没有涉毒的嫌疑。”

小张和刘先生因为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卷入了这起真正的“邮包藏毒”事件,不构成犯罪。办案民警通过几天来的工作,目前已经锁定了这个山东女网友的身份,案件现在进一步深挖中。

小张和老板刘先生会不会涉嫌犯罪?

“律师来了”特约律师,浙江允道律师事务所律师朋礼松:高速发展的快递、物流行业在给人们带来方便快捷服务的同时,也成为一些人犯罪的工具。

该案例中的小伙和老板若要成立毒品相关犯罪,在不考虑案例中毒品数量的前提下,首先需要明确其二人主观上对帮忙快递的衣服内藏有毒品存在主观明知,即确定知道衣服内藏有毒品,但并不要求知晓毒品的类型。

一旦主观上存在明知或者实际情形中可以推定其存在明知的(推定的“明知”需建立在一定基础事实上),则可考虑构成何罪的问题。故在二人确实不知情的情况下,则无法认定其二人涉嫌毒品犯罪。

若二人均知情,认定其二人构成何罪,还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老板若明知为毒品而帮忙物流寄递的,则二人可能成立运输毒品罪的共犯;若该笔毒品系老板自己贩卖,小伙对此明知且帮忙物流寄递的,则可能成立贩卖毒品罪的共犯。

所以,在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其二人对毒品存在明知的情形下,对二人的处理结果是正确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