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奇葩说》引领的网综道路上,“无聊”是生产力

编者按:网络综艺作为高资本、人才聚合的平台,它不仅褫夺了传统广电的制作人员,更通过无聊和琐碎化的生活经验,以令人信服的网络意见领袖的角色,网罗了几乎每一个充满欲望的网民个体。

15年给本科和硕士生上课时,其中有一选题“网络自制综艺节目”需要学生自己做presentation,他们无一例外选择了爱奇艺的《奇葩说》。这档节目对青年大学生的影响之大——无论是节目嘉宾还是节目选手在网络世界中的爆红(KOL),令人震惊,也使它当之无愧地成为网综现象级节目。《奇葩说》对青年人的代入感,靠得是主题。三季《奇葩说》,涉及的大多是恋爱、婚姻等情感类议题,或者关系到职场生存法则等占有性个人主义话题。当户外明星体验类真人秀成为电视台节目制作的主流时,《奇葩说》反其道而行之,以棚内脱口秀模式重拾年轻人的收视高地。在各具特色的嘉宾和选手以相对认真的态度就每期主题展开讨论或辩论时,《奇葩说》一跃成为新一代城市青年的生活指南,甚至“意识形态宝典”,不足为奇。

《奇葩说》一跃成为新一代城市青年的生活指南,甚至“意识形态宝典”,图片来源:网络

随着三大视频网站相继把自制网综作为资本与人才厮杀的战场,一批棚内脱口秀节目应运而生。然而,这些各自号称点击量动辄破亿、破千万的网综,几乎无一例外地包含明星、琐碎的日常生活(下厨、吐槽等)、“颜值即正义”的身体经济学、消费的个体与欲望这些因素。与《奇葩说》稍有不同,却与网络直播一样,它们满足的,只是孤独的网民在非劳动时间的交流欲望与情感诉求——免费或廉价地消费无意义的节目,从而纾解紧张、打发无聊。与网络直播不同,网络综艺作为高资本、人才聚合的平台,它不仅褫夺了传统广电的制作人员,更通过无聊和琐碎化的生活经验,以令人信服的网络意见领袖的角色,网罗了几乎每一个充满欲望的网民个体。于是,随着网民大众成为经济总量的绝大部分,无聊成为生产力,注意力经济成为节目生产原则。

因此,在当前出现的不少现象级或准现象级网综,或许“娱乐内容看来不具备直接且深刻的社会责任感”,首要任务是“吸引尽可能多的观众”。其中,《火星情报局》与《明星大侦探》携各自卖点脱颖而出。不过,除了点击率和广告金主的再投资,它们也没有创造什么新的东西,90后进驻节目制作团队,开脑洞、段子、二次元、鬼畜、花字……加固了网综鲜明的代际特征,仅此而已。

虚拟的火星世界里,汪涵是老大,认真讨论的是无聊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