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康熙每次南巡都给他行“三跪九叩”大礼,谁这么牛能让皇上下跪?

康熙6次南巡,每次经过南京,明孝陵是必到的地方。清朝的皇帝,到明朝皇帝的陵园里,已经有点匪夷所思。更令人惊讶的是,康熙每次到明孝陵,必定会祭扫明孝陵,并且要行三跪九叩大礼,表示对朱元璋的尊重——康熙六次祭明孝陵(即朱元璋墓)为康熙二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八年二月、三十八年四月、四十二年二月、四十四年四月、四十六年三月。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玄烨下江南拜谒孝陵,题“治隆唐宋”碑于碑亭。“治隆唐宋”这四个字是说,朱元璋对明朝的治理要比唐朝、宋朝还要好,明朝比唐朝、宋朝还要兴隆。这是康熙皇帝对朱元璋的称颂,也是对明朝的称颂。有人说,康熙皇帝写这几个字是故意给别人看的。其实如果单纯要给别人看,完全不必写这样称颂的字。英雄惜英雄,惺惺惜惺惺,做为一个有胸襟有胆略的帝王,康熙皇帝的这几个字应该是由衷之言。对于朱元璋的称颂不仅见于这座石碑,还见于一些史籍中,也不仅出于康熙皇帝之口,还出于其他清代皇帝之口。

康熙皇帝拜谒明孝陵的时候行三跪九叩之礼,从山门磕头一直要到陵墓下,无比虔诚和崇敬。康熙是一个有作为的皇帝,一个头脑清楚的皇帝,他很少题字,但是,对于明孝陵却写了“治隆唐宋”这四个字,并且御旨当地官员修葺明孝陵。在清帝历次谒陵的祭文中,不厌其烦的阐述其“继统”而非夺位的身份。顺治元年,摄政王多尔衮遣大学士冯铨祭告孝陵的祭文中,就说道“流寇李自成颠覆明室,明朝灭亡是因为气数已尽;其次,申明清军入关击败李白成的农民军,是“驱除逆寇”,既为明代报了深仇大恨,又维护了国家的统一。由此推之,则明清易代是理所当然、合情合理的了。康熙帝在其谒陵后所作《过金陵论》中说:“闯贼以乌合之众,唾手燕京,宗社不守。马阮以嚣伪之徒,托名恢复,仅快私仇,使有明艰难创造之基业,未三百年而为丘墟。”不仅再次强调农民军才是导致明朝灭亡的罪魁祸首,而且强调南明政权的无能与非法。因此清代才会“受天眷命,绍缵丕基”。

对于清初那批数量庞大的明代遗民来说,明孝陵确实有着异乎寻常的象征意义。对孝陵的拜祭,其实就代表了对故国的追思。所以,在清初,自然会有那么的人前去“哭陵”。谒陵时心境之悲凉,是后人难以真正体会的,他代表了那一整代的明遗民。孝陵已经成为那一代人寄托哀思和发泄情感的场所,也是已经灭亡的大明王朝的最后象征。清帝的谒陵,尤其是前期康熙帝的祭拜,据说上至“垂白之叟”,下至“含哺之氓”,“乡亲父老前去的有好几万人”,观看的人流拥堵声势浩大;而其恭敬谦卑的做法,更被誉为“足超轶百代”。由此,不难想象清帝谒陵在江南社会起到的轰动效果。于是在热闹喧嚣的背后,一些事情似乎已经无声无息地发生了转变。那些明遗民会发现,他们那片最后的“精神家园”似乎也不复存在了,因为它已经成为了新朝君主礼贤前代的场所。谒陵的主角也不再是他们这些“歌哭陵上”的“孤忠遗老”,而变成了前呼后拥、风光无限的新朝君主。不经意间,人们似乎已将自己的注意力由孝陵本身转移到了谒陵的人身上。而对孝陵的拜谒,似乎也没有了那种“长歌当哭”的悲情氛围。“涕泗遗民在,悲歌隔世同”,明遗民的心境,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似乎已经很遥远了。康熙六扫朱元璋之墓,一方面说明,朱元璋确实对明朝两百多年的江山,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对历史有重要的贡献,另一方面,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显示了康熙不凡的胸怀、过人的气度以及谋略。康熙时,满汉的矛盾依旧突出。通过为汉人皇帝扫墓,表示满汉一家,拉拢汉人,这也是康熙稳定统治的一个方法。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