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偶像的倒掉:论小鲜肉也会打老婆 | 暖评

河水不过腰,咋办啊?

▲新京报动新闻:曝刘洲成6次打孕妻为何说家暴只有0和无限区别

文/曾炜

世界上,最囧的事情是“看走眼”。明明是个漂亮小伙、优质偶像,粉丝们都已经献出无数次尖叫,就差献上最后的热吻,结果你们告诉我,他是一个家暴男。这太残酷了,那无数次痴痴的“wuli欧巴”算是白喊了。

话说怎么看人是一门艺术,在当下更是如此。因为人是一种善于伪装的动物,尤其朋友圈和发达的PS技术兴起之后,你甚至难以判断人的美丑,更别说去想象一个经常上传亲子照片的人会是个喜欢打老婆的人。

怎么看人,有人看星座和血型,还有人看面相,当然最多的是看颜值。为什么最多人看颜值呢?倒也未必就是肤浅,有时候是因为绝望。因为世界太虚了,雾里看花,分不清真假,就算分清楚了,又能怎么样呢?

所以,既然无论如何都分不清,何不就只看表面。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桑塔格老师说过,表面即真实。如果我还是没记错的话,无数伤心的少女们也说过:既然丑的会出轨,帅的也会出轨,还不如找个帅的呢。谁要内涵,哪有什么内涵啊?去他的内涵吧。

▲刘洲成与妻子林苗

地摊小王子曾国藩看人,最喜欢看面相。有一次,中国第一个留美学生容闳去拜见他。他不说话,盯着容闳看了好几分钟,弄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曾国藩看完之后跟容闳说,你有军事才能,适合当军官。后来我们都知道,容闳没有当军官。

当然,看面相准不准呢?真不好说。历史上,曾国藩以善于识人出名,其徒子徒孙占据了清王朝显要位置的半壁江山。他的老朋友郭嵩焘在他的墓志铭上写道:“以知人名天下,一见能辨其才之高下,与其人贤否。”

依靠面相或星座看人,无论准还是不准,这都是个人的事情。你采取什么样的方式看人,谁也管不着,在“看走眼”的时候,至多被人骂一句:狗眼看人低。你把家暴男当“wuli欧巴”,也不过被人笑一笑。

其实我一点也不担心谁是“至上励合”的粉丝,毕竟知道“至上励合”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的还很少。我比较担心的是刘德华的一个粉丝。这个粉丝今年已经34岁了,从迷恋偶像那年开始,一直为刘德华守身如玉,至今未嫁。之所以为她担心,是因为我觉得,把自己的人生幸福长时间交给一个遥远的幻想,实在是太傻了。她不知道,世界上最喜欢欺骗自己的,不是偶像,是自己。

人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是很正常的事情。所谓理想,说白了不就是幻想吗?人生没有幻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没有人可以完全面对赤裸裸的真相,人要活下去,就得给自己不停地制造一个一个彩色的幻想气泡。

我不嘲笑那些粉丝们的幻想,只是觉得,你得具备制造气泡的能力:一个气泡破了,赶紧制造下一个;这个气泡吹不起来,赶紧换另一个试试。一句话,人不能在一个气泡上憋死。

▲刘洲成与妻子林苗

像追明星偶像这种事情,三两年“移情别恋”一个,难道不是太正常了吗?你的专一,换不来他的专情,一年换三两个,也不会有人有意见的。我一直不太喜欢娱乐圈纪委书记卓伟,主要是因为他不仅喜欢写诗,还老是喜欢谈理想。我认为如果窥探别人隐私也算是理想,那我真的宁愿变成一条咸鱼,顺带送上一碟孜然。当然,对于他一次次不辞辛劳曝光明星丑闻这事,我却觉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能打破人们的虚假幻想,最起码能多敲醒几个守身如玉的姑娘。

前几天,我看网上有个视频,一个小伙子因为跟女朋友闹分手,所以选择跳河。失恋,就是一个彩色的梦想破了,这个事实对他来说太残酷了,而他没有学会及时制造下一个彩色气泡,所以跳河寻死。

不过你们也别担心,小伙子最终没死成,因为他忽略了一个更加残酷的事实:小河也会骗人,河水刚过腰,人根本沉不下去。我看那视频里一时半会死不成的小伙子,全身湿透,站在小河中央久久沉默,唯有河水在呜咽。真是可怜啊。

这个事情告诉我一个道理:别为了一个幻想寻死觅活的,真不值得。万一,河水不过腰,可咋办啊。

编辑:新吾 实习生 魏显勇 校对: 郭利琴

推荐:

特别提示: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微言大义”,请在后台回复您的“真实姓名+银行卡号”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