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家私募最爱巴菲特,为何总是被上市公司怒怼?

野马财经
2017-04-19
+关注

最近几天,私募大佬崔军的心情应该不是很美丽,因为他又被上市公司怼了。

作为新华百货(600785.SH)第二大股东,崔军旗下两个投资平台上海宝银及上海兆赢(下文合称“宝银系”)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不待见,其最新提案还被评论为“对于公司及除上海宝银及上海兆赢以外其他股东的利益具有重大不利影响”。

钢丝上的股权拉锯战

崔军可以说在业内颇有名气,旗下基金规模达数十亿,对新华百货算是痴情一片,从2015年4月开始,短短数月内,崔军通过上海宝银、上海兆赢两个平台六次举牌,拿下超过30%股权。

2015年12月9日,新华百货发布公告称,上海宝银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已至 32%,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且不排除未来 12 个月内继续以“要约收购”等方式继续增持新华百货的股份,同时,截至当日,新华百货非社会公众股的持股比例已达70.322%。

上图为崔军旗下平台对新华百货增持表

展开剩余89%

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社会公众股东持有的股份,不得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低于公司总股本的 25%,否则就得考虑退市的问题了。

而在崔军疯狂扫货的时候,新华百货原第一大股东“物美系”也没闲着,根据公告,物美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北京绿色物流信息也进行了多次增持,并在2016年12月8日时,已经夺回了第一大股东的席位。

可以看出,面对75%的红线,双方的动作都比较谨慎。物美自然不必多说,对崔军而言,虽然嘴上说“不排除要约收购”,但作为一家私募,把一个上市公司搞退市了显然是损人不利己的,毕竟还要考虑客户们的钱如何退出。

于是,双方持股差距一直没有拉开,僵持至今,新华百货2017年一季度报显示,到3月31日,崔军旗下平台合计持有公司31.33%股份,“物美系”则持有32.94%股份。

一家私募的“产业理想”

通过一系列的股权增持,崔军一度拿下新华百货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虽然之后重新被反超,但依旧握有大量股份,仍是公司的重要股东。

不过,崔军对新华百货的野心显然不止“重要股东”这么简单,在股权不断增加的同时,他也开始图谋公司董事会席位,并抛出多份提案,试图插手公司治理。

上海宝银董事长崔军

“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产品追求的都应该是财务投资,很少干涉公司业务,更不会谋求控制权,而崔军在行内是个不折不扣的另类,似乎很热衷于产业投资,也总喜欢拿巴菲特说事”,某私募经理郑女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介绍。

的确,身为私募大佬的崔军,总是有着“一颗成为巴菲特的心”,例如其上海宝银旗下基金,叫“最具巴菲特潜力对冲基金”,其上海兆赢旗下的则叫“最具巴菲特潜力500倍基金”……

根据新华百货2015年8月公告披露信息,“宝银系”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抛出了两个提案,一是罢免公司两名董事并补选两名董事(包括崔军自己);二是双方共同出资成立“伯克希尔控股有限公司”。

真不知道当时,看到这两个提议的时候,新华百货其它股东心理活动是怎样的,不是波澜壮阔的话至少也是不小的涟漪。

按理说,根据“宝银系”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想要两个董事席位也无可厚非,不过看到“伯克希尔”这四个字,会不会有种“本庙太小容不下大佛”的感觉。

于是,十天之后,新华百货公布了对相关提议的回函,内容也很简单。第一,投资设立“伯克希尔”涉及10亿元,钱不少,而且还要思考可行性、合理性、损益和风险很多很多事情,不符合公司发展方向;第二,两名董事一直在认认真真做事,咱也不能在任期届满之前把人家开了。

简单来讲,摆事实、讲道理,你的两个提案,都没戏。

眼看自己的两个提案都没了下文,崔军也不干了,仅仅4天后,新华百货又收到了“宝银系”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议案的函件,函件直接对董事会工作进行了质疑,且要求罢免的董事也从两位上升到了六位,可谓咄咄逼人。只是不久之后,公司再次公告“不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手握25%的股权,却被连续拒绝,崔军的应对方式是屡败屡战:13天后,新华百货再次收到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还是原来的股东、还是原来的提案。崔军颇有些刘备三股茅庐的毅力。

彼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崔军曾表示,他们一直在走流程,会“先向新华百货董事会提出开股东大会罢免董事,如果董事会不同意,我们就向新华百货监事会提出开股东大会罢免董事”。

终于这次,新华百货方面松了口,股东大会也召开了,只是结果却和没开差别不大,无论是设立“伯克希尔”还是任免董事的提案,全部否决。

这里插播一个小故事,2015年6月,上海宝银曾在自己官网发布致新华百货全体股东的一封公开信,提出了五个方案,并称“希望我们所有股东能精诚合作,支持我们进入新华百货董事会,把新华百货打造成一家未来市值50年能涨3万倍的伟大的公司。

结果因为这事儿,宝银还被证监会“怼”了,公司被罚40万元,董事长崔军被罚10万元,原因很简单:信披违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按理说,会都开了,票也投了,也该死心了吧,可在这一情形下,崔军做了两件事,一方面,继续买买买,并于2015年12月9日超越物美,坐上了第一把交椅;另一方面,继续交提案,继续要开会。

2016年4月21日,在新华百货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在第三大股东东桥家电、第四大股东聚德贸易的支持下,“物美系”提案全部通过,宝银系提案全部被否;2016年9月,“宝银系”提出增加其他董事候选人的临时提案,未获通过;2017年4月,宝银系再次提案,申请罢免全部董事,于是也就有了文章开头新华百货的回应——提案对于公司及除上海宝银及上海兆赢以外其他股东的利益具有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双方除了在公告、股权上大打口水仗外,还进行了法律层面的斗争,新华百货就曾一纸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宝银在2015年6月2日后买入的4963.9万股股份属无效民事行为,取消其对该部分股票享有的股东资格,该诉讼的结果为宝银持有的股票被冻结;宝银系也与2016年请求法庭判令撤销被告新华百货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通过的全部议案,并赔偿因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对原告宝银创赢和兆赢投资造成的2000万元损失,该诉讼的结果为一审被驳回,正在上诉。

从更换两名董事到罢免全部董事;从共同设立产业基金到对簿公堂,“宝银系”私募和新华百货之间可谓相爱相杀。

不过,崔军对于新华百货的一些质疑也并非空穴来风。从财务数据来看,新华百货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74亿元,同比增长8.5%,但实现归属净利润1.37亿元,同比下降29.38%,而且,宝银系方面称,新华百货和青海万通物业共同成立了一家名叫青海新华的子公司,新华百货占65%的股权,成立三年多来一直亏损,但在拆借和担保的过程中,始终都是新华百货单方面投入巨额资金。

对此,郑女士分析,无论是财务投资还是其它,对上市公司经营状况保持关注都是正常的权利义务,也是一种可喜的现象,当然,就事论事的话,双方心中可能都有一些别的想法。

一位执着于高送转的“巴菲特”

其实,崔军的“巴菲特理想”,并非第一次提出来。

早在2008年,崔军就曾看中过另一家上市公司赛马实业(现“宁夏建材”,600449.SH),私募基金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第一案就由此出。

有趣的是,成为赛马实业股东后,宝银系的诉求也包括成立投资实业部、进入公司管理层。崔军表态称:“我们的目的是把赛马打造成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2011年7月,崔军还曾给招商银行董事长傅玉宁写了一封公开信,意欲阻止招行配股,并建议公司向巴菲特增发H股。

此外,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除了“巴菲特”外,崔军还经常提到另外一个概念“高送转”。

在赛马实业相关提案中,宝银系提议,2008年中报分配方案实施公积金10转赠10股;在成为新华百货大股东后,宝银系连续两次提出高送转方案被否;在持股逼近欧亚集团(600697.SH)举牌线时,提议每10股转增18股。

而就在不久前,刘士余主席即对该现象进行了批评,直言“有的上市公司根本没有市场竞争力和主营业务,但其大股东和董监高用高送转来拉抬股价高位套现,超比例减持甚至清仓式减持,’吃相’很难看。一些有能力分红却长年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不能放任不管,会有相应的硬措施”。

“宝银抛出的这些送转方案不是特别高,但到底合不合适也还是值得商榷的”,郑女士分析,且争议比较大的一点是,无论最终有没有进入董事会、获得控制权,巴菲特应该不会在刚买入一家公司股票后就抛出送转方案。

在崔军进军赛马实业时,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也曾对《法制日报》表示,私募基金往往储备有一支较为优秀的投资管理团队。私募基金在取得公司董事会的控制权后,将有机会整合私募基金与上市公司在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两方面的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和财力资源,这对私募基金自身以及上市公司及其广大股东都是好事。

但其同时强调,要汲取当前某些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利用关联交易等手法掏空上市公司的失败教训。

2017财经金融企业线上专场招聘会”正在火热进行,想要参加此次招聘活动的才子佳人们,请在“野马财经”微信后台回复:“伯乐”,查看专场详情;想要参加专场招聘会的企业,还是在“野马财经”微信后台回复:金三银四,加入我们。橄榄枝就在你面前,分分钟加入你的专属职场,麻溜的行动起来吧!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