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栀子花开

手机搜狐

SOHU.COM

二战时日本的窝囊废师团:不像打仗像组团旅游

在我们的印象当中,二战中的日本军队在武士道精神的指引下,似乎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就算打仗不行,但叫嚣的也厉害。但有这样一只日本师团却是个例外,它被日本史学家称之为第一“窝囊废”师团:大阪第四师团。最为讽刺的是,这只窝囊废师团在战后竟然保留了自己的番号,现如今是陆上自卫队中第四师团。

大阪第四师团成立于1888年,士兵主要由大阪的菜贩走商组成,是日军中的资格最老的师团之一。这支部队下辖四个联队,配备了一流的武器装备,堪称日军“精锐”。然而它成立没多久,“窝囊废”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日军。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此后,直到抗日战争爆发,第四师团再没上过前线。不过,这并不等于它没有表现“勇敢”精神的机会。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

1937年,因驻华日军兵力吃紧,日军大本营将第四师团调到中国东北,划归关东军序列。为了让这支部队焕发战斗精神,日军大本营先后调来几位名将整训该师团,例如绰号“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就曾担任过师团长,但他也拿自由散漫的第四师团没办法。

精训两年后,有了露脸的机会。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接到命令后,强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不动。师团内的疾病患者激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于是日军联队长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走了8天且大量人员掉队。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当天,苏日宣布停战。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跟了上来,留守的官兵也有不少“带病”赶赴前线,一边还在万分懊丧地抱怨居然没有机会打上一仗。

讽刺的是,返程时齐装满员、精神饱满的第四师团,成了军中最威武的部队,率先赶到战场的第二师团却丢盔卸甲、伤兵满营。关东军负责新闻宣传的军官实在看不过去,提起笔把日军报纸呈上审查的《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新闻标题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拐弯抹角地嘲讽了这支“软蛋”部队。

1945年8月日本投降,第四师团在泰国的曼谷附近休整。与其他不肯接受战败命运的日军部队不同,第四师团的投降与回国进行得异常顺利。据统计,第四师团是日军南方军中战死最少、装备物资保留最完整的部队。美军对这个师团的评价是“爱好和平”。而第四师团回国后,也马上体现出这一特点来,回国后第二天,就有官兵跑到美军兵营前,整齐地摆开摊位,兜售起战争纪念品来。

【专题文章导读】

♦ 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国内潜伏着的七种女特务

♦ 日军关于地雷战的回忆:一颗地雷阻滞一支讨伐队

♦ 抗日名将张自忠杀敌阵亡,为何还能赢得日军敬仰?

回复关键词“ 抗日02”,获取以上文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