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朝鲜中远程弹道导弹发展现状及能力评估

现代军事
2017-04-20
+关注

2016年,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进行了2次核试验,成功发射“银河3号”运载火箭,高密度开展新型弹道导弹的发射试验,其中“劳动”导弹2次、“舞水端”导弹7次以及KN-11潜射导弹3次。短短一年间,朝鲜在军事航天领域的频繁举动,显示出朝鲜发展本国弹道导弹武器的强硬态度和决心,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美、韩等国更是以此为借口,确定在韩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加速亚太地区反导系统的建设。

▲“劳动”弹道导弹是朝鲜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自行研制的第一种中程弹道导弹,目前部署在黄海北道、慈江道、江原道活坪地区

中远程弹道导弹发展及部署情况

朝鲜自20世纪70年代末,成功仿制了苏联的“飞毛腿-B”近程导弹及配套的机动发射车,并以此为基础先后研制了“飞毛腿-C”、“飞毛腿-D”和“劳动-1”,“大浦洞-1”导弹,并逐步对其进行实战部署,近程弹道导弹技术日趋成熟。目前,朝鲜重点发展中远程弹道导弹,包括陆基的“大浦洞-2”、“舞水端”、KN-08以及潜基的KN-11等型号。

展开剩余93%

以“飞毛腿”导弹为基础发展“劳动”中程弹道导弹

“劳动”弹道导弹是朝鲜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自行研制的第一种中程弹道导弹,采用单级液体构型,发射质量为15.5~16.5吨,弹头质量为800~1000千克,可携带高爆弹头、化学弹头、核弹头,采用惯性制导系统,射程为1000~1300千米,命中精度约为2000米,其打击军事目标的能力较弱,但可袭击人口稠密的城市。朝鲜在黄海北道、慈江道、江原道活坪地区部署“劳动-1”导弹约100枚。

“劳动-2”是“劳动-1”导弹的增程型,于20世纪90年代研制,通过减小有效载荷质量和减轻弹头结构质量达到增加射程的目的,发射质量16吨,弹头质量700千克,最大射程1500千米。有报道称,“劳动-2”导弹改进了制导系统,并引进了伊朗“流星-3”导弹的弹头技术,在弹头内部安装了4台小发动机,以调整再入过程的飞行姿态,从而提高导弹精度,圆概率误差为250~500米 。目前,“劳动-2”导弹的部署数量约300枚。

以“劳动”导弹为基础研制“大浦洞”中远程导弹

朝鲜于1990年开始研制“大浦洞-1”导弹,为两级液体构型,发射质量20~25吨,弹头质量约750千克,可携带高爆弹头、化学弹头、生物武器、核弹头,射程2000千米。1993年,朝鲜在“大浦洞-1”导弹的基础上研制“大浦洞-1”SLV卫星运载火箭(后称为“银河1号”运载火箭)。目前,朝鲜约有15枚“大浦洞-1”导弹用于应急部署和试验。

“大浦洞-2”是三级弹道导弹,发射质量64吨,弹长约32米,弹头质量500~1500千克,射程达4000~6000千米,覆盖日本全境和阿拉斯加地区。目前,朝鲜拥有约5枚“大浦洞-2”导弹。

朝鲜在“大浦洞-2”导弹的基础上继续进行改进,研制了“大浦洞-2”SLV型(即“银河2号”、“银河3号”运载火箭),先后在2009年、2012年和2016年共5次以发射卫星的名义来验证其相关的技术能力,且第4、5次发射取得成功,标志着朝鲜远程导弹在推进、分离等技术方面取得了突破。

▲朝鲜在“大浦洞-2”导弹的基础上继续进行改进,研制了“大浦洞-2”SLV型,先后在2009年、2012年和2016年共5次以发射卫星的名义来验证其相关的技术能力

以SS-N-6为基础研制“舞水端”新型中程导弹

据美国全球安全网报道,“舞水端”导弹是朝鲜于1992年5月以苏联SS-N-6潜射弹道导弹为基础研制的,通过一定改进,提高了射程。“舞水端”为两级液体燃料导弹,弹长约12米,发射质量19~26吨,采用机动发射装置。若携带质量为1000千克的弹头时,射程可达2500千米;若实现弹头小型化,携带500千克弹头时,射程可达4000千米。在“舞水端”导弹研制过程中,朝鲜与伊朗开展了密切合作。2005年12月,朝鲜向伊朗出口了该型导弹,由伊朗代替朝鲜进行了1次飞行试验。通过试验数据共享,朝鲜对其进行了改进。

2016年,朝鲜共开展7次“舞水端”导弹飞行试验,其中6次均发生爆炸而失败。特别是4月的发射,导弹发射5~6秒后发生灾难性爆炸,损坏了发射车并导致人员伤亡。6月朝鲜再次发射2枚“舞水端”导弹,首枚飞行150~160千米后炸成多块碎片,第2枚发射成功,且在命中了距离靶场400千米的目标后落入日本海。

目前,朝鲜在平安南道阳德郡和咸镜北道虚川郡上南里等2处导弹基地,部署了至少10枚“舞水端”导弹。

自主研制KN-08新型远程弹道导弹

2012年4月15日,在纪念金日成诞辰100周年阅兵式上,朝鲜首度公开了KN-08新型远程导弹。目前,朝鲜还未对该型导弹开展飞行试验。2016年4月,朝鲜宣布完成了1次KN-08导弹的发动机点火试验,之前还进行过4次,均发生爆炸事故。

▲2012年4月15日,在纪念金日成诞辰100周年阅兵式上,朝鲜首度公开了KN-08新型远程导弹

根据朝鲜公布的该型导弹照片分析,KN-08为三级导弹,弹长约18米,弹径约为1.8~2.0米,发射质量35吨,弹头质量700千克,射程5000~6000千米,可打击美国西海岸目标,美国防部也将其视作警戒级别最高的导弹。但据《北纬38度》报道称,KN-08在研制过程中,由于技术上遭遇难以克服的瓶颈,如多弹头技术和三级推进技术等,朝鲜对KN-08 的技战术指标做出重大调整:放弃三级推进技术,改在较为成熟的两级弹体上装载更大的弹头。

借鉴“舞水端”和KN-08导弹的新技术研制KN-11潜射导弹

朝鲜尚未公布KN-11的具体性能,但根据美国情报部门对大量卫星图片比对得出,KN-11导弹吸取了“舞水端”和KN-08导弹的新技术,进行再设计,缩短了弹长,采用固体火箭发动机,弹头质量1.18吨,射程2000~3000 千米,采用朝鲜自行研制的“新浦”级潜艇进行发射。如果从日本海发射,导弹可覆盖日本全境,但无法覆盖太平洋上的美国军事基地。

目前,媒体披露了9次KN-11潜射导弹的试验情况(见表2),包括地面弹射、水下平台和潜艇弹射。2016年4月和7月,KN-11导弹两次以爆炸宣告失败;8月,该导弹采用高弹道,飞行约500千米后落入海中,首次成功验证了全弹道飞行过程。从发射图片推断,KN-11导弹出水后点火的技术已比较稳定,但导弹在飞行中推进系统、弹体结构方面或存在技术缺陷。

发展特点分析

通过“银河”系列火箭验证多级火箭技术,为远程导弹的研制提供技术储备

1998年至今,朝鲜进行了至少5次卫星发射。1998年8月31日,朝鲜进行了“大浦洞-1”运载火箭(SLV)的首次发射试验,由于第三级出了技术故障以失败告终,但各级火箭的分离却获得了成功,也标志着朝鲜初步掌握了多级火箭技术。2009 年,朝鲜发射“银河2号”运载火箭,虽然最终失败,但其一、二级推进系统和分离系统等关键技术都得到了初步的验证。2012年12月和2016年分别进行的第四、五次火箭发射试验均取得成功。

由此可见,朝鲜通过“银河”系列火箭的发射试验,已经初步掌握设计和组装多级火箭的能力,并获取了大量飞行数据,为后续的远程导弹的研制发展提供技术储备。

频繁进行近程固体导弹飞行试验,提升中远程固体导弹技术

目前,朝鲜的中远程弹道导弹以及运载火箭均以液体燃料推进系统为主,其固体导弹技术并不成熟。朝鲜仿制俄罗斯SS-21“圣甲虫”导弹,研制了KN-02固体弹道导弹,射程为120千米。从2009年至今,朝鲜每年都要进行6次以上的KN-02导弹的飞行试验,验证固体发动机技术,并以此为基础研制可用于中远程导弹的固体发动机技术。

通过国际合作获得试验数据,提升中远程导弹技术

从20世纪90年代,由于受国际制裁影响以及俄罗斯态度的变化,朝鲜为了获得必需的经费,在导弹可靠性尚未充分确定的情况下,将其技术出口至伊朗和巴基斯坦等国,并在这些国家开展飞行试验,获取试验数据。伊朗在得到朝鲜导弹关键技术后,自行研制了更大直径的火箭和“流星”导弹,伊朗将试射“流星”导弹的相关数据提供给朝鲜,朝鲜则利用这些数据对本国导弹进行改进。

技术能力评估

朝鲜现阶段基本掌握了中程弹道导弹技术,批量部署了“劳动-1”和“劳动-2”型导弹,具备攻击韩国和日本的能力。但“舞水端”等新型中远程导弹技术尚未经过充分的验证,其可靠性和实战能力都较低。

“大浦洞”系列导弹发射表明朝鲜初步掌握了多级推进、级间分离等远程导弹技术,但在制导控制、弹头技术、结构和热防护技术方面仍待大幅提升。KN-08新型远程导弹的很多关键技术还有待攻克,目前仅具有威慑象征性意义。

打击范围

目前朝鲜发展的弹道导弹型号在射程上涵盖了从近程到远程的范围。射程在2000千米以下的“劳动-1”、“劳动-2”和“大浦洞-1”弹道导弹,可覆盖日本全境、冲绳美军基地、俄罗斯远东地区及我国东北地区。虽朝鲜已对其进行部署,具备一定批量生产能力,但都未经过充分的飞行试验验证,各项性能没有保障,其作战性能、可靠性及作战使用性都较低。

射程为2000~4000千米的弹道导弹,如将“舞水端”导弹部署在北部山区即可完成对日本全境的覆盖。但2016年朝鲜进行7次“舞水端”导弹飞行试验,仅1次取得成功,这表明“舞水端”导弹离实战部署还尚需时日。

▲射程为2000~4000千米的弹道导弹,如将“舞水端”导弹部署在北部山区即可完成对日本全境的覆盖

射程可达6000千米的“大浦洞-2”和KN-08等弹道导弹,能够打击美国西部海岸、夏威夷和阿拉斯加等地区。但由于远程导弹的诸多技术有待攻克,距离实战部署有一定差距。

机动发射能力

朝鲜在仿制苏联“飞毛腿”导弹的同时,也仿制了其机动发射车,对提高导弹机动性能,灵活调整导弹的作战范围,提高导弹的作战和生存能力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目前,朝鲜拥有导弹发射车数量约为200辆,用于搭载中近程导弹。朝鲜导弹发射车配有较大功率的柴油机和辅助动力系统,其技术相对成熟,发射能力较强,也便于隐蔽,目前主要承担近程导弹运输发射任务。对于中远程导弹采用导弹发射车进行发射,其对公路、铁路和桥梁承载能力依赖性较强,而朝鲜国土面积狭小,山地高原占国土面积的80%,意味朝鲜中远程核导弹武器系统在机动发射能力和作战运用方面势必存在一定先天不足。

▲随着近几年朝鲜中远程导弹发射的次数明显增加,表明朝鲜中远导弹的研制步伐越来越快,加大力度研制中远程陆基,潜射新型弹道导弹

未来预测分析

近年来,朝鲜中远程导弹发射次数明显增加,研制步伐越来越快。朝鲜加速发展中远程打击能力,不仅对我国国土安全构成了直接威胁,美国也以此为借口加速在亚太地区的反导系统建设,美、韩最终决定在韩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对我国形成导弹防御包围圈,严重削弱我国导弹武器的作战效能。因此,我国既要在外交上坚决反对朝鲜继续进行核试验和导弹发射,又要在军事上采取相应措施对抗朝、韩导弹武器装备的双重威胁。

发展趋势

近几年随着朝鲜新型导弹发射次数明显增加,其中远程导弹的研制步伐越来越快,正加大力度研制中远程陆基,潜射新型弹道导弹,力求实现二位一体打击能力。

加快新型陆基中远程弹道导弹的研制,进一步提升技战术性能水平

在陆基弹道导弹发展方面,朝鲜积极追求射程可达到远程甚至洲际的弹道导弹,以期装备部队。另一方面,朝鲜在研制新型中程弹道导弹型号,使其在技术性能上超越现役的“劳动”导弹。

目前,朝鲜的“劳动”系列、“大浦洞”系列弹道导弹以及“银河”系列火箭均是以“飞毛腿”导弹技术为基础进行研制。从外观上看,“银河”系列运载火箭具有独特的大细长比,这从一定程度上表明其导弹技术仍然比较落后。朝鲜已经部署了“劳动”系列中程弹道导弹,但以“飞毛腿”导弹的基础研制,技术相对落后。

2010年以来,朝鲜先后在阅兵式上展出了新型“舞水端”导弹和KN-08远程弹道导弹,隐蔽推进潜射导弹的研制进程。其中“舞水端”导弹除了采用了SS-N-6导弹的部分技术外,都引进了新技术,继续加长弹体,增加推进剂室容积,以提高导弹射程。体现了朝鲜有能力对引进技术进行自主改造,并根据自己的工业和设计水平降低了技术要求,使生产和加工更容易可行,实现批量生产。因此,近期朝鲜频繁对“舞水端”导弹进行发射,显示朝鲜进一步提升新型中远程导弹的可靠性和作战能力的决心,中远程导弹项目已经成为朝鲜导弹发展计划的重中之重。

同时,朝鲜还大力改造发射基地、运输铁路、指挥控制设施等。特别是对发射塔架进行增高和升级改造,这都说明朝鲜正在全力以赴发展推力更大、射程更远的新型洲际导弹。

重视潜射弹道导弹研制,寻求“二位一体”战略核力量

迄今,朝鲜共进行9次KN-11潜射导弹飞行试验,失败3次。美国情报机关称,朝鲜在短期内进行了多次潜射弹道导弹试验,表明潜射导弹项目已成为朝鲜核武库中高度优先的项目。

2015年11月发射的KN-11导弹未从潜艇弹出、起飞,只发现防护罩碎片;2016年4月,导弹飞行30千米后空中爆炸;7月,导弹正常弹出水面、飞行到10千米高度后空中爆炸。而8月发射的导弹首次完成飞行试验全过程,飞行约500千米后落入海中,取得成功。通过分析朝官方公布的导弹发射图片上火箭发动机喷射火焰的颜色,可以基本判断,朝鲜7月发射的潜射导弹与4月发射的相同,都是使用固体燃料。7月的发射使用2000吨级的“新浦”级潜艇为平台,导弹成功在水面点火,随后在空中爆炸。虽5次发射中3次失败,但从发射图片可以推断,朝鲜KN-11潜射导弹出水后点火的技术已比较稳定,只是导弹此后在飞行中发生爆炸,显示朝鲜潜射导弹的发动机、弹体结构、辅助推进系统或存在技术缺陷,有待完善,8月24日的试射首次完成了飞行全过程,证明朝鲜潜射导弹的飞行稳定性也取得了突破。但潜射弹道导弹及其发射平台是迄今为止最复杂的核投掷手段,凭借朝鲜现有的技术实力,很难在短时间内实战化。

弹道导弹试验和核试验齐头并进,加快核导结合进程

通过对朝鲜中远程导弹发射试验和核试验的分析可见,每次核试验之前都进行导弹发射试验,两者在时间上存在着密切关联。目前,朝鲜共进行了5次核试验,在朝鲜加快研制新型中远程导弹的同时,也在加紧进行核武器研发,致力于发展在“大浦洞”系列、“舞水端”、KN-08 导弹上安装核弹头计划,其加快核导结合进程的意图十分明显。

研制与装备预测

未来,朝鲜弹道导弹武器系统的发展将受政治、经济和技术的影响,基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5年发布的朝鲜未来和投送系统报告中推测,朝鲜2020年弹道导弹武器系统发展和部署情况存在三种可能的构想:

保守预判:

朝鲜新型弹道导弹的研制进度和部署进程放缓,届时的能力与当前基本持平,有小幅提升。

★海基方面,可能在舰艇上部署现有近程弹道导弹;

★陆基方面,“舞水端”中程弹道导弹技术性能得到进一步发展,具备一定的应急部署作战能力。有媒体报道,事实上朝鲜曾在2013年时紧急部署过“舞水端”导弹。

中等预判:

朝鲜继续按照当前的计划稳步研制和部署导弹武器系统,研制并具备紧急部署射程更远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

★在海基方面,朝鲜可能具备紧急部署弹道导弹潜艇的能力。

★在陆基方面,“舞水端”中程弹道导弹在完成有限数量的飞行试验后,进行实战部署;进一步提升KN-02短程弹道导弹的射程,作为“飞毛腿”导弹的补充。此外,朝鲜还可能研制突防措施,以应对美、日、韩部署导弹防御系统。KN-08导弹研制取得进展,具备紧急能力;“大浦洞-2”导弹可能部署在经过加固,生存能力更强的发射井内。

乐观预判:

朝鲜可能加快研制和部署新型弹道导弹武器系统。“舞水端”中程弹道导弹具备初始作战能力,进入实战部署阶段,部署数量有所增加。

★潜基方面,在潜艇上部署基于“劳动”和“舞水端”导弹研制的潜射弹道导弹;

★陆基方面,部署射程为300千米的新型固体导弹,取代老旧的“飞毛腿”导弹。

★在洲际弹道导弹方面,KN-08具备初始作战能力,但由于受到关键部件特别是发动机技术水平制约,到2020年前仅进行少量部署。导弹研制和飞行试验顺利,进入实战部署阶段。

★2020年之后,朝鲜导弹关键技术得到突破,特别是推进系统,研制出可用于洲际导弹的新型大推力发动机,采用更为先进的制导系统,提高精度,具备打击美国任何地方的能力。研制新型固体中程弹道导弹,取代“劳动”导弹。

编辑:廖南杰

来源:《现代军事》杂志

觉得不错,请点赞↓↓↓

战斧导弹的前世今生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