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军事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前驻蒙外交官之子:令人震惊的蒙古国真相

这个蒙古国让我长久地关注,几十年了。说这话好像没有人信,这是真的。1965年9月,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家父去了蒙古国。作为经援蒙古国的外交官,他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将近8年。2007年,我写了《经援蒙古国历史侧记》,为的是纪念他。这就是我关注蒙古国的原因,或许也是一种情结。

一直以来,我对蒙古国的认识非常肤浅,因为没有渠道获得真实的信息,实际上关于蒙古国的政治信息被长期封锁,或是掩盖。我们或我所知道的,无非是“文*革”期间那一点点“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一直以为,“文*革”前中蒙是友好的;“文*革”后“破碎的一页”被翻了过去,又友好了,甚至相信蒙古国议会有回归中国的动议。其实,是我无知,我错了。

进入蒙古国,转了几天,听到、看到、体会到的,中国与蒙古国的关系不是一般的紧张,而是非常紧张。除了官样文章和冠冕堂皇的讲话,没有人认为中国与蒙古国的关系是友好的,包括某些官员。表面拥抱,肚里骂娘,这就是中国与蒙古国政治关系的现实。

2014年8月,有幸踏上蒙古国,驱车从扎门乌德到乌兰巴托700公里,一路的蓝天白云,从扎门乌德往北最少500公里是荒凉的戈壁。曾经的不毛之地,储藏着无尽的矿藏。

一、普京的眼泪

蒙古国号称是前苏联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这就是普京落泪的原因。沙俄帝国、苏联帝国的陨落,让俄罗斯沦为超级的二流国家。前苏联对蒙古国的奴化教育,以及前苏联对蒙古国70年的殖民统治,让普京对蒙古国些许还有“依恋不舍”的情绪。

俄国对蒙古国的殖民统治很具体:国家管理副职均为俄罗斯人;国*家*领*导人娶俄罗斯人为妻,比如前蒙古国领导人泽登巴尔;俄语成为官方语;对老蒙文进行俄文化改革,看上去都是俄文字母,这就是所谓的新蒙文。现在依然留存的殖民痕迹有:宽轨铁路、电器插头(电器标准)、蒙古俄式西餐、苏联红军纪念碑、扎门乌德苏军兵营的遗迹、赛音山达遗留的坦克……

90年代初,苏联解体之后,蒙古国试图恢复老蒙文(我们在中国境内看到的蒙古文)。由于70年的历史已经改变了两代人,仅仅3年,恢复民族传统文字的企图失败,被俄文异化的新蒙文依然是流行的官方文字。

蒙古国的殖民模式如同日本统治下的满洲国。溥仪娶了日本媳妇;政府机关的副职和顾问挤满了日本人;国民集体学习日语;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全都日本化。

蒙古国承认不承认,他们从满清帝国和中*华*民*国中的所谓“解放”,依然是苏联殖民统治下的亡国奴。“满朝”(与我们“清朝”的说法不同)统治蒙古国200多年,1911年的独立和1921年的解放,都没有摆脱受外来势力统治的命运。所谓的民族英雄苏赫巴托尔,实际上是苏共的代理人,没给蒙古国带来独立,而是帮助苏联统治蒙古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