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马王堆医书价值漫谈

近代著名学者王国维曾提出“两重证据法”的治学方法,意为运用“地下之新材料”(考古发现)与古文献记载相互印证,来对古代的历史文化进行研究。此言不虚,近代以来,许多的考古发现都成为相关学科迅速发展的契机,比如甲骨文、敦煌学等。

医学史的发展同样从考古发现中获益匪浅。近代以来,我国各地先后出土了大量的古代文献,其中涉及医学的文献数量也颇为可观,对于认识古代医疗情况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其中,尤其以上世纪70年代马王堆出土的医学文献最具有特殊的价值。

提到马王堆,许多人都会立刻想到那具历经2000余年,依旧保存完好的女尸。其实,对于马王堆的价值并不止于女尸。当时,马王堆先后挖掘出了三座汉墓,女尸是一号墓的墓主,在其余两座汉墓中,也都有重要的考古发现,共出土珍贵文物3000 多件,为研究汉初社会生活提供了翔实的资料。

其中,马王堆三号墓出土了一批与医学相关的资料。这批医书分别书写在大小不同的5张帛和200支竹木简上,出土时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缺破损。经过修复,总字数有3万字左右,其中能够辨别的字大概有23000字。原书都没有名字,为了便于识别,研究整理人员根据内容为其命名,包括《五十二病方》、《养生方》、《杂疗方》、《导引图》、《胎产方》、《却谷食气》、《阴阳脉死候》、《脉法》、《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等。从内容来看,涉及的医学领域非常广泛,涉及方剂、脉学、导引气功、经络、房中术等多门学科的知识。

那么,这些文献对医史研究究竟有何特殊的意义?

这需要与《黄帝内经》的成书年代结合在一起来分析。众所周知,在马王堆医书被发现之前,人们普遍认为《内经》是现存最早的医学著作。由于早期医疗实践的记载非常少,而《内经》在医学理论上却体现出了高度的成熟,以至于令人怀疑在当时的医学实践基础上能否产生这样的理论。所以许多学者在判定《内经》的成书年代时,往往将其时间放在东汉甚至更晚,这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便是就掌握的资料来看,当时的医学实践基础上,还不足以产生《内经》这样的医学理论巨作。

马王堆医书的出现则极大地弥补了秦汉时期医学实践情况的不足,证明了《内经》并不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建立在长期医疗经验与实践基础之上。马王堆墓葬时间可以确定为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也就是说,这些医书的成书时间一定不会晚于这一时间节点。虽然尚不能就此断定这些医书的成书时间一定比《内经》要早,但从其中所蕴含的丰富医疗内容来看,足以表明在秦汉时期医疗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发达的地步,完全能够产生《内经》这样的集大成式的理论巨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