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汴京的繁荣背后: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宋朝人?

唐宋元明清,夹在两个神级朝代中间的宋朝好像就暗淡无光了一些,没有什么开疆辟土的丰功伟绩。

可正如陈寅恪所言“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宋朝又是个藏富于民,百姓和乐,乃至文学艺术、商业手工业大繁荣的时代。

就说这“远公沽酒饮陶潜,佛印烧猪待子瞻”,连吃猪肉都吃出几分雅致的苏东坡是有趣的;

醉里眠花柳,引得青楼女子清明凭吊的柳三变是有趣的;

给鹦鹉写祭文,带着外卖去拜见太上皇的宋朝皇帝也是有趣的;

甚至几个杀猪的暴发户聚在一起喝酒,想把此次“群贤毕至”的盛况书写成卷,也没有人跳出来说败坏斯文,更是从头到尾都十分有趣。

于是单单在宋朝,文人墨客们就给我们留下许多珍贵的生活史料。

翻开《东京梦华录》“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疱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一派熙熙攘攘,繁荣热闹的市井生活跃然纸上。

这些文字最终落在了一副《清明上河图》里,将这清明天下定格了下来。使得我们时隔近十个世纪仍能一窥汴京人的生活轨迹。

单单看虹桥一处,桥面上车水马龙,人气极旺,商贩们也不失时机的占道经营,招揽生意;桥下更是各种店铺字号鳞次栉比,各种车轿骡马忙碌不停。

做生意的商贾、看街景的士绅、骑马的官吏、叫卖的小贩、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问路的外乡游客、听说书的街巷小儿、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无所不备。

宋朝的有趣就在于商业的繁荣兴盛下,行业对有趣的需求的满足。

所以无论是镖局挑夫、还是外卖送餐、车轿租赁、美食美酒乃至域外佳肴都能在汴京窥见一二,甚至形成生活风尚。

餐饮

单单说这美食,就早以有了流传的小册子,什么餐馆值得拔草可是写的清清楚楚。王楼梅花包子、曹婆婆肉饼、薛家羊饭、梅花鹅鸭、曹家从食、徐家瓠羹、郑家油饼、王家奶酪、段家熝物、石逢巴子肉......这些连皇帝也会叫太监去买的网红店可是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

外卖

在汴京可不只大户人家会遣小厮前去酒店订席,大多数的饮食店都可以提供“逐时施行索唤”“咄嗟可办”的快餐、外卖服务。更是形成了“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家蔬”的景象。不过话说回来汴京城好吃的那么多,怪不得大家都不自己做饭呢。

物流快递

不仅如此,作为当时世界上外国人最多城市,不仅人员往来频繁,这货物流转速度也是杠杠的。宋代的“步递”和“马递”的基础上创立了“急脚递”,更是出现了在官方驿站之外的快递公司。水果、生鲜都开始使用物流运输,不仅仅是博美人一笑的荔枝,什么“六月鲥鱼带雪寒,三千里路到长安”都不是稀奇事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