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前线破风百里 瓦隆之箭美银功不可没

图片来源:bettiniphoto

以极陡坡闻名的瓦隆之箭,是美银挑战阿登古典赛的第二战,本站接获车队平路领骑的任务,成功协助主将顶过平路的侧风赛段,个人共完成当中的170公里;赛后的美银和我们分享道:「虽然累,但是能帮助主将节省体力、取得好成绩是自己的任务,同时我个人能力上也得到很好的锻炼。」

全长204.5公里的瓦隆之箭(La Flèche Wallonne),共有9个坡段考验,其中,选手们将于赛道的压轴赛段绕行两圈,并三度通过最着名的于伊之牆(Murde Huy),在短短的1.3公里中,最大坡度上看26%,无疑是本站的最大看点,亦为今夜决胜的关键所在。

在前后两波的攻势裡,整合出六位突围车手,开赛70公里后,跑出近6分钟的领先,但秒差在移动之星领衔的大集团控管下,正逐步下降当中。进入最后两小时的赛程,终点前70公里处,兔群与大集团的差距,已经缩小到3分钟左右。

终点前58公里,大集团初次通过于伊之牆,而我们的维斯孔蒂(GiovanniVisconti)与伊萨吉雷(Ion Izagirre)都维持在前缘的位置,擅长爬坡的格尔迈(Tsgabu Grmay),也不时现身镜头前。值得一提的是,在阿姆斯特黄金赛重摔倒地的加斯帕洛托(Enrico Gasparotto),本日已经带伤上阵,展现职业车手过人的意志力。

在进入最后40公里前,主集团几位选手率先抢攻,在各车队副将管控之下,德·马尔基(De Marchi)为首的攻击并不持久,但本站最初形成的兔群们,秒差已经寥寥无几;然而他并没有放弃,再次尝试进攻之际,成功在第二次进入于伊之牆前独推,而后与跟进的容格尔斯(Bob Jungels)组成两人小组,拉出半分钟的领先。

在倒数10公里的长下坡,容格尔斯抛下德·马尔基,独自展开突围的旅程,领先一度上看50秒,但在大团的追赶下,他带着仅有的23秒攻上于伊之牆。而后方已经大幅筛选的集团,正拼了命追赶前方的勇兔。当主将们进入最后厮杀阶段,卫冕冠军巴尔韦德(Alejandro Valverde)还是技高一筹,优势登顶的他摘下个人瓦隆之箭的第5胜。

而我们的主将伊萨吉雷,本站始终处于大集团的前线位置,在极陡坡上亦参与了主将们的精彩决斗,最终以第12位进站,为巴林战队中的最佳成绩;西班牙好手赛后提到:「最后一公里的赛段,我始终保持在集团的前方,虽然终点前的赛道,并非完全符合我的属性,但我自己的感觉仍相当不错,我已经准备好挑战週日的列日-巴斯通-列日(Liège–Bastogne–Liège)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