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太平洋战争之风雨飘摇马来亚(十八)

青梅煮酒1970
2017-04-21
+关注

随着12月8日黎明的到来,陆军第三飞行集团的轰炸机和战斗机倾巢而出,它们的首要打击目标是哥打巴鲁和北马来亚吉打省的英军航空力量。数量和性能都大大占优的日军战机很快就占据了空中优势,一系列大规模的空中攻势使北马来亚的英方航空兵部队遭受重创。仅仅8日、9日两天,日军共击落击毁英军飞机50余架。这样在头两天作战中,英军的空中力量就已损失三分之一以上。眼看局势危机,波帕姆上将立即下令马来亚北部的空军力量全部南撤,用于今后保卫新加坡的作战。此举等于拱手让出了马来亚北部的制空权。

不但如此,原来计划从爪哇岛前来支援的22架荷兰飞机也停止了行动,理由是他们的飞行员之前没有接受过夜间作战训练。

第十二飞行团青木武三少将在焦急地等待着登陆部队占领英军机场的消息。9日上午9时,在没有得到准确消息的情况下,青木命令第一飞行战队飞向宋卡上空,第十一飞行战队向北大年机场挺进。青木亲自驾机在宋卡上空巡行后并未发现敌踪,知道机场已被日军攻占,于是在上午11:10率部毅然降落在宋卡机场。由于北大年机场浸水过多,所以第十一飞行战队随后也在宋卡机场着陆。

日军工程部队迅速对占领的机场进行整理。10日之后,陆续有更多的飞机进驻宋卡和北大年机场,日军陆基航空兵的作战半径顺利覆盖了北马来半岛。

8日凌晨4时刚过,沉睡中的帕西瓦尔中将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电话里说,“国籍不明的飞机、可能是日本飞机侵入了新加坡上空,并在市内投下了炸弹”。

展开剩余73%

“这时已经用不着说‘可能’了,那无疑是日本飞机”。中将自言自语地放下听筒,又急忙钻进被窝里去了。

随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迅速起身拨通了一个电话,铃声吵醒了同样正在酣睡的新加坡总督。“咳,咳!我想你们一定会把这些矮子赶走的。”在得知日本人已经来了时,昏昏欲睡的申顿•托马斯爵士不耐烦地回敬了一句,然后打电话命令警察局长,兜捕当地的所有日本人。

轰炸新加坡的当然属于那些同样不甘寂寞的日海军航空兵,也就是松永少将麾下的第二十二航空战队。因为陆军航空兵腿短,暂时还够不到这里。8日凌晨4:00落下来的炸弹打破了狮城的宁静,也让那些习惯了享受和娱乐的人们知晓无情的战争已经降临。半小时前,战斗机作战指挥室就接到报告说,离新加坡220公里发现了国籍不明的飞机。指挥室一再打电话给民防指挥部,那里却无人接听电话。结果市内的明亮灯火就成了17架日军远程轰炸机寻找目标的最佳标志。管电源总开关的人把钥匙带走了,四处都找不到他,在整个空袭过程中,市区的灯火一直在闪耀着。

有3架英军战斗机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但是空军司令部迟迟不下达起飞命令。理由是陆军和空军配合夜间防空训练不够,高射炮部队很可能会误伤到自己人的。

日军的大多数炸弹投在了唐人街,炸死61人炸伤133人,大部分是华裔商人和锡克族的守夜人。唯一做出反应的是樟宜海军基地,那里的高射炮进行了反击,“威尔士亲王”号和“反击”号也开炮射击。但是没有任何一架日军飞机被击落,它们全部安全返回了西贡基地。9日下午,他们再次出动,轰炸和扫射了位于马来半岛中部的关丹机场。

日军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取得制空权除了自身的优势之外,还在于英军内部中出现了奸细。皇家空军第六十二中队中队长佰翠•汉南上校战前被日本人成功收买,成为颇为罕见的“英奸”。他不但向日军提供了马来亚北部英国空军的详细部署情况,而且还在日机攻击时积极为日军指示攻击目标。12月10日,汉南被英军拘捕带到新加坡。1942年2月13日,在新加坡沦陷之前的头两天,汉南被英国宪兵带入新加坡市中心示众,之后被带到海边处决,尸体抛入海中喂鱼。看来仇恨叛徒的心理对任何民族都是一样的。

8日上午9:45,位于新加坡英军司令部的帕西瓦尔中将皱着眉头,好象头晚没睡好的样子。他的手中拿着一张刚刚出版的《海峡时报》。副官送来一封加急电报,报告日军已在泰国的宋卡、北大年登陆和马来亚的哥打巴鲁三地登陆。中将随即来到了波帕姆上将的办公室。波帕姆有点意兴索然地告诉帕西瓦尔:“‘斗牛士计划’好像不行了啊!”双方于是开始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帕西瓦尔说:“将军,我相信当务之急是要求我军官兵和市民沉着,并迅速提升我们的士气。”

波帕姆上将对此深表赞同。于是针对新加坡遭袭后可能出现的恐慌,两人联名发布了一份措辞华丽的安民通告:

“我们已作好准备。我们早有警觉,有备无患,我们充满信心。我们防御巩固,武器精良。敌军何足惧?日本连年肆无忌惮地进攻中国已筋疲力尽。信心与决心,胆识与为事业献身的精神,必将鼓舞我们军队中的每一个战士。至于市民们,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或缅甸人,我们期望你们发扬东方人固有的美德——耐心、坚韧与冷静。这个美德必将有助于将士们取得最后和彻底的胜利!”

因为同时要被翻译成马来文和中文,所以这份通报早在八个月之前的4月份就已经拟好了,现在改都不用改就可以发表,真是未雨绸缪呀!——这个通告后来被历史学家称为“史无前例的充满错误判断的文件”。

同日的《海峡时报》上还登载了一首名为《马来亚新进行曲》的歌曲:

英国人呀,

马来人呀,

并肩一起保卫我们的国土吧!

自由的兄弟,

勇敢的战友,

我们的阵地,

已经准备好了。

起来吧,

马来亚的民众。

来吧,妇女们也排进战列,

含笑走向我们的岗位。

这道路是胜利的道路!

对面的山下司令官和辻中佐没唱歌也没喊口号,——现在还没到唱歌的时候,他们只知道埋头前进!到12月10日清晨,日军第五师团主力已转入西海岸越过泰马边境进入到吉打省境内,东路的佗美支队也从哥打巴鲁出发向着关丹方向攻击前进!

(图片:战斗中的英印第三军士兵)

战斧导弹的前世今生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