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邦兵败后成孤家寡人,为何分分钟便夺了韩信兵权

飘雪楼主的历史课
2017-04-21
+关注

翻阅刘邦的一生,可以看到他几乎一直在路上:当游侠的时候是在打打杀杀,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路上;当亭长的时候是在忙忙碌碌,奔波于上传下达的官路上;当逃兵的时候是在躲躲藏藏,亡命于芒砀山的羊肠小道上;干革命的时候是在寻寻觅觅,走在生死未卜的人生征程上;现在到了楚汉争霸的时候是在东奔西逃,提着脑袋逃窜在亡命的路上……



总结刘邦当皇帝之前的生活,一个“逃”字便可以概括。然而,看似东奔西逃、极为狼狈的刘邦,很多时候似乎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每到关键时刻,他都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没有谁能捉住他,包括战神项羽也不例外。

总的来说,项羽有三次绝好的机会拿下刘邦。第一次是在鸿门宴上,刘邦主动送上门来,项羽要拿下他易如反掌。但是,刘邦的花言巧语却迷惑了项羽,致使范增眼睁睁地看着刘邦被放虎归山。第二次是在彭城大战时,项羽率三万铁骑出奇制胜,致使刘邦的几十万大军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无奈之下,刘邦只好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撒腿就跑,结果在围追的过程中,项羽手下的丁公和季布等人却手下留情,让刘邦从眼皮子底下成功逃脱。第三次是在荥阳保卫战中,刘邦在苦苦防守之际,利用陈平的反间计拔掉了范增这个楚军军师,结果项羽化悲伤为力量,对荥阳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最终,刘邦在抵挡不住的时候,利用替身假投降而成功逃脱了项羽的魔爪,再次溜之大吉……

展开剩余76%



可以说,论逃亡无人能出刘邦之右;也正是因为这样,民间还给了刘邦一个响当当的外号:逃亡大师。

荥阳之战进行僵持阶段后,刘邦知道成皋是守不住的,所以干脆先逃一步。这一次,刘邦带着他的私人保镖兼“小车队长”逃向了修武。

刘邦之所以要往修武跑,是因为那里有两位重量级人物:大将军韩信和名士张耳。

其实,自从刘邦和项羽在荥阳进入拉锯战后,韩信就一直带兵在外扫除不服从刘邦的各诸侯国。灭魏平赵后,燕王臧荼也很识时务地归降汉朝,唯有齐地还在负隅顽抗。



韩信在听取了李左车的建议后,一方面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把大军驻扎在修武和齐地遥望,做出随时进攻的态势;另一方面采取恐吓威逼的方式,引导各种舆论对齐地施压,力争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刘邦这时都成了“光杆司令”了,他只能去找韩信。他带着夏侯婴跋山涉水到达修武后,天色已晚,两人没有直接去找韩信,而是在当地找了一家很简陋的旅馆住了一晚。

俗话说独在异乡为异客,委身于异地的小旅馆,刘邦自然是一夜无眠。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刘邦便带着夏侯婴前往韩信的大营,但却在大门口被士兵拦下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找谁?请出示有效证件。”守卫的士兵义正词严地说道。

“我是……汉王……”刘邦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你说什么,你是汉王?我还是你大叔呢!”士兵仔细打量着刘邦,见他蓬头垢面,哪里有一丁点王者之气。

“你,狗眼……”夏侯婴正要发作,却被刘邦及时制止了,他温和地说:“我不是汉王,我是汉王派来的特使。”随后,他从身上摸出来一张相关的印符。

刘邦亮了证件,士兵验明真伪后,便没有不放行的理由了。到了营内,刘邦开始亮剑了,他直接收缴了韩信的兵符。整个过程出奇顺利,因为韩信太配合了。

平白无故被收了兵符,韩信为什么连一句疑问都没有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当时还在睡觉,还没起床。



韩信睡得正香,刘邦取他的兵符自然轻而易举了。刘邦之所以这么做,原因有三:

第一,刘邦自卫的需要。多年的逃亡经历让刘邦变得十分谨慎,可以说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虽然韩信是他亲手封的大将军,但本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原则,此时他落魂如斯地逃到这里,自己人也不可不防啊!更何况,现在修武除了韩信这个主帅外,还有张耳这个二号首长。张耳自从在内耗中成功灭掉陈余后,声名扫地,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这样不念旧情的人你想不防都难啊!

第二,刘邦自强的需要。弃成皋而逃,刘邦走得太匆忙太慌张了,只带着贴身保镖夏侯婴,把自己的家底和老本就丢掉了,手下的士兵也都四散奔逃。在战争年代,手下没有士兵寸步难行,只有拥有可供自己亲自指挥的军队,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第三,刘邦自爱的需要。刘邦这次弃成皋而逃,虽然是形势所逼,但行为还是不太光明磊落。其实,刘邦对自己的人格魅力还是有自信的,他相信手下那些良臣猛将很快就会像跟屁虫一样追到这里来,不过他们心里肯定会充满怨气。如果自己拥有韩信的军事指挥权那就不一样了,有了这么多士兵做后盾,他就可以向众将展示超一流的组织能力和号召能力。属下们自然又会对他服服帖帖的。

总而言之,刘邦巧夺兵符,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获取权力。拿到兵符后,刘邦马上把营中各大将领召集过来,把他们的头衔和职位都稍稍调动了一下,然后分派到各营中去,瞬间便完成了对这支军队的大洗牌。



干完这一切后,后知后觉的韩信和张耳终于从睡梦中醒过来。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两人吓得冷汗如雨。关键时刻,两位将领强压着惊恐和愤怒,马上跑来诚恳地向刘邦请罪。

“你们的防备太松懈了,巡逻的人数明显不够,”刘邦开始给这二人上政治课,“这样敌人来偷袭就不妙了。再说太阳都照屁股了,你们两个主帅却还在睡觉,连兵符这样重要的东西都乱丢乱扔,搞不好连脑袋都是会搬家的。”

上完政治课后,刘邦做出决定:张耳率本部回赵地镇守;任命韩信为相国,招募一批兵马,日夜操练后迅速攻齐;而驻守在修武的士兵全都留下来归他自己管理。



刘邦就是刘邦,他的小算盘打得就是好。张耳去赵地,可以镇住那里不时发生的小暴动,也可以和他形成掎角之势,这在战略上很重要。韩信就可怜多了,他的兵都被刘邦夺去了,如今只能重新招兵买马,重新操练,最后还要以最快的速度去平定齐地。

我们不得不佩服刘邦,他果然料事如神,那些随后跟风而来的众将们,本来个个都窝了一肚子的火,无不在心里埋怨刘邦薄情寡义,但看到他一夜之间又兵强马壮,拥趸甚众,无不对他刮目相看,打心眼里对这个流氓主子多了一分敬意。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