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非正常事件

手机搜狐

SOHU.COM

No.399 吴飞 | 自然与文明之间的人伦

作者简介

吴飞,1973年生于河北肃宁,2005年获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礼学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基督教哲学、人类学、中西文化比较、礼学等,著有《浮生取义》(2009)、《心灵秩序与世界历史》(2013)等。

从五四时期的人伦批判以来,很多中国人在问:为什么中国会有如此压抑人性的人伦纲常?似乎西方人并没有这些人伦。但在对西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之后,我们却发现,西方人不仅同样重视人伦问题,而且无论在最经典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那里,还是最现代的弗洛伊德、列维-施特劳斯那里,人伦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而人伦问题的重中之重,总是脱不开父子、夫妇、君臣这三对基本关系,对社会和政治架构的讨论,都离不开这三条最基本的线索。阅读西方的现代小说,观看美国的影视剧,我们也很容易就能体会到人伦问题在西方人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位置。

没有哪个文明不存在家庭问题,不存在夫妇父子关系。也没有哪个国家从一开始就是民主制的,君主制是人类文明共同经历的过去,即使像美国这样完全人造的国家,虽然其制度表面上是民主制,但当初的很多国父都不认为这种体制是古典意义上的民主制,放在古典政治哲学的框架中,美国政体和罗马帝国一样,是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相混杂的帝国政体,更何况它本身就是诞生于英帝国的母体当中的。不了解君主制的历史和道理,我们也就很难理解今天普遍的民主共和制度;不了解家国之间的人伦关联,我们也很难实现超越性的人类文明。这使我们不得不叹服张文襄公一百多年前的判断:“西人礼制虽略而礼意未尝尽废,诚以天秩民彜,中外大同,人君非此不能立国,人师非此不能立教。”[1]因此,开头的那个问题并没有提对。

我们可以进一步把这个问题修正为:中国人为什么会以如此这般的方式看待人伦纲常,它为什么会变成压抑人性的?这个提问方式就好一些了。而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首先要回答:西方人是怎样看待人伦纲常的?人伦问题在西方的思想中可以有怎样的形态?

本书就循着这个问题,勾勒了从亚里士多德到梅因所描述的同心圆结构,发现它在某种程度上非常接近差序格局的结构,而非费孝通先生所说的团体格局;中西之间所共通的普遍问题,似乎并没有我们起初认为的差距那么大。从社会现实的层面说,西方人对人伦关系的重视超乎我们想象;但从其哲学思想上看,西方文化又确实没有发展出中国思想中这样基础性的人伦学说。一方面,人伦关系渗透在人类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另一方面,西方的哲学发展经常将这至关重要的人伦关系置于理论思考之外。这两方面的作用,使西方思想传统中有着探讨人伦问题的巨大张力,所以当我们所讨论的这些现代思想家重新面对人伦问题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些骇人听闻的命题:母权社会、乱伦禁忌、弑父娶母。这三个命题,都使西方思想中的人伦张力以极端的方式呈现出来,甚至反映出现代人类文明语境中人伦的全面解体(但现实生活中尚未解体)。这种解体究竟是好是坏,本书不作评价,但我们更关心的是,人伦背后的实质问题是什么,西方文明对这个实质问题的回答是怎样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