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与艺术沾边 · 99》谁能屙出钱来?

静笃君按:美国说唱歌手艾米纳姆在《就像玩具兵一样》中唱道:“一步步,心连心,左右左,我们像玩具兵一样倒下;一点点,被击垮,永无胜,战争却仍为我们这些玩具兵而发动。”想来,这样一名“像玩具兵一样”的大兵,定是“士兵王”腓特烈•威廉一世的最爱,因为在他看来,战士就应该“种在地里”、“如玩具一般直蹶蹶”。

“傻出!”——只要大臣的奏章一提要钱(比如在波美拉尼亚修路需要拨个款什么的),腓特烈·威廉一世(1688-1740)就会如此批示。难怪后世史家会说:只要大臣一提钱,“士兵王”就会立马变成一只“强硬的狗”,时刻准备咬人。

▲ 油画《腓特烈·威廉一世肖像》(1733年后)

A. Pesne (1683–1757)作

现藏于德国历史博物馆

“士兵王”并非生性吝啬,他只是一反其父王提倡的奢靡之风,要在普鲁士宫廷中推行斯巴达式俭朴。但他只对一桩事业极尽“豪奢”,那就是军队建设。“士兵王”曾先后两次为柏林图书馆捐赠购书费:分别是4个塔勒和5个塔勒(这件事一时传为笑谈),而他每年拨给普鲁士军队的费用是600万塔勒。可以说,“士兵王”把在生活艺术文化等领域省出来的钱全部用于建设军队了。

这还不够,他更深恨自己屙不出钱来!据传腓特烈·威廉一世曾对一位向他请求怜悯抚恤的寡妇答说:“很抱歉,我无法给予您经济上的援助,只因我身为普鲁士国王,要供养千万精勇,而我自己和您一样——屙不出钱来啊!”

“士兵王”对艺术投资之小气显然并非因其缺乏“艺术细胞”,您看,他用他那握枪的大手画出了现代派艺术风的自画像,开创了普鲁士野兽立体印象派画法(此处[偷笑]一百下)

▲ 油画《自画像》(1737)

腓特烈·威廉一世 (1683–1757)作

现藏于德国历史博物馆

这位生活极简的国王,甚至没有一个情妇,这完全不合当时欧洲贵族圈的规矩啊!

“士兵王”一生中唯一的女人:他的表姐兼王后索菲亚·桃乐西娅(1687—1757),这对表姐弟共育有七子七女

▲ 油画《普鲁士王后索菲亚·桃乐西娅像》(1737年)

A. Pesne (1683–1757)作

现藏于柏林夏洛滕堡宫

腓特烈·威廉一世(1688-1740)与一切强者一样,是个极度自律的人。他事必躬亲,每天早上三点到五点之间,你必可见他穿着笔挺军装,坐在办公桌前批阅奏章。如果“士兵王”知道万里之外的北京,有位和他同样夙夜忧勤的皇帝——雍正(1678-1735),定会发送二维码求加好友。

雍正更厉害:野猪算什么,我们直接打虎!

▲ 油画《雍正帝行乐图》(局部)

清 宫廷画家绘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当腓特烈·威廉一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显示出了杰出的“军事经济头脑”。那时,他的父王——普鲁士王国的首位君主腓特烈一世——把“国王的伍斯特豪森宫”(也就是后来的“士兵王吸烟会”举办地)及其周边村庄赐给了他,在接受父王礼物之后,他就迫不及待亲自清点核算了宫殿及村庄的资产,用其盈余购买了一批青年士兵,然后立马开始在宫殿花园练兵。当时腓特烈·威廉一世只有十岁。

▲“士兵王”九岁时猎获的野猪(标本,1721年)

现藏于柏林自然博物馆

他的父王腓特烈一世(1657-1713)生活奢靡,处处与法王路易十四(1638-1715)攀比。腓特烈·威廉一世对父王奢靡生活的憎恶源于青年时期受到的心理打击。那时他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小伙,亲眼见到父王为了筹钱,将普鲁士军队租给奥地利和英国,无数英勇的普鲁士战士为了他国利益战死沙场。再加上那场席卷东普鲁士的瘟疫,由于父王豢养在宫里的文臣腐败无能而导致二十五万普鲁士人民被瘟疫夺去生命。青年腓特烈从此对其父王推崇的那种奢靡的宫廷生活与腐化堕落的文官系统深恶痛绝,发誓要将普鲁士尚武精神发扬光大,让那些耽于享乐的佞臣从宫廷中的贵要变成小丑。

虚荣的普鲁士王腓特烈一世处处与法王路易十四攀比

▲ 油画《普鲁士王腓特烈一世像》(1713年之前)

A. Pesne (1683–1757)作

现藏于柏林勃兰登堡州普鲁士宫殿花园基金会

那么,这位“最普鲁士的普鲁士王”即位之后放的第一把火是什么呢?且听下回分解。

下期预告:爱将军不爱将军罐

博物馆,社会生态系统中的最高配置。

——马未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