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餐饮人的苦 不干你永远不懂……

来源:央广网

早出晚归,客流不少,但一到月末结算发现不赚反亏,那是一种怎么的忧伤?

何厚德在北京开了两家湘菜馆“湘和一品”,结果发现这比他的老本行出版销售还要难,不仅辛苦,而且钱很难赚。

何厚德:我的主业是做图书出版销售的,因为图书这块也是2012年、2013年开始不景气,我想转型,2014年就开始做餐饮业,没想到这个餐饮业的坑更深,当初想的很好,但是实际上你真正来经营来了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工资在涨,物价在涨,但是我们的菜价始终就没涨。这两年总共亏了100多万吧。

何厚德的两家门店分别位于朝阳区的甜水园和丰田区,他感觉自己已经找到门道,一边积累经验一边经营新店,争取在今年能实现盈亏平衡。何厚德说,每天人流量很多,服务员也很忙,外行人觉得很赚钱,但实际上苦只有行内人知道。

圈子共鸣

@ 小丽:我从江苏来到北京,想做餐饮,听说一年至少能赚30万。我和三个姐妹想做姐妹私房菜。主打麻辣小龙虾纯手工,但在谈门店时就发现房租居然那么贵。我们放弃了门店的想法,现在做外卖。

@秀智:三年前义无反顾进入餐饮行业(就一小面馆)从血本无归苦苦撑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至少要做好亏本三年的准备。

@阿生:选址很痛苦,好的地方贵,便宜的地方每人!选人更痛苦,服务员,传菜员,前台人员,后厨人员,库管,规模大的话还有服务组长,传菜组长,厨师长,前厅经理.....你还想做这行吗?

来自四川的老郑年轻时在北京学厨师,在其他连锁餐饮集团工作了几年后,他决定自己开店,从一家店干到了三家店+中央厨房。

老郑:每天中午白领的就餐时期,我们餐厅人都挤不进去,还有很多的外卖,生意就是不火也能坐满。我想做一个自己的品牌,等我的品牌做起来,做稳定了以后再去做加盟。所以有钱就去投店,第二家店就是我们第一个店挣的钱还有我跟亲戚朋友借来的钱。

房租、人力、耗损让很多小餐厅头疼,老郑算了笔帐:

老郑:我的餐饮在写字楼里面租一百平米左右的房子,三万一个月,装修、开业我估计60万起步吧,餐厅折损的很厉害,只够了五年,装修费投资一年就12万,,人员你还得管吃、管住,北京宿舍也贵,现在地下不能住,楼房的房租也很高。每个月人工成本10万。做餐饮是非常有特殊性,中午生意好,下午没人,逢年过节也没人吃饭,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火,但实际上真的很难。

老郑说,不仅难赚钱,而且餐饮行业流动大,人员非常难管理,很累心。

老郑:门槛很低,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因为这个工作很好找,我们餐饮一般都没有签合约,就是工资加奖金。我感觉舒服就干不舒服我就不干了,我不高兴了,打个招呼就可以不干。餐饮最头疼的就是找人,我几乎天天都在求人、找人,陷入了恶性循环。

房租涨、工资涨,就是餐标没办法涨,这是所有餐饮人心中最大的抱怨。入不敷出,生生坚持了两年多后,老郑决定关店,他把房子抵押向银行贷款给供应商、员工、房东结清欠款。

老郑:心累,体力累,从早做到晚,老怕出事,要注意餐饮的食品卫生,神经老是在绷着。每到月底的时候交房租、开工资的时候就非常头疼,员工宿舍、买厨具、餐具、工作服乱七八糟,投资比较大,还没干的时候就上百万扔进去了。投店的时候都很兴奋,开业就很痛苦,和朋友说我在北京有店,说的很兴奋,但干起来很痛苦。

你在餐饮行业觉得最苦的是什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