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辽宁创“十四年抗战”纪录:庄河农民斩杀“日本少将”

阿松侃史
2017-04-21
+关注

辽宁创“十四年抗战”纪录

庄河庄稼汉手持大刀长矛斩杀日军少将

引文:

2017年1月3日,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下发文件,要求在中小学教材中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凡有“八年抗战”的字样,一律改为“十四年抗战”,教育部要求对各级各类教材进行修改,在2017年春季教材中全面落实。这一重要修订,使此前大量被湮没尘封的抗战史实重见天日,尤其是东北地区各路抗日义勇军的英雄事迹,终获续补与弘扬。这其中,1932年底庄河大刀会斩杀日军少将森秀树的“大城子之战”,格外引人注目。森秀树,是“九一八事变”后侵华日寇在华阵亡的第一个将级军官,身为被民间武装击杀的日军将官,纵观整个中国抗战史,仅此一例!

在中国14年抗战史上,第一位阵亡于中国战场的日军少将森秀树,为辽宁庄河民间武装斩杀,仅此一例(《庄河记忆》编辑部供图)

正文:

展开剩余92%

01

大刀会历史:由“反清复明”到“抗日救国”

大刀会,是始创于清代的民间武术团体,又称金钟罩。因其成员练武时携带大刀而得名(也有说法称其练武时在场内横置大刀一口而得名),严格地说,一度声势浩大的义和团不过是大刀会的一个分支。

大刀会最初的口号是“反清复明”,清朝灭亡后,大刀会基本变成了民间自卫性质的武装。特别在东北沦陷期间,当地的大刀会和红枪会等武装,在朴素的爱国情感和保境安民思想的支持下,很多演化为所在地的抗日力量,庄河大刀会就是这样一支队伍。

“九一八”事变后,各路抗日义勇军于辽宁各地风起云涌,庄河大刀会也应运而生。这支民间抗日武装的前身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58路军,本该与活跃于辽东、辽南的邓友梅的第28路军,刘景文的第56路军,刘同先的第40路军并肩战斗,怎奈其领导人刘震青抗战意志动摇,最终归顺日伪政权,使这一支抗日武装胎死腹中。第58路军的夭折,催生了另一支抗日组织——“庄河大刀会”的诞生。

2

亦民亦兵 庄河大刀会威震辽南

庄河大刀会的重要领导人鞠抗捷(1909~1991)原名鞠仁卿,字元善,曾用名康节、康杰,1909年5月26日生于庄河光明山(今庄河市光明山镇郭屯村)—个殷实农家。“九一八”事变后的第四天,就读于奉天高等警官学校的他,匆匆返乡,走上抗日道路,投入刘震青麾下。为争取外援,鞠抗捷自告奋勇提出赴北平联络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军事部副部长、自己昔日的老师熊飞,替刘震青取得名正言顺的抗日武装委任状。1932年5月,鞠抗捷与一名北大学生倪中立,带着刘震青赠予的60元路费奔赴北平,因熊飞奔波于辽西前线,双方直到1932年8月才得以会面,鞠抗捷向熊飞汇报了庄河抗日武装的情况,获得了任命刘震青为第58路军司令的委任状。

庄河大刀会领导人之一的鞠抗捷(《庄河记忆》编辑部供图)

当鞠抗捷冒着巨大风险将委任状带回庄河后,方知刘震青已投降日伪,率一营部队驻扎于庄河长隆德地主庄院中,备感失望。虽然刘震青接到委任状时口头表示“要继续抗日”,但鞠抗捷已决定改换门庭、另寻出路了。

这时,原刘震青部下华春盛因不满上司投敌,返乡成立了庄河第一个大刀会组织——长岭团,誓与日寇血战到底,不少人慕名来投,华春盛便从大连请来一位叫麻忠奭(shì)的师父,教习会员练拳法、刀法,练“金钟罩”功夫。

1932年10月某日,是庄河大刀会组织一个标志性的时刻。十余名分团首领,在长岭腰岭村华俊英家中开了一个会,会上确定了大刀会的正式名称——联庄自卫团,以“驱逐日寇,光复中华”为宗旨,同时选出领导人:郭殿政担任总团长、倪元德为副总团长、鞠抗捷为总参谋长,团部设在半截塔村,并制定严格纪律:不打骂百姓,不贪抢民财,不污辱妇女;服从总团调遣,听从首领指挥,与敌作战只许前进不许后退;成员平时各归各家,白天务农,晚上集体习武,战时凭鸡毛信传令集合。

庄河位于辽东半岛中部,紧邻日本关东军控制的“关东州”,即日本从清廷强租的大连旅顺,日军势力十分强大。“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于1931年9月从安东经大孤山向庄河进攻,守军未发一弹便逃之夭夭,庄河县城不幸沦陷。不过,日寇虽然占领了庄河县城,但对周边的广大农村却未能有效掌控,不堪亡国奴命运的庄河百姓在“大刀会”的领导下高举抗日义旗,至1932底,“大刀会”发展到了三千余人,控制了庄河县一半的地区。这支由“亦民亦兵”的庄河百姓组成的大刀会,手持原始的大刀长矛,居然惊碎敌胆、威震辽南!

3

激战土城子 大刀会手刃日本悍将

眼见庄河大刀会点起的抗日烽火愈燃愈烈,心急如焚的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赶忙派靖安军从瓦房店奔袭庄河,围剿大刀会,带队的军官是森秀树大佐(死后被晋升为少将)。这支“靖安军”的番号是“奉天暂编骑兵第一旅”,官兵佩戴印有番号名称的红袖章,也称“靖安游击队”。

森秀树目空一切,根本没把手持原始冷兵器作战的大刀会放在眼里,此人在行军途中见附近风光秀丽,遂令大队继续赶往庄河,自己则在附近留宿一夜,声称要“欣赏一下当地风光”。此时,随同他的仅有160名骑兵,要命的是,这些骑兵多为首鼠两端、战斗意志不强的伪军,关键时刻,真能豁出命来作战的人,寥寥无几。

1932年12月15日,森秀树率部驻扎在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土城子屯(今庄河太平岭乡土城子屯)。有人说,土城子这个地方对日本人不吉利,甲午战争时,清军总兵徐邦道就曾这里击溃了日军进攻旅顺的先头部队,这也是甲午陆战中清军取得的为数不多的胜利之一。到了抗日战争时,此地又成了日军少将森秀树的殒命地。

1932年12月14日,大刀会邱家沟团团长娄安恭截获了日军来袭的情报,立即报告,大刀会随即做出予以攻击的决定,当日向各分团发出了鸡毛信,约定15日以北、南两路向旋城子、王家屯集结,分别由郭殿政、鞠抗捷组织带领。15日傍晚,郭殿政派娄安恭领几人化妆侦察,探知日伪军已进驻土城子村,分别住在地主寇福昌的大院和一个外号叫王大眼的农户院落中。预定是旋城子与王家屯两处队伍会合后向土城子进军,但因南路王家屯那边个别分团行动迟缓,人未到齐,未能按约定时间赶到会合地点。时间不等人,郭殿政遂下令北路旋城子方面的队伍单独出击,北路队伍主要由邱家沟团、小峪团、刁桥团、马道口团、李洞子团和四道沟团组成,计500余人,经数小时夜行军,于15日晚上十一点多到达土城子。大刀会会众都是当地人,熟悉地理,数百人手持大刀长矛,神不知鬼不觉地包围了土城子屯,趁夜突然对已经睡熟的森秀树部发起攻击。

当时,小峪团作为先头团,在团长孙云卿带领下率先向寇福昌大院冲杀,在院落外围扎营的日军骑兵惊慌失措,未及还击便仓皇向村外逃去,丢下了许多马匹和枪支。院内的日军惊醒后,在森秀树的指挥下,将机枪架到屋顶开始朝外扫射,大刀会出现了伤亡。

见一时无法攻入,大刀会战士避退到一侧等待时机。果然,森秀树以为对方已撤,带着四个部下走出院门观察。瞬时,喊杀声又起,大刀会战士们一拥而上,刀枪齐下,将森秀树的四名部下斩杀。森秀树挥舞着战刀顽抗,本欲退回院内,但其部下已如惊弓之鸟,紧紧锁闭院门,将逃命的森秀树关在门外。1980年,当年参加战斗的大刀会战士刘成章回顾道:“老鬼子(森秀树)很有力气,把孙振文(此战牺牲)的矛子都夺去了,他顺着院墙跑,后来想爬墙翻回院里,叫大伙一顿巴伙扎死了……

现存于今辽宁庄河寇福昌大院正房墙上当年激战留下的弹洞(《庄河记忆》编辑部供图)

另有数位大刀会老战士在世时回忆,都提到“鬼子官儿”穿着一件铮亮的背心,扎枪扎不透的事。当时,盛传森秀树能耐不小,“刀枪不入”,实际上,不是森秀树刀枪不入,而是他当时穿着钢制的防弹背心,这防弹背心是日军使用的第一代“防弹服”。“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设在东北的“满铁株式会社”曾经制造过一批用于护身的钢制装具,给参战的公司职员使用,后来也供给日军。这种“防弹服”由轻薄钢板制成,并不能防御子弹的穿透,但对抗击冷兵器的碰击和爆炸弹片的杀伤,还是有一定效用的。这种防弹服,日军曾在东北战场和淞沪战场上使用过,我国的抗战史料中对这种“奇怪的装备”也多有记载。

不过,穿上防弹服的森秀树落单后仍难逃一死,他的上半身有防弹服护体,下半身却无丝毫防护,大刀会战士捅不穿他上身,就用长矛刺他的臀部,森秀树此时正准备越墙逃命,被扎后惨叫落地,被冲上前来的大刀会战士挥手一刀,人头落地!

土城子战斗一直打到次日黎明,鞠抗捷率领的南路队伍也陆续赶来,但因敌军火力太猛,寇福昌大院迟迟攻不下来。郭殿政带领最早参战的一部分大刀会先行撤走,不久又有外围布下的暗哨来报,敌人派兵前来增援了,有三辆汽车,鞠抗捷、娄安恭才带队撤出战场。

此役,大刀会击杀日军大佐森秀树、骑兵上尉木下谦一郎、骑兵上等兵张恩和李德全、骑兵一等兵张民(后三人系伪军),缴获战马20余匹,枪支10余支,战斗的影响极为深远,备受民众赞誉。经此战,庄河大刀会声名远播,令敌闻之胆寒。

在这次战斗中,大刀会付出了牺牲9人(一说12人)的代价,因为夜间作战和撤退匆忙,未及收拾尸首,次日敌军报复,将牺牲战士头颅割去,悬挂示众。另有两名百姓被疑为大刀会成员惨遭杀害,其中之一是王大眼的三弟王君令,因婚后不久扎着红腰带,便被当做刀会的标记而错杀。

4

“靖安游击队五勇士”碑 日本侵华罪证

1938年,伪警察协会与协和会屈膝于日寇,于该年9月18日为森秀树等战死的侵略者在土城子村头立了一块“靖安游击队五勇士”碑,正面的碑文是:靖安游击队五勇士战死之地;背面用日文交代了背景情况;左侧刻有被杀的两名日军及三名伪军的军衔、姓名;右侧刻有以下字样:康德六年九月十八日警察协会、协和会建立。

据见过此碑的于永浦老人介绍:“当年日本人的碑立得讲究着呢,外围有用松木修葺的4米见方的栅栏,栅栏有门,向西开,朝着老官道的方向。碑下面有座,座下面还有用石头垒的两三层的台子。不过后来解放了,记不清哪年,这碑就被推倒扔到了生产队的猪圈里,躺了老长时间,我们小时候净在碑上爬上爬下地玩儿了。”

此碑是日本侵华的罪证,1950年被当地群众推倒,之前,这块碑的碑身与碑座是分离的,碑身被庄河县文化馆收存,现存于旅顺历史博物馆,碑座被仍在老乡家的院里。碑座是一块不大起眼的中间有个凹槽的土黄色花岗岩石墩,其侧立面上刻有这样一行文字:大日本熊本县、大日本千叶县、大满洲铁岭县、大满洲法库县、大满洲铁岭县,依据碑文内容判断,应为五名被杀日伪军的籍贯。

2012年,当时还在庄河文体局工作的张德军和王长远听庄河市民间故事传承人白清桂说碑座在土城子一户老乡家里时,两人即刻就赶了过去,为回收碑座前前后后跑了三趟,开始老乡不愿意给,好说歹说,还请村干部帮忙做了工作,花了2000元才把这个碑座赎了回来。

当年大刀会与日伪军激战的寇家大院以前是极规矩的四合小院,现在唯一留下的只有翻修过的一排正房了,正房西边的小偏厦曾是当年的土炮楼所在地,森秀树就是在那个地方被捅死的。

5

民间武装斩杀日本少将 中国抗战史绝无仅有

日军在中国战场战死的少将级以上军官共50人,此外,阵亡后被晋升为少将的军官有3人,这其中均无森秀树的名字,主要原因是,以前宣传的是“八年抗战”,时间的限定,导致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37年卢沟桥“七七事变”这六年间的抗战事迹被淡化忽略,一些重要史实未予以及时整理。

庄河大刀会斩杀的日军少将森秀树,是“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华阵亡的将级军官第一人,且此人是被辽宁民间武装击杀的,而此后阵亡的日本将官均死于中国正规军之手,因此,庄河大刀会的抗日战绩堪称独树一帜,可谓空前绝后!

4-职业能力梳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