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横店龙套生活揭秘:想成周星驰,却是“小鲜肉”替身

横店的街巷

每天都在接纳蜂拥而至的年轻人

他们梦想从演艺圈最底层登上圣殿

横漂揭秘

如果横店只剩最后一名群演,很可能就是那位叫“格子”的人。

结论来自横店演员公会,这个龙套演员等戏的临时场所。

“格子”在横店街巷,旁若无人

今年3月末,当“格子”穿戴着印满黑白格子图案的围巾、T恤、短裤、袜子和板鞋,并将同样风格的床单披在身上,拖一部小型音响,手握话筒,哼唱粤语歌曲闯进横店影视城的时候,他就在这个“中国好莱坞”出名了。

有人说,在年轻群众演员竞争愈发激烈的横店,“一个已经27岁,长相磕碜、演技拙劣”的人,永远也别想成为明星,除非所有的群演都当了明星。也有人说,哪怕所有的群演都放弃了,这个“已经27岁,长相磕碜、演技拙劣”的人还是会坚持。

有围观者笑他。“格子”佯装听不见,他把滑落的墨镜往上推推,继续唱。在他记忆中,这样面对面的奚落多到数不清。

但也有支持者。抨击“天价片酬小鲜肉”的余音,最近绕到了这座影城的群演当中。舆论漩涡里,横店的低片酬青年群演,“还没红就要和老戏骨拼演技”,尽是无奈。因此,看到“格子”在步行街被城管和保安驱离时,几百名年轻群演,居然手拉手,护送他往外走。

一夜轰动横店的“格子”,刺激着整个影视城的神经。这里的街巷,每天都在接纳蜂拥而至的年轻人,他们梦想从演艺圈最底层登上圣殿。然而,相比以往得到的包容和鼓励,年轻人说“现在听到更多的是怀疑”。

有人仍在坚守,有人不知所措,有人放弃淡出。每位群演,心里都有一个自己的横店。

我是演员

最初,横店人把“格子”看成最普通的年轻“横漂”。这样的“追梦人”,在横店常年保持在3500人以上。但自从3月28日横店清晨的宁静被他打破后,人们开始觉得“格子”有点不简单。

27岁的“格子”说自己是“流动”的演员。从成都出发,在拥挤的绿皮火车车厢里,披着黑白格子床单一路奔走高歌,再转大巴,拎着只装了两套衣服的行李,历经近20个小时的跋涉,来到完全陌生的横店。他唯一值钱的随身物品,是一台黑色的小型拉杆式音箱,重量不到10公斤,装着两个轮子,上面用透明胶带贴着一张白色长纸条,印着“中国格子”。

“神经病。”这是“格子”开嗓时收到的第一条评论。在横店住了10年的吴颖春,见过许多着装怪异的演员,但从未看到过这样“五毛钱特效”的装扮。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