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手机搜狐
SOHU.COM

匈牙利科学家发明抗动脉粥样硬化疫苗

医心国际
2017-03-26
+关注

匈牙利科学家发明抗动脉粥样硬化疫苗

原文标题:Anti-cholesterol antibodies (ACHA) in patients with different atherosclerotic vascular diseases and healthy individuals. Characterization of human ACHA.

(PMID:11369013)

摘要 / Abstract

在动物身上进行的实验已经证明,抗胆固醇抗体(ACHA)在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中起着保护作用。尽管抗胆固醇抗体存在于健康人的血清中,但却没有这种抗体在人类疾病中使用的可利用的数据。我们用酶免疫测定法在600名患有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疾病的患者,57例控制组患者(患有冠心病却未做冠状动脉造影术),以及218名健康人中测定了IgG型抗胆固醇抗体的血清密度。这600名患者中有86例外周闭塞性动脉粥样硬化患者,146例脑血管疾病患者,341例接受过冠状动脉旁路手术的重度冠心病(CHD)患者,27例未接受旁路手术的心肌梗死患者。 测试结果显示,参加测试的所有人的血清中都含有抗胆固醇抗体。人的抗胆固醇抗体与固相胆固醇的结合是不需要血清辅因子的, 它可以通过低密度脂蛋白的剂量依赖性来抑制结合,也可以通过从人血清中进行低密度脂蛋白 / 超低密度脂蛋白制剂来完成。与健康人相比较, 外周闭塞性动脉粥样硬化患者和脑血管疾病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相当低。相比之下,冠心病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明显很高。在冠心病患者和控制组患者的血清中发现的IgG型抗胆固醇抗体的亚型分布和结合效率没有什么差异。因此,我们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抗胆固醇抗体含量生产的高低可能与不同的动脉粥样硬化血管疾病相关联。

展开剩余92%

1、引言 / Introduction

虽然在1925年首次描述了胆固醇的抗原潜力,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内却没有对胆固醇可作为免疫原性分子的概念进行过描述。 然而,1989年在对小鼠和小兔子进行的实验中发现,富含胆固醇的无蛋白质脂质体制剂能诱导抗胆固醇抗体的产生。最近我们组在对兔子进行的实验证明,这些抗体在由富含胆固醇的饮食诱导的动脉粥样硬化中起保护作用。阿尔温和他的同事描述到, 几乎每个健康受试者的血清中都含有不同量的天然存在的IgM型和IgG型抗胆固醇抗体。 尽管有了这一发现以及抗胆固醇抗体在人类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中的假定性保护作用, 但却没有这种抗体在人类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疾病或其他任何的疾病中使用的可利用数据。因此,我们决定对患有任一种(共三种)动脉粥样硬化疾病的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进行测量,并将其结果与在健康人中发现的水平进行比较。

迪克斯特拉证明与胆固醇的3β-羟基以及与其结构相似的类固醇进行反应多克隆和单克隆小鼠抗体的,具有能与人类超低/中等密度脂蛋白(VLDL / IDL)以及低密度脂蛋白(LDL)结合的能力。迄今为止还没有进行过于人类抗胆固醇抗体的特征的类似研究。此外,众所周知,大多数抗磷脂抗体需要借助血清辅因子,β2-糖蛋白-I来和固相心磷脂进行结合。因此,在本论文中,我们研究了人类抗胆固醇抗体的特异性,人类体脂数、以及其与血清因子需求的反应。

2、资料和方法 / Materials and methods

2.1个体血清样本

2.1.1外周阻塞性动脉粥样硬化的患者

动脉粥样硬化的患者(其中有58名男性/ 28名女性,年龄在39-78岁之间,平均年龄:58岁)。 接受了血管成形术的患者(对于大多数患者而言,需要进行定向粥样斑块切除术和人工移植术)需要再一次接受手术,这是因为在第一次接受血管成形术后的5年内血管变得再次狭窄了。我们是在第一次手术后的5年内抽取的血清样本。

2.1.2脑血管疾病患者

我们测试了146名患有脑血管疾病(CVD)的患者。(其中有70名男性/ 76名女性,年龄在40-92岁之间,平均年龄:69岁)。我们的血清是从20名因短暂性脑缺血发作而住院的患者, 111名因缺血性中风而住院的患者和15名因出血性中风而住院的患者体内抽取的。 缺血性中风分为四种类型的脑梗死.

2.1.3冠心病患者

我们测试了341位患有严重冠心病(通过冠状动脉造影和稳定或不稳定型心绞痛的临床体征,心电图异常等确定了血管的狭窄)的患者(其中有259名男性/ 82名女性,年龄在35-78岁之间,平均年龄:58岁)。所有的患者都通过心内直视手术接受了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血液采集是在术后第一次随访(术后6个月)的患者,以及在6个月后恢复的91名患者中完成的。

我们还测试了27名患有心肌梗死的患者(其中有17名男性/ 10名女性,年龄在30-88岁之间,平均年龄:63岁)。我们的血清样本是在出院后的1-3个月的患者身上采集的。这些患者都没有接受过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

2.1.4控制组患者的血清

2.1.4.1控制组患者

我们的血清样本是从135位的献血志愿者(其中有70名男性/65名女性,年龄在19-68岁之间,平均年龄:49岁)和83名健康的老年人(其中有30名男性/53名女性,年龄在59-84岁之间,平均年龄:70岁)中提取的

2.1.4.2健康受试者

我们的血清样本是从135位的献血志愿者(其中有70名男性/65名女性,年龄在19-68岁之间,平均年龄:49岁)和83名健康的老年人(其中有30名男性/53名女性,年龄在59-84岁之间,平均年龄:70岁)中提取的

2.2试剂

我们使用了不同的固醇类物质来作为检测抗胆固醇抗体的抗原。这些固醇类物质有Sigma旗下的5β-胆甾烯-3β-醇(胆固醇),5β-胆甾烷(粪醇)和5,7,22-胆甾三烯-24β-甲基-3β-醇(麦角甾醇)。我们在一些实验中使用了从健康献血者身体中提取的混合血清(IgG密度为11.8g / l,类风湿因子和免疫复合物呈阴性)以及从混合人血浆中精炼提取的IgG制剂(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免疫球蛋白冻干粉,50mg / ml)。

2.3从采集的血清中分离低密度脂蛋白和超低密度脂蛋白

将含有0.1mM的乙二胺四乙酸和0.1%的叠氮钠的新鲜的混合人血清以及密度是1.063的溴化钾进行混合。 将密度是1.063 溴化钾(在水中)层叠到血清上,然后通过每分钟转数为48000次(100000×g)的超速离心机离心24小时。这样超低密度脂蛋白/低密度脂蛋白的数值就会慢慢的分离出来。它们的脂蛋白密度是通过Lowry测试测量出来然后用于抑制试验中的。为了从超低密度脂蛋白 / 低密度脂蛋白数值中分离低密度脂蛋白来, 我们将密度为1.006的溴化钾溶液层叠到超低密度脂蛋白 / 低密度脂蛋白制备物上,然后用每分钟转数为48000次(100000×g)的超速离心机离心24小时;分离出来的低密度脂蛋白数值会用蒸馏水透析, 然后用于抑制实验中。 之后我们用有大容量光存储器的超速离心机来准备制剂工作。

2.4抗胆固醇抗体的测量

胆固醇特异性抗体的水平是通过固相酶免疫测定法来测量的。将一个孔中涂有5ug胆固醇的聚苯乙烯板(Greiner,Frickenhausen,Germany)溶解在100ul无水乙醇中,并在+ 4℃下温育24小时。在用磷酸缓冲盐水(PBS)洗涤后,用磷酸缓冲盐中0.1%的酪蛋白(Reanal,Budapest,匈牙利)封闭,然后用稀释到1:800的100ul的血清样本来温育聚苯乙烯板的小孔。我们通过抗人辣根过氧化物酶缀合的γ链特异性兔抗体(DAKO,Glostrup,丹麦)、邻苯二胺(Sigma,St . Louis,MO)和H 2 O2作为底物来检测抗胆固醇抗体与固相胆固醇的结合。通过用辣根过氧化物酶标记的抗小鼠抗体检测的单克隆同种型特异性小鼠抗体(Southern BiotechnologyAssociates Inc.,Birmingham,AL)来测定胆固醇特异性抗体的IgG亚类分布。最终我们检测到的光密度是492nm(参考值是620),我们使用的计量方法是采取重复计算的平均值。我们将控制组患者的血清稀释浓度作为所有实验的标准值。获得的光密度数据值用与标准曲线相关的任意单位/毫升(AU / ml)来表示。 这种方法的变异系数为18.7%(95%CI:14.5-23.0%)。 在一些实验中,纯化的免疫球蛋白的连续稀释值也用作标准值。

2.5抗胆固醇抗体抑制与胆固醇包被酶标板的结合

将浓度为1.0mg / ml的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与在37℃下温育60分钟的不同浓度的超低密度脂蛋白/低密度脂蛋白或低密度脂蛋白制剂进行混合。将浓度为1.0mg / ml的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制剂与不同浓度(0.5-4.0mg/ ml)的纯化的人的低密度脂蛋白制剂以及0 . 1% 酪蛋白进行混合。之后将这两种结果进行对照。I g G 与胆固醇包被酶标板结合后的有着不同稀释度(0.03-1.0mg / ml)的混合物的测量值是492nm(参考值是620)。

之后我们用不同浓度(0.25-1.0mg / ml)的超低密度脂蛋白/低密度脂蛋白制剂重复了相同的实验。实验结果显示,IgG与胆固醇包被酶标板结合后的有着不同稀释度(0.03-0.25mg / ml)的混合物的测量值是492nm(参考值是620)

2.6胆固醇、甘油三酯和脂蛋白水平的测量

通过使用ENZACHOL-F和ENZG-lycid-GPO试剂(Diagnosticum,Hungary)的酶比色测定法测量血清的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的定量测定是通过来自Hoffmann-LaRoche(瑞士)的直接测试进行的。 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是根据Friedewald公式来测量的。脂蛋白的水平是用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来测量的。

2.7统计分析

由于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不是正态分布的,因此我们要非参数测试进行组比较。我们计算了斯皮尔曼等级相关系数,为的是估计抗胆固醇抗体和其他变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分类变量与x2测试进行比较。将曲线的形状与双因素方差分析(two-way ANOVA)试验进行比较。 测试结果很明显,结果是P≤0.05。 文本和表中的值为中值(第25至第75百分位数)。

3结果 / Results

3.1人类抗胆固醇抗体特征的实验

3.1.1人类抗胆固醇抗体与固相胆固醇的结合时不需要血清辅因子

为了观察血清辅助因子(与大多数抗磷脂抗体类似)在抗胆固醇抗体与固相胆固醇结合时是否是必须的,我们将胆固醇包被酶标板与不同浓度的纯化的人的IgG制剂(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 )和N-羟基琥珀酰亚胺试剂进行了温育。我们使用抗人的IgG型辣根过氧化物酶标记法来评估IgG结合的程度。(图一) 测试结果发现IgG与来自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和N-羟基琥珀酰亚胺试剂的剂量依赖性的固相胆固醇相结合,尽管我们观察到两条结合的曲线形状之间的显著差异(P<0.0001,双向方差分析测试)。 当输入较高的IgG时,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型IgG的结合比N-羟基琥珀酰亚胺型IgG的结合要多;而输入较低的IgG时,N-羟基琥珀酰亚胺型IgG的结合比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型IgG的结合要多,这表明一些血清因子可能影响抗胆固醇抗体在固相吸附型胆固醇上的固定。

3.1.2通过人类脂质级分抑制抗胆固醇抗体与固相胆固醇的结合

将浓度为1.0mg / ml的静脉注射用免疫球蛋白制剂与不同浓度(0.5-4.0mg / ml)的纯化的人低密度脂蛋白制剂以及作为对照的0.1%酪蛋白混合。 将混合物在37℃下孵育60分钟, 并测量来自不同稀释度(0.03-1.0mg / ml)混合物的IgG与胆固醇包被酶标板的结合(图2A)。并测量剂量依赖性低密度脂蛋白的人的抗胆固醇抗体和与固相胆固醇的结合。用几种浓度(0.25-8.0mg / ml,仅显示最稀释的三种)的超低密度脂蛋白 /低密度脂蛋白制剂重复相同的实验。测量结果显示的是来自不同稀释度(0.03-0.25mg / ml) 混合物的IgG与胆固醇包被酶标板的结合(图2B)。较高剂量的制剂能完全消除与抗胆固醇抗体的结合, 并且对于浓度为0.25mg / ml的制剂也存在强抑制作用。

3.1.3人类抗胆固醇抗体特异性的特征

酶联免疫吸附测定酶标板包被了10μg/ ml胆固醇,共甾烷或麦角甾醇(在同一平板上)。 将酶标板与不同稀释度的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一起温育,并测量IgG的结合(图3)。IgG的量与胆固醇和麦角甾醇结合的量大约相同的,而我们观察到它与共甾烷包被酶标板的的孔的结合很微弱。

3.2健康人与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疾病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比较

3.2.1不同年龄的健康个体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

我们在218名健康受试者中测定了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胆固醇特异性抗体的浓度在5和224AU / ml之间变化。血清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在女性和男性献血者之间没有显着差异。我们观察到献血者的年龄和血清中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正相关(R = 0.1924,P = 0.0402)。年龄大于60岁的个人血清中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显着高于60岁以下个体血清中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P = 0.002)。(表1) 为了更好的观察,我们将所有测试的患者分为两个年龄组:>60岁,<60岁。

表1

在这些受试者中,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与不同的脂质参数(血清胆固醇,HDL-胆固醇,LDL-胆固醇,甘油三酯,脂蛋白水平(数据未显示))之间没有相关性。

3.2.2外周性阻塞性动脉粥样硬化患者组中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

我们测试了86名接受过血管重建的重度股腘动脉粥样硬化患者血清中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与控制组患者((13(4-26)和28(21-39))抗胆固醇抗体的测量结果相比较,我们发现患有重度股腘动脉粥样硬化患者血清中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明显(P≤0.0001)较低。 在对两个年龄小组(<60岁,>60岁)的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测量中发现了类似的差异(表1)。 在这些患者中,他们的脂质参数(血清胆固醇, 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甘油三酯)与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不相关, 但我们发现他们的脂质和抗胆固醇蛋白的血清密度有着显著的(P = 0.014)负相关(R= -0.267)。

3.2.3脑血管疾病患者组中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

患有脑血管疾病的146名患者体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与健康控制组(14(10-24)对28(21-39)AU / ml)相比较,我们发现脑血管疾病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显著较低(P≤0.0001)。在两个年龄小组中,我们也观察到了类似的差异(表1)。

我们用超声检查确定了128名患者的颈动脉粥样硬化的程度。 与颈动脉狭窄的严重程度相比,我们没有观察到抗胆固醇抗体水平的差异。在缺血型患者分出的小组(118名患者)中,根据脑血管功能不全的类型和严重程度(表2),我们得出的结果是他们之间没有发现显著差异。有趣的是,短暂性脑缺血发作的患者中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最低。

我们还对少数的出血性中风(n = 12)或蛛网膜下出血(n = 3)的患者进行了测试。测试结果显示在这组患者中只发现了7名含有低水平抗胆固醇抗体(≥26AU/ ml)的患者。

表2

3.2.4冠心病患者

与健康受试者(28(21-39)AU / ml)相比,重度冠心病(CHD)患者具有显著的(P≤0.0001)更高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39(26-57)AU /ml 。在60岁以下的患者组中我们发现它们有相同的显著关系(表1)。然而,在老年受试者中,我们没有发现冠心病患者和控制组患者之间没有显著的差异。我们分两次收集的91例冠心病患者血清样本,收集时间间是在接受旁路手术后6各月和12个月。测试结果发现,第二次采集的血清中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比第一次收集的血清中(53(34-77)对34(22-51)AU / ml)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明显(P≤0.0001)更高。 这两个测量的结果之间存在显著的(Spearman r = 0.301,P = 0.003)相关性。

在出院后1-3个月内, 我们测定了未接受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的心肌梗死患者血清中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 我们发现心肌梗死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显著(P = 0.0093) 高于健康控制组患者(40(18-57)对比28(21-39)AU / ml)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但是在接受心脏内直视手术后的6各月后, 我们发现这些严重患有冠心病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水平(39(26-57)AU / ml)与健康控制组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没有什么不同。

在控制组的患者中,那些因有冠心病(心绞痛,心电图异常)但他们的冠状动脉在冠状动脉造影中没什么异常的患者,他们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32(21-49)AU / ml)和那些健康控制组患者(28(21-39)AU / ml )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没有什么不同。但他们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却明显(P = 0.044 9)低于患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的冠心病患者(39(26-57)AU / ml )的抗胆固醇抗体的水平。

3.3抗胆固醇抗体在健康献血者和冠心病患者中IgG亚类分布的比较

为了评估IgG和抗胆固醇抗体的亚类分布,我们将胆固醇包被酶标板、随机选择的10个健康受试者的血清、和10个冠心病患者的血清一起温育。通过对IgG的四种同种型特异性抗体的比较,我们测量出它与酶标板的结合。从十个健康者的血清样品中,我们制备了混合的血清。 测量结果显示,健康人和患有冠心病患者都有四种IgG分类的抗胆固醇抗体。 (图4)。

图4

我们对10个健康者和10个冠心病患者混合血清进行的滴定法测试显示,两组中大多数的IgG型抗体属于IgG1亚类,它们与固相吸附的胆固醇结合效率相当高(图5)。

图5

4讨论 / Discussion

目前发现,抗胆固醇抗体(ACHA)存在于健康人体的血清中。在健康的血清中可以检测到免疫球蛋白G型和免疫球蛋白M型抗胆固醇抗体,但到目前为止,对于人类抗胆固醇抗体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尝试。在我们目前的工作中,我们努力表征存在于健康个体的血清中的ACHA。我们已经证明免疫球蛋白以相同IgG浓度的NHS和IVIG具有可比较的效率结合固相胆固醇。该观察结果表明可以在没有血清辅因子产生的情况下抗胆固醇抗体会结合。在这方面抗胆固醇抗体与其它抗脂质抗体有很大的不同,比如例如抗磷脂抗体。抗磷脂抗体需要血清辅助因子 2-糖蛋白-I 才能结合固相心磷脂。然而,可以在国民医疗服务体系和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到胆固醇的结合曲线中观察出明显的区别。这个不同可能是血清低密度脂蛋白的结果。

在人类抗胆固醇抗体特异性的初步研究中我们比较了免疫球蛋白从静脉注射到固醇的结合度。免疫球蛋白同胆固醇和同麦角固醇的结合度几乎是一样的,都含有3β-氢基组,但是有一种名为5β-胆甾烷固醇化合物同免疫球蛋白的结合率低,这组化合物没有3β-氢基组。这些发现和先前迪杰斯特拉的发现是一致的。

同样的作者也证明了单克隆小鼠抗胆固醇抗体结合完整的吸附到酶标板上的人类低密度脂蛋白和极低密度脂蛋白的能力。我们目前的工作中发现完好的浓度范围为4毫克/毫升的人类低密度脂蛋白能明显抑制抗胆固醇抗体从静脉注射球蛋白结合成固相胆固醇。浓度达到1毫克时结合度为零。这些研究表明和老鼠抗胆固醇抗体一样,人类抗胆固醇抗体可能也会和存在于低密度脂蛋白部分中的胆固醇作用。因此,人类血清中的部分抗胆固醇抗体可能以复杂的形式和低密度脂蛋白/极低密度脂蛋白并存。几年前我们发现,低密度脂蛋白-抗-低密度脂蛋白 抗原-抗体合成物存在于冠心病患者的血清中。可以预见,这些复合物中至少有一部分含有抗胆固醇抗体。尽管这样,但是目前研究的结果和先前进行的调查显示在人体血清样本中可以找到自由的抗胆固醇抗体。

考虑到健康血液中的抗胆固醇抗体的存在,以及动物实验的结果表明,不含蛋白质的载有胆固醇的脂质在预防冠状动脉上的积极作用是假设的。确实,建议将抗胆固醇疫苗作为预防血液胆固醇增高的一种方式,从而预防和改善动脉粥样硬化和冠心病。奇怪的是,没有抗胆固醇抗体对血管疾病作用的数据来支持这个假设。

我们测试了动脉粥样硬化导致的心血管疾病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结果与Alving et al对抗胆固醇抗体益处的研究是有一致性的。假设抗胆固醇抗体对于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具有保护作用,那么低浓度的自抗体预计会存在于患动脉粥样硬化心血管疾病患者的血清中。

很显然,外周动脉硬化和心血管疾病患者含有的抗胆固醇抗体浓度比年龄相仿的健康人群低。然而,冠心病患者体内抗胆固醇抗体浓度更好。冠心病和心血管疾病患者抗胆固醇抗体浓度的不同表明两方的病理性代谢。这个假设被流行病方面的证据证实。而且,最近的数据表明冠心病和中分有不同的基因基质。心血管疾病中,抗胆固醇抗体几乎不是一个次要症状,由于抗体吸收受损组织。尽管血清样本实在急性发作期提取,但血清抗胆固醇抗体和大脑组织损伤度之间没有关联。最低的滴度浓度是短暂性脑缺血发作的患者群,没有组织损伤。基于这些考量,很有可能的情况是抗胆固醇抗体浓度在患者血管疾病发作前已经降低,这样低的浓度促成了疾病的发生。显而易见,需要有进一步的研究证明这个假设。这些研究目前正在我们的实验室中进行。

关于抗胆固醇抗体的益处,Alving和Wassef提议建立以下机制:结合胆固醇的抗胆固醇抗体存在于循环的脂蛋白中,受调理素作用被清道夫巨噬细胞去除。接下来血清低密度脂蛋白的减少导致低密度脂蛋白受体的上调和低密度脂蛋白的降低。我们目前的发现表明,抗胆固醇抗体会结合低密度/极低密度脂蛋白,但对于机制的深层原理没有实验证实。而且,在目前的工作中,即使是在抗胆固醇抗体滴度低的患者中,我们没有发现抗胆固醇抗体浓度和低密度脂蛋白血清浓度呈负相关。因此,如果抗胆固醇抗体对诸如中风的动脉粥样硬化疾病的发展有保护性作用,他们很可能是通过Fc受体或者一些其他未定义的机制作用的。

相比那些心血管疾病或外周动脉粥样硬化的患者,假使在进行冠状动脉旁路手术后半年后检测患有严重的冠心病,抗胆固醇抗体浓度没有变化。实际上高浓度抗胆固醇抗体多存在于60岁以上的患者。抗胆固醇抗体浓度似乎和冠状动脉变化有关, 因为冠状动脉为变化的症状性冠心病患者的抗胆固醇抗体浓度不同于控制值。高的抗胆固醇抗体水平最有可能是由于旁路手术后由于抗胆固醇水平的上升导致的急性发病。胆固醇水平的上升是在6个月后一些病人中发现的。而且,高的抗胆固醇抗体浓度在心肌梗塞患者未进行冠状旁路手术、患病1-3个月后发现。

由于高浓度抗胆固醇抗体对冠心病的病理作用不能被排除,潜在的不利作用可能如下:抗胆固醇抗体在一些环境下,例如创伤、感染、炎症或缺血再灌注,很可能不与完整细胞的细胞膜结合。复合抗原抗胆固醇抗体可能会活化补体,在动脉粥样硬化中起着重要作用。抗胆固醇抗体病理作用的另外一个机制可能是通过与低密度脂蛋白结合促成,这样可能引起胆固醇酯类细胞内的积累,导致血管病变,加速动脉粥样硬化。

最近研究数据表明,像抗胆固醇抗体一样, 对抗氧化低密度脂蛋白的抗体也有可能是致病的或者保护性的,主要取决于环境。关于其它的特点, 抗胆固醇抗体似乎不同于抗氧化低密度脂蛋白。心血管疾病和外周血管疾病中抗胆固醇抗体的血清水平很低,但是在冠心病中,抗氧化低密度脂蛋白抗体水平保持较高。

然而抗胆固醇抗体与3-氢基固醇组产生作用,抗氧化低密度脂蛋白识别脂蛋白氧化过程中复杂结构不同的表位。

总之,这是第一个研究人类抗胆固醇抗体并且对患有不同疾病人群进行测试的研究。我们目前的发现表明,抗胆固醇抗体的产生有利有弊。然而,这个假设只有在相同的抗体存在于健康人群和患者的血清中才是真实的。在我们目前的工作中我们在健康人群和冠心病人群抗胆固醇抗体免疫球蛋白五纲特性和类同未发现明显区别。

原文链接:http://europepmc.org/abstract/MED/11369013

一吃生冷油腻就胃痛?胃炎到胃癌只有四步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