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情与欲的隐喻: 从白蛇到青蛇

“蛇”这一意象本身具有破坏性,这是欲望对于人生的冲击,也是欲望对于社会稳定的破坏。在中国传统市井社会中流传的白蛇传说,一方面有着对于释放个人欲望的希冀,另一方面也给以伦理的约束。像白蛇传说这样流传几百年的叙事原型,对它的每一次重大改写,可以说都会折射出那些改写年代的情感。

从白蛇到青蛇:情欲成为主要叙述动力

新时期大众文化对于白蛇传说的改编,有两次较为成功的案例。一次是20世纪90年代初的改编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一次是李碧华改写的小说《青蛇》以及随后徐克以此为基础的改编电影。《新白娘子传奇》整体上来说是用新媒介重新讲述白蛇传说,也有改写,但整体上的改动不算过激;相比之下,李碧华的《青蛇》对于传统白蛇传说的改写是有颠覆性的。

传统的白蛇传说中,白蛇、许仙与法海构成了故事的主要人物关系,青蛇一直是配角;但李碧华将整个故事原来的全知的叙述视角转为从青蛇出发的视角。《青蛇》里的青蛇,不再是只修炼了500年,因而一直随白蛇左右的青蛇,而是历经了白蛇传说之后又活了800年的青蛇。《青蛇》的故事,是800年后的青蛇对白蛇传说的重新叙述。随着这个视角转变的,白蛇传说在原有叙事逻辑中被改写。

小说《青蛇》也不再纠缠于白蛇、许仙与法海的人物关系,不再执着于白蛇如何以贤妻良母的形象示人(这正是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的重心),不再关心许仙得知真相后的行为,是否还有对爱情的信念,更不去关注许仕林是否要去救母……传统桥段在这里统统地隐去。

由于《青蛇》是以青蛇作为叙述的主线索,很多解读都会将其从女性主义的视角出发对女性情欲世界进行探寻;但其实如果我们细读《青蛇》的文本,自然就会发现,虽然青蛇是叙述者,但性别在《青蛇》中其实并没有扮演特别的角色;《青蛇》从女性的视角出发,从“青蛇”这样一个有些诡异的意象出发,讨论的是事关“情欲”的整体问题——无关男女。

国家话剧院《青蛇》剧照

(图片来自网络)

因而,在《青蛇》故事里,作为女性的青蛇的欲望对照着两个男性主体——许仙与法海;但同时,作为男性的许仙的欲望也是对应着两个女性主体——白蛇与青蛇。不同于张爱玲从女性视角出发的自怨自艾,李碧华借青蛇之口说的是“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事实上,在小说里李碧华用她那清冷的笔法,毫无保留地穿透男性与女性的身体,书写着那既享受情欲又被情欲折磨的男人与女人,探究着情欲的隐秘深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