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铁腕首辅,以一己之力降三千悍将,造就盛世反被斩

嘉靖后期,朝堂被严嵩搞得乌烟瘴气。嘉靖在位的前20年,朝廷成绩则件件过硬:边关一度太平,行政廉洁高效,国库储备充足,每年存银500万两,粮食足够支用十年。最值得一提的是商品经济正进入高速发展期,新兴的商业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白银也划时代地正式成为中国法定货币。这黄金般灿烂的20年史称“嘉靖中兴”,清朝人编修《明史》时给出了心悦诚服的至高评价:“力除一切弊政,天下翕然称治。”

如此业绩与朝廷的中流砥柱、铁腕首辅夏言是分不开的。

大明犀利哥

如果给这位强人取绰号,一个词最合适:犀利哥。

这名号放在夏言身上绝非说他形象邋遢、不修边幅。恰恰相反,夏言是出了名的相貌俊朗,举手投足风度翩翩,是公认的16世纪大明文官的颜值担当。这优势放在明朝有多吃香?明朝中后期的官场风气就是“朝廷用人,多取仪表”,是个标准看脸的时代。

不过,明明可以拼颜值,夏言的飞黄腾达却是靠拼性格:犀利。

夏言的童年生活很折腾,父亲长期游学京城,夏言便出生在了京城。夏言14岁时,父亲科场登第,而后夏言跟着做地方官的父亲辗转好几个地方,对民生的疾苦自幼耳濡目染。他小小年纪就有独特的脾气,读书时最爱提针砭时弊的问题,不知气跑了多少老师。连吟诗写词玩风雅,他也尽是描绘百姓艰辛的作品,情怀慷慨忠烈。

对此,16世纪的文化大师王世贞感叹:夏言若能多点儿时间研究文化,成就铁定能压过唐宋八大家。

但看看夏言的人生偶像,就知道他绝不可能再走文学家等别的道路—皋、夔。他们是上古时代辅佐大舜开创盛世的两位圣人,而夏言的人生理想就和皋、夔一样匡扶社稷,忠心报国。

可等到他满腔热血地踏上朝理想飞奔的人生路时,才知道自己还差得远:科举跌跌撞撞,到正德十二年(1517年),35岁时才考取进士,去行人司当了个行人。好容易被提拔成了兵科给事中,他兴致勃勃地写了好多奏折,却是石沉大海,在同僚眼里更成了一个不入流的异类,他的朋友越来越少,过得十分孤独。

面对如此糟心的仕途生活,夏言却很平静,抽空还爱写诗,除了感慨朝政江河日下,就是自勉要刻苦努力,从未见颓废哀愁。因为他正满怀信心,把自己看作一柄锋利的匕首,等待青锋出鞘的一天。

正德十六年,正德过世,嘉靖即位。洞察力敏锐的夏言立刻送上一份胆大包天的奏折:皇上您不该国家大事只问太监,而是应该召集内阁大臣商议,所有圣旨更得经过内阁来下发,避免有人把持朝政。

新皇帝的皇位还没坐热,他就上来一顿犀利批评,莫非是要找倒霉?当然不是。嘉靖阅后的反应是:嘉奖!赞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