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磊:公证如何持续服务银行金融机构

公证文选
2017-03-20
+关注

公证如何持续服务银行

金融机构

周磊 云南省昆明市明信公证处

作为公证业务的主要形式之一,办理银行贷款公证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直是公证服务于银行金融机构的主要形式。说是服务,其实更像是一种“职权”的行使,因为总所周知,对于契约的签订来说,公证与否并不影响其成立和生效,契约的有效性,取决于其本身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而不在于是否经公证证明。客观讲,公证业为银行金融机构信贷业务提供法律审查和服务,对于传统金融业务领域的确起到了规范、预防、保障作用,但是,对政策较强的依赖性导致昆明整个公证行业并没有将公证服务金融机构业务的真正价值展现和提供出来,比如债权文书强制执行业务,此项业务相对于作为抵押登记的条件来说,是公证行业服务金融的真正价值之一,而作为抵押登记办理的条件,就是政策饭,政策有业务就有,政策没有了业务也就没有了。一个行业长期靠政策吃饭,终日生活在良好的“生态环境”中,只会越来越懒,越来越没有进取心,最终丧失危机意识,丧失竞争意识,当危机真正来临的时候,将无以应对。

庆幸的是,我所在的明信公证处一直都比较清晰的了解我们行业的现状,尽管在一个“安平乐道”的执业环境中生存多年,但近年以来,我们一直在思索公证行业的转型,思索如何才能有作为进而有位!我处提出的公证有用论、公证延伸服务、公证综合法律服务都是这种思考的产物,尽管危机来得还是有些太快太突然,但是至少我们没有措手不及!

展开剩余81%

我长期从事服务于银行金融机构的金融公证业务,从自己出发,从昆明本地出发,我谈一下我对公证今后如何持续服务银行金融机构的看法。

一、我们要认清形势,并且随着形势的改变而改变过去固有的业务观念。

在之前,我们办理了很多年的银行贷款公证,其实并无更多的“服务”可言,由于抵押登记政策的庇护,不管你愿不愿意,如果要想获得抵押登记就必须要选择办理公证,作为公证人员的我们有一定的“底气”。但是,今后如果公证失去抵押登记政策的支撑之后,银行还会不会主动选择公证?可以预期的是,不会,因为在十多年间,金融机构看重的并非公证机构的核心价值法律服务和保障,而是公证书作为抵押登记的前置条件才导致银行金融机构选择公证,可以预期的是,抵押网签实现的时刻,也就是当前业态下的银行贷款公证政策断裂之时。在业内众所周知,公证法律服务是有内在价值的,在经历政策断裂时期的业务骤减后,我们公证人需要靠唤醒沉睡了多年的法律服务价值来挽回银行贷款公证,简单讲,就是将业务观念从靠政策吃饭转变到靠服务吃饭上来,让我们银行客户感受到公证人的能力和服务能够带来价值,能够对银行信贷业务有用,具体讲,就是要在工作模式上坚定不移地从证明向综合法律法律服务模式转变。当作为抵押登记前置条件的银行贷款公证铅华褪尽而谢幕的时候,公证人的综合法律服务必须走向前台,这是形势推动着我们必须做出的选择,是公证行业的“与时俱进”。

二、回归书写人,通过书写契约将法律知识和法律智慧提供给我们的客户。

近年以来,公证业务的证明模式被市场不断地否定,在互联网日益发达,信息交换变得非常容易、世界变得非常透明的今天,谁要你证明?公信力为什么就是你公证机构的?就像本处段伟主任所不断提及的,证明和公证书只是公证机构服务的一种手段,单纯的证明对当事人和社会来说是没有太高价值的,那么,我们不妨反思一下,公证业为什么可以持续千年?其实答案很简单,公证人从来都没有把“证明”当作自己服务的唯一和主要价值。在历史上,公证人是代书人,是代为撰写法律文书的,法律文书的撰写背后是法律方案,只有符合法律要求和特征的文书才有可能被当作法律文书来使用,法律传统延续千年,法律规定浩如烟海,当事人的需求经公证人的法律智慧书写为契约,转化为法律文件,这就是公证人的价值,也正因为如此,公证人才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书写的就是法律”。

三、为银行金融机构的民事和经济活动提供法律方案构建和设计。

银行金融机构是市场主体,手握充足的资金。资金是重要而核心的生产要素,因而银行是市场经济的核心主体之一,其经营的业务和涉及的问题多种多样,尽管每家银行都有大量的制式合同文本和操作流程供选用,但在不断变化的市场面前,还是有非常多的空白点,尤其是在当下,全国各地的地方政策不同导致各家银行金融机构的固有流程和文本无法契合和适应当地的情况,为发展业务,不得不结合具体情况进行流程改造和设计,而这就是我们公证机构切入的环节和机会。当然,大家可能会说,银行都有法律顾问,可事实是,银行尤其是地方和基层支行,并不会配置专门的法律顾问,在分行级别设置的法律审查部,很多都因为脱离一线业务或者行政化而导致功能退化,概括的讲,银行自己的法律服务团队,要么机构单薄无力承担,要么脱离一线“听不见炮声”,很难承担起法律保障的重任,这一点银行是心知肚明的。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出于经费原因,银行和律师之间的合作并不会做到无缝对接,由其是日常法律服务和保障。而从我们公证机构的角度来看,如果作为服务提供方,如果我们足够努力和用心,我们不仅能够提供并不逊于律师的法律服务,而且还能够以出具公证书的形式承担起责任,另一方面,公证法规定的公证机构本位,也使得公证机构以具有“公”的特征的优势更能够取得银行金融机构的信任,只要我们的服务水准能够跟得上,在非诉讼领域能够取得支持我们行业发展的疆域。

四、充分发挥公证机构的产品优势,在银行法律服务的蛋糕中切分到最大的份额。

在我看来,作为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主体,在性质上公证机构和律师事务所并无根本的区别,所不同的在于律师可以出庭应诉,而公证则独享出具公证书的职权。由此看来,律师事务所提供的产品主要是法律服务,是蕴含法律智慧的劳务,而公证机构可以提供除了出庭应诉之外的法律服务,同时还可以提供具有公信力的实体产品-----公证书。律师事务所当然可以提供法律意见书,但是法律意见书只是律师代表其委托人的“主张”,而公证书是代表双方或者代表客观事实的“证据”,也因此,律师主张在庭上需要质证和辩论,而公证书到了庭上将被直接采信。而翻开《公证法》,我们能够看到我们的业务品种除了合同公证之外,还有证据保全、提存、现场监督、继承、赠与、买卖……我们除了提供法律服务,我们还有这么多的法定产品,我们的业务空间难道还不够大吗?君不见近年以来,多少有识的优秀律师在觊觎我们公证的传统业务和地位?因此,作为公证人,我们要有充分的业务自信,只要不被“找证来证明”的僵化业务模式划地为牢,那么我们公证人在综合法律服务的宽广领域中将真正达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境界!

五、发挥公证的机构优势,为银行金融机构提供综合服务和延伸服务。

在银行业务中,并非所有业务都具有法律的需求,但是很多事情都需要实际去完成,这就是非法务的经济和社会事务。公证机构有团队,有公信力,因此,在为银行提供法律服务的同时,对于相关业务的延伸性服务需求,完全可以通过团队力量加以满足,事实上,这种延伸服务在明信已经尝试了很多年,实践证明也是成功、可行且受欢迎、被信赖的。具体讲,这些延伸服务包括了房地产金融服务、信贷尽职调查服务、资金监管服务、以抵押登记代办为主体的事务代理服务、贷后催收综合服务、强制执行协助服务、诉前调解服务等等。

总体而言,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金融创新的步伐从未停止,公证机构为银行金融机构服务也必须进行适应性的调整和改变,在变革的过程中,同样适用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理论,如果公证行业做不到“与时俱进”,那么,我们面临的就是边缘化,就是最终的消亡!要知道,当困难不断增加的时候,并不是路已经到了尽头,而是该转弯了。我们参与公证改革并分享过改革红利的一代从业者,不可以让一个延续了数千年的行业在我们手中没落和消亡,我们必须要主动适应,主动拥抱行业的变化、市场环境的变化。

或许我们不知道前方的道路最终通向哪里,但我们真的应当立即就出发!

图文编辑 | 高敏娜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10-职业与生活平衡/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