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军事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太平洋战争之魔爪伸向爪哇岛(十九)

2.6.4绝望的奔逃

在爪哇海上,盟军舰队的顽强抵抗以惨败收场。同时在爪哇岛上,令人无比尴尬的一幕标志着联合海军司令部已经名存实亡。

在那里,英国舰队司令——那位曾经的“Z舰队”参谋长帕里泽少将找到了赫尔弗里希,以不容商量的口气告诉这位名义上的联军司令官:“我奉本国海军部指示,要我在继续抵抗已属徒劳时把我国剩余的舰只撤离爪哇。本人认为,这一时刻目前已经到来。”

“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你仍要执行我的命令?”对此赫尔弗里希提出了抗议。

“我当然明白。不过在这件关系重大的事情上,我只能按我认为是我应尽的职责去做。”帕里泽回答得毫不含糊。

哈特上将“称病”离开爪哇岛后,美军舰队指挥官由格拉斯福德少将接任。他对荷兰人表示了同情,也对英国同行的行为表示理解。不过他依然向赫尔弗里希保证,自己仍愿接受他的指挥,“不管您给我什么命令,我们都会立即遵照执行。”

然而赫尔弗里希再也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命令可以下达了,中将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毫无经验的海军少尉——比老酒的预备役中尉还要底半级。在对美国人愿意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之后,赫尔弗里希发出了一声长叹,“去命令你的舰只开往澳大利亚吧”。至于帕里泽,赫尔弗里希请他自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也算是对两位司令官言辞的报应,最后美国人的舰艇幸运地冲出了日军的包围圈,而英国人的舰只却只能折戟沉海。

战后,赫尔弗里希在回忆录的第一卷中深有感触地写道,“我们必须自己保护自己,以对付一个十分强大的敌人,依赖同盟国的援助是靠不住的”,——的确是肺腑之言!

爪哇海战惨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海军司令部,现在如果残存舰只还不逃跑已经与等死无疑了。2月28日拂晓,无奈的赫尔弗里希发出了最后一道命令,所有残存舰只火速经巽他海峡、龙目海峡或巴厘海峡分别向锡兰和澳大利亚方向择路突围。留下来是死路一条,门口又堵着那么一群凶神恶煞,这一绝望情景让老酒不禁想起了被青城派层层包围的福威镖局。

3月1日,随着美、英指挥官的相继离去,盟军海军司令部宣告彻底解散。赫尔弗里希也将在随后乘机逃往科伦坡。

28日下午13:00,在头天激战中侥幸脱身的美国重巡洋舰“休斯敦”号和澳大利亚轻巡洋舰“珀斯”号在三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安全返回了丹戎不碌基地。港内已经是一片狼藉,“珀斯”号上的一个澳大利亚水兵用“死气沉沉”来形容此时的军港。抵港的沃勒尔上校立即向赫尔弗里希汇报了爪哇海战的详细经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