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军事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太平洋战争之魔爪伸向爪哇岛(十八)

60年后,一群英国探险者在爪哇海寻找皇家海军“埃克塞特”号重巡洋舰时,意外地发现了“德•鲁伊特”号的残骸。这艘不屈的战舰静静地躺在69米深的水下,舰体上布满了岁月和大海留下的斑斑锈迹。此时在遥远的荷兰,又一艘同名战舰——“七省”级防空护卫舰“德•鲁伊特”号已经下水,正满怀信心地驶向大海,去继承先辈的骄傲与荣光。

书归正传。“德•鲁伊特”号中雷仅仅两分钟后,另一条鱼雷击中了“爪哇”号,这艘巡洋舰上刹那间火光冲天。23时50分到55分,“爪哇”号舰首朝天向后倾斜沉入大海,512名船员随“爪哇”号一起长眠于“爪哇海”,也算实至名归。按时间推算,“爪哇”号很可能是被“那智”号发射的鱼雷击中的。

此时此刻,日本海军官兵云集在舰桥和甲板上,眺望远方海面上腾起高高的浓烟和缓缓下沉的盟国军舰,就像观看节日的焰花一样。一名日军军官对此回忆道,“此时此刻的喜悦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爪哇海战盟军战沉的舰船都有着超高的人员死亡率。“德•鲁伊特”号为70%,“爪哇”号96%,“休斯敦”号65%,“伊莱克特拉”号62%,“珀斯”号55%,“科顿纳尔”号37%。除了一些个性原因如“爪哇”号下沉时发生了连环爆炸,“德•鲁伊特”号40毫米弹药库连环爆炸造成了大批伤亡之外,还有一个共性因素,那就是盟军舰员体力早消耗殆尽,落水者已无力保护自己,只能任由生命被海水无情地吞噬。

此外还有一个日本人造成的因素。2月28日清晨6:19,荷兰“奥普•坦•诺特”号医疗船奉命驶往“德•鲁伊特”号、“爪哇”号、“科顿纳尔”号等舰的沉没海域。下午14:40,该船在马威安岛以南约65公里处被日军驱逐舰“天津风”号和“村雨”号拦住,随后被下令驶往马威安岛北岸进行检查。舰上的无线电设备被捣毁,两天之后才准许其在日军舰船的带领下驶往马辰。

盟军舰队接连遭受致命打击。就在日军拟趁此良机将剩余盟军两艘巡洋舰一网打尽之时,天空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仅存的“珀斯”号、“休斯顿”号获得了绝佳的逃生机会,接替多尔曼担任舰队指挥的“珀斯”号舰长海古特•沃勒尔上校带领两舰以28节的高速迅速逃匿,撤向西南方向的丹戎不碌港。

高木随即下令对逃逸的“帕斯”号和“休斯顿”号进行追击,但他将盟舰的逃跑方向判断错了。日军的追击为东南方向,那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长达七个小时的爪哇海战至此落下了帷幕。

在距丹戎不碌港还有100公里时,两舰盟军巡洋舰又一次被一架日军侦察机发现。沃勒尔上校立即致电海军司令部请求空中支援。这次还算不错,它们在3架“飓风”战斗机的护航下安全返回港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