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何新论古诗词(21):宋词中的存在主义“意识流”——解释周邦彦《兰陵王·柳》

何新论古诗词(21):

宋词中的存在主义“意识流”

——解释周邦彦《兰陵王·柳》

【说明:东方出版社将出版何新美学艺术论集《何新论美》,此篇就是该书中的一篇。这篇文论原是何新1988年在中国文化书院的讲稿。在本博第一次发表。】

周邦彦《兰陵王·柳》,是送别诗中之名篇。但其涵义,幽深曲折,多用隐喻借代语句。故历代解者虽甚多,却都难达真谛。今诠释解读如次:

兰陵王·柳

(1)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2)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

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

望人在天北。

(3)

凄恻,恨堆积!

——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一)

此词题名曰“柳”,内容却并不是咏柳,而是伤怀寄情。

中国自古有折柳送别之习俗,故古诗词里常用柳来渲染别情。三千年前之《诗经》名句: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盖柳谐“留”音,“留”也。柳丝撩人而细长,可喻离思之缠绕而攸长。柳枝飘拂,如招手送别,而柳烟漫漫如烟云,如感伤之离情。隋无名氏有杨柳《送别》诗传世:

“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故临行折柳、插柳以送别,以柳枝而寄托相思,实乃华夏久远之旧风遗俗也。

此词分为(1)、(2)、(3)三片。诗歌者,寄情之言也。诗是人写的,诗人是抒情之主体。但此词之抒情方式,则殊为独特,词分三片,而抒情之主体则三次转换。第一片主体是送行的主人,第二片主体是被送行的客人,第三片则混杂主客、主客之情交融于一体。

这种写法,先“主”后“客”,最后难分主客,古今罕有。清人周济说这首词是“客中送客”,也仅见其一端而已。

周词之上片所写,主人也——即送客者目中即物之景:

“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这个“直”字自古失义,例来错解,皆以为曲直之“直”,遂难通矣。

按“直”者,遮也;一音之转,音近相假。遮,遮密也。故下句言:烟里丝丝弄碧。烟者,烟雾也。薄雾如烟,烟雾如遮,浓烟如障,即所谓“直”或“遮”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