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军事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东研究】马文超 洪邮生:建构主义框架下的叙以和谈进程分析

学人简介

作者单位分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

国关国政外交学人第五QQ群:598398097

海外国关国政外交学人QQ群:336186649

学术交流 资源共享

关键词 叙利亚 建构主义 叙以和谈 霍布斯文化

内容提要

叙以和谈问题是阿以和谈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阿以和谈尚处僵局的中东国际关系中常常被学界所忽视。本文以建构主义理论为分析视角,主要从叙利亚方面入手,梳理巴沙尔执政以来叙以和谈的发展进程,并在叙以关系发展的不同阶段中考察双方对“霍布斯文化”内化程度的调整过程,认为特定的国际体系文化对建构两国的国家身份和利益有着十分明显的作用。这对进一步分析两国的外交政策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叙以两国自各自建国以来就没有建立过任何外交关系。叙利亚至今依然是唯一一个与以色列尚处于敌对和战争状态的阿拉伯国家。叙利亚自以色列立国以来就是对抗以色列重要的阿拉伯前线国家。遏制以色列一直以来都是叙利亚外交政策的基本目标之一。早在哈菲兹·阿萨德执政以前,叙利亚就已经确立了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方针,坚持与以色列的斗争。阿萨德执政期间,这种对抗继续持续,致使叙利亚和以色列始终未能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即使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东和平进程启动之后,叙以之间还是因分歧严重,而未能达成任何形式的和平协议。这一局面的形成,与叙利亚作为对抗以色列的前线阿拉伯国家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叙以两国的地区和国际战略、美苏冷战时期在中东地区的对抗以及冷战后美国主导中东和平进程等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巴沙尔执政以来虽然没有与以色列发生过大的冲突和战争但叙以关系依然摩擦不断,在间断性积极微调的和谈进程当中,总体表现出一种消极而稳定的关系格局。

根据建构主义的社会习得机制和“反射评价原理”,国家作为施动者在相遇之后,将会根据“主我”和“宾我”两个方面的再现来确定自己的属性,因此,国家在第一次的相遇就显得十分关键,如果第一次的相遇使两个国家都将彼此定义为“敌人”,那么这种再现将很有可能会不断再造,进而发展成为霍布斯文化。叙利亚与以色列正是在第一次中东战争中的初次接触中就赋予了彼此“敌人”的身份,并且在长期的历史交往中延续着这种身份。新世纪以来,巴沙尔政府在对以关系上主要体现在叙以和谈的进程方面。叙以双方对彼此的国家安全战略有着巨大的认识差异,且又处于“美以—伊叙”构成的霍布斯文化下的国际安全体系当中,因而双方在这种国际体系文化中延续了彼此“敌人”的身份,并将其内化为各自的国家利益,在国家利益的驱使下,叙以和谈长期处于僵持状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