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娘哭昏在前男友坟头,演一出现代版“梁祝”

文/刘应龙

2017年农历正月初八,当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气氛中时,渝东团包山却出现了惊人的一幕:一个穿着新娘服的女子走到一座新坟前,哭着哭着竟晕了过去,吓得取亲的和送亲的不知所措,最后还是新郎背了回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那还得从五年前说起。

2012年春节刚过,团包村女孩徐晓月跟着邻居们一起来到了福建省晋江市一个鞋厂打工。在工厂里,她认识了同村的一个男孩王向阳,这个男孩在厂里工作多年,现已当上了车间主任,徐晓月由于是新手,各种制鞋的工序都不会,得到了王向阳的诸多照顾,内心十分感激。

也许是鞋厂的生活太枯燥,也许是老乡的情份太珍贵,一来二去,两人渐渐擦出了火花,年底回家时,双方更是互相窜门,两边的老人都很开心。第二年回到厂里时,在一个休息日双双去了一趟鼓浪屿游玩,回来后就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从此以后,两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感情一日比一日深。

为了以后的生活过得好一点,王向阳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多挣点钱回去在县城买套房子,然后再把徐晓月开开心心地娶回家。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春节过后,徐晓月再也不能出来打工了,因为她的父亲被检查出患了原发性肝脏恶性肿瘤,若不及时治疗,就没几年时光了,她要在家里照顾父亲。

王向阳只好一个人出来了,不到半年时间,辛辛苦苦存的一点准备买房的钱全寄给了徐晓月,虽然还没结婚,他已经把徐晓月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可是对于徐晓月来说,尽管王向阳倾其所有,对她父亲的治疗费用也是杯水车薪,据医院说至少需要八十万元。

徐晓月家境本就困难,父母都是种地的,无任何经济来源,为了自己读书,家里早已债台高筑。好不容易自己能挣钱了,家里又出了这样的事。看着父亲躺在医院日渐消廋,她心如刀绞。面对巨额的治疗费用,更是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拖到年底,家家户户都热热闹地过新年了,可徐晓月家冷冷清清,甚至连过年的菜都没有准备。王向阳也没回来过春节,因为他要在外面加班多挣点钱寄给徐晓月,回来一趟倒还浪费路费。

2016年大年初三,徐晓月的舅舅来了,除了带来了一些食物外,还带来了一个喜讯。可这个喜讯对徐晓月来说,却是个恶梦。她舅舅说,他们村有个不错的小伙子叫张志刚,父亲是县交通局党委书记,借着父亲的便利,他在县域内承包乡村公路修建赚了不少钱,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见到过徐晓月,从此就念念不忘,深深地爱上了她,若徐晓月能嫁给他,那么为岳父治病是理所当然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