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房子是不是最重要,这位网友把这件事讲透了

来源:小万工

作者:小万工

最近,关于“房价”“限购”的话题又热了起来,在“逃离北上广”问题上也出现了更多争论。

昨天,一篇来自自媒体账号“小万工”的文章在小编的朋友圈刷屏,分享、转发者大多是来自北上广等饱受“房价”“逃离”困扰的年轻一代。

文章阅读量已达10万+,点赞过万次,作者是小万工。篇幅稍长,读完或许能解答一些疑惑。

图片来自网络,黄有维的水彩画《你记忆里的故乡》

我和我的丈夫都是从湖北五线小县城考到TOP2的,他北大物理,我清华建筑。

我目前在北京顶尖开发商负责高端住宅;他在北京顶尖高中分校区做高中老师,物理学科带头人。我们本科毕业留京至今九年,期间搬了六次家,最近的这第七次,正在打包准备搬回武汉。

近来看到我的朋友圈被好多“清华毕业生买不起学区房逃离回二线”的文章刷屏,文章里充斥着疑问、遗憾和不满,让我特别想记录一下我们这些年的故事,同样关于房子但画风截然不同的故事。

我们虽然九年搬家六次,但其实每次搬家都是欢欢喜喜的。

2008年毕业,我从清华紫荆公寓搬到顺义的新员工宿舍。公司在朝阳区,离宿舍有1个半小时车程。刚毕业薪俸微薄,租不起附近的房子,真的很感恩公司提供宿舍。每月400不到的房租,朝北的小单间,从学校四人间搬到个人的小单间,反而觉得人均居住面积显著提升。

期间印象最深是,父母带着他们的母亲一起来北京玩。当时是夏天,父亲执意不肯住宾馆,我们一家人就在我的小单间里打地铺,两位奶奶睡在床上,我和父母睡在地上。

父母看到我的状况有些心疼——毕竟独生女,在五线小城虽然家境工薪,也是住着大房子,读了那么多书,来了北京反而生活质量这么低。

我安慰他们说,我很喜欢我在北京的工作,同事优秀,领导也很好,而且我一个人睡不了两张床,小单间正好。在这个小单间里,我做完了自己负责的第一个郊区小盘,那时北京房价刚开始起飞,400套房子一天售罄。

第二次搬家是一年后,我和当时还在北大念硕士的男友结婚。为了他念书方便,我们搬到万柳——租了个小一居。房东是一对老北京夫妇,听说我们是租来做婚房的,特地粉刷了墙面,绿色的门窗、水磨石的地板都擦得屋明几净。贴上喜字,我们在亲友的见证下办了盛大而简朴的教会婚礼,特幸福地裸婚。

真的是裸婚,我用那个季度的奖金交完租金和婚礼费用,手头就只剩两千块钱。但是特别幸福,我俩十二岁相识,中学六年同班,大学六年恋爱,终于能和自己最爱的人结婚,真是有情饮水饱的感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