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部电影抵得上10部国产禁片!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有些记忆正在被越来越少的人提起,但它就在那里,就像夹边沟,不仅是一个地名,更是一种回忆。

2010年,王兵执导的纪实故事片《夹边沟》上映了,在国外引起的极大的轰动,甚至成为了当年威尼斯电影节的“惊喜电影”。

最近叶子有幸看了这部很稀缺的故事片,说实话,影片并没有多高明,但却处处透露着导演的用心。

该片改编自杨显惠的那部纪实性小说《告别夹边沟》,并选取了其中的三个故事《上海女人》、《逃亡》和《一号病房》。

故事发生在1957年10月到1960年底的夹边沟,在这个位于甘肃酒泉戈壁滩里的劳改农场里,三千多名甘肃省“右派分子”被遣送到此,接受“收容”和“管教”。

在这里,残酷的阶级斗争在饥饿面前已经算不上是最大的威胁,饥饿,是每一个经历过的人最刻苦铭心的记忆。

兔子、老鼠这些“上等佳肴”早已被捕杀干净,树皮、草籽是常备食物。

甚至有人直接从呕吐物和动物粪便中找食物。

他们太饿了,饿的眼睛肿了,脸肿了,胳膊和腿也肿了,干不了重活儿,只能躺着等死。

死了之后也没法解脱,因为有人惦记着死人身上的肉,在饥饿面前,人性早已泯灭。

意大利影评人Adriano De Grandis评价本片时说:

影片的拍摄场景令人印象深刻,王兵选择以长镜头,以及室外阳光与无门囚室内幽暗的强烈对比展现了片中可以感知到的那种生命的痛楚。

这是一部令人心碎的电影 在一个死亡渐渐成为日常程序的地方,死去的人的尸体被抛入沟中匆匆掩埋,活着却意味着吞食老鼠甚至他人的呕吐物(那一幕恶心至极,却具有极为强烈的象征意味)。

在这些惨状背后,是不屈的抗争。

《上海女人》用哭泣和坚持在呐喊。

《逃亡》中,主人公用坚定的信念一步步坚持着,直到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能逃出来的人是幸运的,但更多的人并没有逃亡,他们还始终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回家。

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死了,而死的方法各种各样——有摔倒之后冻死的、有饥饿状态下睡死的、有吃了黄毛草籽之后不消化胀死的、有突然见到了食物吃多了撑死的、有倒在荒野被狼吃掉的,还有人终于熬到了回家,临走时太开心掉下轨道摔死的,但主要都是饿死的。

其中有个人实在太饿了,就去猪圈扣猪食吃,结果倒在看猪圈旁冻死了,大雪覆盖了他的尸体,好几天之后才被发现,对了,他叫傅作恭,是抗日名将和新中国领导人傅作义的堂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