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不忘历史,印尼两次血腥屠华背后的真相

十年目睹
2017-03-20
+关注

1965年的印尼军政府之所以大肆屠华,导火索是当时军方与苏加诺总统、以及印尼共产党的政治摊牌——即印尼史上著名的“930”政变。在这场政治搏杀中,以苏哈托少将为代表的军方大获全胜,苏加诺总统从此沦为傀儡,而作为苏加诺盟友的印共,则被军方强力清缴,包括党领袖艾地在内的三十万党员被杀,党组织被摧毁,印共从此走向败亡。

而在大肆屠杀印共的同时,苏哈托也对在印华人举起了屠刀。据后世估算,大约有二十万印华也惨遭杀害,酿成了南洋华人史上空前的悲剧。

苏哈托为什么会大肆屠杀印华?有一种观点,认为是苏哈托宣布中国直接支持印共在1965年针对军方发动的政变。在军政府清除中国影响的过程中,印华惨遭池鱼之殃。

但这种观点其实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虽然基于国际共运的大背景,中国在五六十年代,确实对苏加诺政府和印共提供了大量支持,但要说中国支持印共发动930政变,这未免言过其实。

而且,就算当年的中国,与印共和苏加诺政府有密切关系,但这并不代表印华就站在中国政府一边。

展开剩余87%

之所以如此,是基于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中国对印尼的影响力,主要构建在共产主义这个意识形态的基础上,而并非民族和血缘。所以当时与中国亲密的,主要是印共这个以底层印尼土著为主要拥趸的无产阶级政党,以及苏加诺政府。虽然印尼华人也有一些参加了印共,甚至苏加诺政府,但这种加入也是基于自身政治信仰或者阶级属性,并不代表印华这个族群与印共、苏加诺形成合作。

基于这种逻辑,虽然不乏印华个体加入印共乃至苏加诺政府,但作为一个族群,尤其是这个族群中占据大量社会资源的主流势力,绝不可能成为当时的中国政府,以及苏加诺、印共的拥趸。所以,苏哈托所谓印华与印共政变有瓜葛的说法,仅仅是一种借口罢了。他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基于自身利益考量。

印尼由13000个岛屿组成,国家地缘结构天然松散;加上印尼土著开化较晚,缺乏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感和向心力,因此建国初期的印尼,存在严重的分裂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印尼只有在政治体制上高度中央集权,甚至采取独裁这种极端做法,来强化中央政府的权威,以压制国内的分离主义倾向。

但是,任何集权想要实现,都有一个前提——即中央掌权势力,必须在国家资源的掌控方面拥有绝对优势,这样才有足够的实力压制地方,确保国家的统一。

而所谓的国家资源,最直观的当然是军队,但除了军队,还有一个资源必不可少——那就是财富,更直白点说,就是钱。只有中央有钱,地方才有效忠中央的原始驱动力;只有中央有钱,才能供养政府军,保持对地方势力的强力威慑。

但是,印尼的地缘结构四分五裂,而且由于经济落后,又没有土改,所以长期以来,大量的社会资源都握在分布各地的土著地主之手,这不仅影响到了印尼的工业化转型,也限制了中央政府对国家资源的掌控,进而对印尼国家的稳定性构成威胁。

面对这种困局,苏加诺政府的手段是扶植印共,借印共之手,一方面可以打土豪分田地,削弱这些传统地主的势力,剥夺它们的资源;另一方面,则可以从苏中这两个外部势力手中获取援助(这个是直接给苏加诺中央政府的),增强中央政府的实力。

可现在,苏哈托为首的军方软禁了苏加诺,剿灭了印共,这样一来,土改搞不成了,苏中的援助没有了。这种情况下,苏哈托就得面对一个问题:它拿什么来支撑自己的集权甚至独裁?

当然,苏哈托有军队,但军队也要用钱养。如果强行用军队去夺土著地主的利益,那首先必然会引发全国内战;其次,这本身就是自毁长城——毕竟很多军官本身就出自地主阶级,而且地主阶级也是支持苏哈托上位的一大势力。

所以,苏哈托不能用武力强行解决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必须另寻财源——而这个目标,就是华人。

华人在印度是少数族群,而且一直保持自己的民族特征,没有融入印度主流社会。这种少数派身份,决定了华人在政治上是没有地位的。只不过,华人大部分靠工商业维生,积攒了大量财富。有钱无势,苏哈托不拿他们开刀,又还会找谁?

这就能解释苏哈托为什么屠华了。通过屠华,一方面可以将财富据为己有,这往私了说,苏哈托自己可以大发其财;而往公了讲,可以让军政府在短期内积累大量社会资源,这笔钱不仅可以用来供养军队,还可以用来收买底层民众,换回因绞杀印共,而丧失掉的民心。

此外,屠华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确立苏哈托军政府的政治合法性。印尼贫富差距极大,大量土著底层对富有的华人工商业者有着天然的仇富情绪,而这种仇富情绪,又因为印华与印尼土著的族群和宗教差异,而带上了明显的种族对立色彩。通过屠华,不仅可以捞钱,还可以煽动印尼的民族主义情结,这样一来,印尼社会一直十分严重的阶级矛盾,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被淡化掉。

基于上述考虑,苏哈托在绞杀印共后,顺带着对印华举起了屠刀。二十万印华沦为刀下之鬼,而他们多年积累的财富,也就进了军政府和国库,和苏哈托们的腰包。

只不过,在65屠华结束后,印华与苏哈托军政府的关系,又出现了一个奇迹般的转折——两方居然重归于好!

这是为什么?其实这还是双方共同利益决定的。

就苏哈托而言,在通过大屠杀捞够了钱和政治资本后,他依然要面临一系列问题:接下来印尼该怎么走?自己的独裁将如何长久维持?

首先,苏哈托的军政府需要钱来维持。虽然屠华可以捞一大笔,但这只是一次性的买卖,用不了多久就会坐吃山空。所以工商业依然要发展,印尼的工业化也必须启动。

当然,苏哈托们也可以把这些活儿全交给社会,自己只管照章收税就行。但如此一来,首先自己攫取私利的空间就会大幅缩窄;其次,在此过程中,那些土著地主必然会凭着自己的先天优势,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发展壮大。而这些土著地主,具有极强的独立性,如果任由它们在此过程中发展壮大,迟早会尾大不掉,形成独立于中央之外的强大本土势力,进而对中央政府的权威,乃至苏哈托的独裁统治构成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印华就成为军政府的最好选择:印华有多年的工商业经验,非常适合从事现代经济;印华是边缘少数族群,没有政治地位,在印尼又深受土著主体的排斥,这就决定了,他们无法形成自己的势力,甚至,哪怕是要维持生存,都必须极度依赖苏哈托军政府的保护。一旦军政府放手,他们随时会被印尼土著给消灭掉。

由于印华没有政治势力,只能依赖军政府才能生存,所以苏哈托们就可以在大发横财的同时,增加中央政府对社会资源的掌控力度,这样既增加了中央政府的权威,又可以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相反,印尼的土著地主,由于在经济变革过程中被印华竞争,其经济上的生存空间自然缩窄,实力相对削弱,最终会走向没落,进而作为一个阶层被自然消解掉。

这就是苏哈托的如意算盘。而就印华而言,他们的边缘少数族群地位,以及印尼土著民众对他们的排斥,决定了他们必须有一个强势靠山才能存活。所以,即便苏哈托当年的屠华之举十分可恶,但在苏哈托放下屠刀、抛出橄榄枝后,印华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也只能选择依附于军政府,成为它们的附庸。

这就形成了印华现代史上畸形的“主公制度”——苏哈托一方面将华人的政治文化权利剥夺殆尽,另一方面却又在经济上放宽了对华人的限制,简单的说,就是华人企业家提供资金和技术,印尼裔的军政官员提供经营许可证和政治保护。

在以苏哈托为首的印尼“主公”的庇护下,印华在经济上重整旗鼓,趁着印尼现代化的东风,又攒下了巨额的财富。

但是,这种机制,也潜藏着巨大的风险。印华的存在,完全依赖于苏哈托的保护。这种上层路线,更进一步激化了印尼土著民众对印华的不满。所以几十年后,灾难再次降临。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印尼作为重灾区,经济惨遭重创。而经济的崩溃,又引发了严重的政治和社会危机,在民众的反对下,苏哈托被迫结束独裁统治,黯然下台,执政的专业集团党也土崩瓦解。

随着苏哈托的垮台,印华这个有钱,却被印尼主流社会所厌恶,还充当了苏哈托帮凶的群体,自然而然的成为印尼民众的发泄目标。而苏哈托下台后,印华最大的保护着不复存在。

当然,苏哈托军政府虽然倒了,但是印尼军方依然有较强实力——他们以前也受过印华的好处。可是,民众的怒火实在太过骇人,以至于军方也难以招架。为求自保,它们不仅不愿再继续为印华这个寄生群体提供庇护,反而有意将他们抛出来,作为自己的替罪羊。这种情况下,印华再次沦为种族屠杀的对象。

这就是98印尼屠华的由来。

历史上真实存在的10大残忍实验,胆小慎入!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