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白石山 您今儿是唱哪出啊?

北方的三月,太行山上绽露出了些许春色。金黄的迎春花一团团一簇簇,妖冶的桃花一片片一丛丛,只是那欲暖还寒的气温不甘心的忽来忽去,搅的人们不知道穿什么衣服。

挺拔的白石山矜持而又羞涩的迟迟不肯走入春天。但是时节不等人也不由人,虽然白石山没有鹅黄嫩绿,但是也脱去了冬天的灰色旧装扮,从缆车上看去,树尖上竟也是一层浅黄一层红晕。春姑娘在你周围不经意的招摇着。

白石山的老树没有抽新枝,旧杈没有出新芽,在它的山崖峭壁上却开出了12朵耀眼的小花。她们青衣彩带、粉裙沙罩、凤冠雉翎、金钗玉带,像一群小仙女在景区里飘来飘去,直把那上来下去的人们吸引的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了,不禁问道:——白石山今儿是要唱哪出啊?

“太行老祖,抚佑一方,上继盘古,下承娲皇,”太行老祖深居山野哪里见过这么多可爱的戏娃娃,直乐的大嘴如斗,须髯乱颤,手里拿出了一个大子儿的赏钱:孩儿们——拿去吧!

孩子们多懂事儿啊?知道老祖的心思,不仅一个个的给老祖展示了才艺,还一起和老祖合了影。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见过大山,即使见过大山的孩子也不会厌烦。上了栈道瞬间就变成了一群小猴,我紧紧的跟着她们。瑞瑞跟我说:王老师,你比我妈妈强,她都跟不上——哈哈!

上到一个平台上,我看光线很好,地方也宽敞,让瑞瑞表演一段,大方的孩子说,我给您跳段拉丁舞吧,话音一落就一招一式的扭了起来,我说宝贝儿你穿的是啥呀?瑞瑞乐的前仰后合。

等默默上来后,她拉着小姐姐就扮上了角色,虽说把我看的一头雾水,却也笑的合不上嘴。差点忘了一个随行摄影师的本分。

孩子们生长在一个幸福的时代,没有吃过苦受过累。当她们看到辛苦的挑夫时不仅上前问候,还主动和他们合影。挑夫们瞬间忘了200斤重担的累,看着孩子们笑了很久很久——

在海拔1900米、长达95米,全国首屈一指的玻璃栈道上,孩子们全然没有戏中小姐的矜持、公主的羞涩,把那扭捏的碎步忘到了脑后边,像一群花蝴蝶般的跑来跑去,胆子大的甚至还要跳起来。把美女老师急的只喊:我的宝贝儿——打住吧!

这些孩子来自北方不同的地方,她们有不同的才艺专长。大部分孩子和戏曲毫无关系,为了参加这次踏春活动临时抱佛脚学了几手。不过对于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小精灵们来说,根本也不算什么。

这一趟走下来五个多小时,对于这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们来说实在是个考验。平时学业紧、功课多、锻炼少,能够坚持下来我看着都心疼。好在景区给孩子们安排在了山顶的尚云间酒店,不然孩子们到晚上十点也吃不上饭。

这样的活动对于孩子们非常有吸引力,她们很少走进大山,亲近大自然。但是参加这样的活动也非常辛苦,回到酒店还要卸妆盥洗。次日早晨5点左右又要起床化妆,仅此一项就需要两个多小时。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没有十个小时的睡眠无疑是很难受的事情。

在这一代孩子们身上我看到了希望:她们学习东西快,适应环境强;对老人很尊重,对他人有爱心;做事有恒心,遇事有担当;反映了这一代人对一件事情的责任心,对一个集体的荣誉感。——孩子们,我看好你们!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