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古庙里的顶级餐厅,是保护还是破坏?

一眼之缘,

夜不能寐。

……

智珠寺风云

2015年初,

一篇报道把故宫附近

名不见经传的智珠寺,

推上了风口浪尖。

报道称,有人在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智珠寺、嵩祝寺开办豪华餐厅、私人会所,只对少部分人开放。

一时间众人哗然。

一座历经沧桑的皇家寺院,

一场风雨欲来的舆论声讨,

这其中牵涉到的,

是一个“忧郁的”比利时男人。

数年前,

初冬的一个黄昏。

租住四合院的比利时人温守诺,

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

在胡同里转悠。

民房瓦灰色的屋顶之上,

斜挑出一座寺院顶檐的边角,

余晖洒落,

似乎给它涂上了旧日金粉。

好奇心以及对建筑的敏感驱使温守诺前去一探究竟。辗转穿过破旧拥挤的民居,眼前的一切让温守诺的心一颤。

古柏苍翠依偎着灰沉大殿,

残阳夕照温存地堆积在殿内,

零落的光束里灰絮飘渺,

隐约可见陈旧机器的轮廓。

破落的古寺,

庭院深深,

碎金下的断壁残垣,

散发出一种动人心魄的凄美。

那一天,

温守诺在大殿冰凉的石阶上

一直坐到天黑:

“我发现了我的使命。”

智珠寺,

建造于明代永乐年间,

是皇家御用印刷和收藏经书的地方,

巅峰时期从事印经人数达千人之多,

名气甚至大过雍和宫。

建国后,北京城大改建。

智珠寺先后变身为

北京金漆镶嵌厂、

自行车飞轮厂、

景山装订厂、

东风电视机厂、

牡丹四星音像有限公司。

岁月流转,工厂更迭。

没人关心这个寺庙

为何而建、为谁而建。

厂房蚕食寺院,人们进进出出,

从来没人想过修缮和保护。

上世纪60年代,

大殿经历了一场大火,

殿内被熏得乌黑。

这还不是最惨的时候:

智珠寺挂牌“文保”单位之前,

它还做了三年废品回收站。

万分心痛的温守诺,

决定与朋友林凡与周理贤合作,

开始破庙修复工程。

而且从一开始就确定了

“全方位保存历史风貌”的理念:

修旧如旧。

智珠寺属于文物保护建筑,每一个环节修复之前,都要得到北京市文物局批准,修完以后要得到文物局的认可方能继续下一个修复环节。

换了四家建筑公司

才找到有修复资格

又极其负责的建筑队伍。

他们小心翼翼地

从旧建筑里挑选能使用的材料,

再寻找到最接近旧材料的新材料,

按建筑原貌一比一重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