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同学】马克思本体论思想的人学意义与实践根基(二)

C⊃3;同学共创

感性·知性·理性

导言

近代以来,西方哲学向来都把本体论与认识论、方法论、价值论等并列,视为哲学构成的基本板块。不唯如此,在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哲学之为哲学,首先是因为它超越感觉和经验的局限,提供了世界终极本体的深层思索和探究。所以,哲学作为一种形上之思离不开本体论,历史上一切哲学体系都是在特定的本体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然而,就是这样一块犹如哲学基石般的本体论,在我国很长一段时间受到冷落:一方面,本体论的内容贯穿于整个唯物论,并在世界物质统一性等原理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与此同时,它却丧失冠名权,在众多哲学辞典和教科书中都赫然昭示:“本体论是旧哲学术语词”。特别是在历经现代西方哲学中风行一时的“拒斥形而上学”的潮流冲击过后,本体论问题在我国就变为仅为少数人关注的生僻领域,本体论的文章虽然发表不少,但一直未形成全国性的讨论热潮。我们注意到,最近,鉴于当下社会非理性主义的泛滥和由此带来的庸俗化、实利化、享乐化、权力化情绪躁动,有人提出重新研究本体论的性质及其重建问题。① 无疑,这个问题的提出,立意深邃,见解独到,但是事关本体论哲学模式的总体评价和定位,也还有一个是否重建本体论就能够解决目前人类面临的理智迷失问题。这些沉思和疑惑,都要求我们对本体论问题进行新的探索。

张奎良

黑龙江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学学会常务理事,黑龙江省哲学会名誉会长。

三、本体论的实践根基

首先感悟到世界的人本基础的并不是马克思,在马克思之前很久,许多先进的哲人就已经从实际生活中体味到人的本体地位和决定意义。哲学史上,人的学说源远流长,不乏众多首倡者,其中尤以费尔巴哈为最,马克思称他为“真正克服了旧哲学”,“使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成了理论的基本原则”。

费尔巴哈是近代最杰出的唯物主义者,他使唯物主义从“敌视人的”、“片面的”、“纯粹”形态进入了人本的直观形态。对人的高度重视并把人确立为哲学研究的“最高的对象”,使费尔巴哈超越了他以前一切哲学家。费尔巴哈代表了工业文明初始时代人的觉醒,他对哲学发展的最大贡献就在于他突破了先前从纯粹客体方面来理解人的传统框架,开辟了从人自身来理解人和历史的新格局。18世纪唯物主义并非没有意识到人,但他们认为“自然”和“原子”是世界的本体,人是环境和教育的产物。康德也十分重视人的理性和道德,但他把人的本真存在推向了永远不可认知的物自体和彼岸世界。赫格尔是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识渊博的人物”,他在人类精神领域里曾经贡献了“无数的珍宝”,但他又最不了解人,把人的本性、生活和历史完全交给超人的“绝对精神”来主宰。只有费尔巴哈不借助外来的拐棍,真正从人自身来理解人。费尔巴哈认为,人之为人的根源和秘密在于人是一个“类”,所谓“类”就是指认的感情、意志、理性和爱,正是这种“内在、无声的,把许多个人纯自然地联系起来的普遍性”①使人与动物区别开来,构成人的内在本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