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美食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整个杭州都在做红烧大肠,而这家巷子里的白卤却被不少人说第一,连沈宏非都被征服了

沈一点·探店

整个杭州都在比拼红烧大肠,

而这家小店的白卤大肠。

却让我心甘情愿的喝醉三次酒,

才摸到了出门的路‍‍‍‍‍‍‍

每个城市的精华都不在旅游区内,

这也许是每个老饕吃货的共识吧‍‍

专题编辑:五横一竖王

拐过鼓楼的门洞,转进十五奎巷后你会发现游客慢慢减少,倒不是因为隐蔽,这条巷子甚至不如旁边的城隍牌楼巷烟火气更重。本地人晃悠到这里多半只是为了一两家卧虎藏龙的小店。

煤饼蒸罩,人来人往。五张桌子,一个包厢。就是那么一家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小店。蒸笼一开,热气伸腾。旁边几户住家的小鬼闻了香味都放下玻璃弹珠,呼啦的拥了上来。

如果不仔细,这家藏着粮油店旁边的小店你肯定会错过。门头简单到你以为随便进了一个的哥将就吃午饭的小馆子。即便他早就名声在外。

老底子的发煤饼烧煤炉

现在已经不大能见的到了

架上一口大铁锅

放上大蒸笼,仿佛回到了过去。

在兰边碗点菜千万不要傻乎乎的问要菜单。老板肯定会拽拽的跟你说没菜单,自家看墙高头。

两面墙上粘贴的像沙县那样的泡沫板上便画着所有的菜。除非你自己胸有成竹,不然就依葫芦画瓢,看着那些老客点些啥吧。

正当我埋头吃肉的时候,

旁边的女顾客问老板为什么叫兰边碗。

看来你这是把我要问的给问了呀?

因为我们店里用的都是蓝边花纹碗呀。

老底子小辰光用的碗盏都是蓝边的陶瓷碗,

一块红烧肉、一块油豆腐,夹两块青菜。

就蹲在路边唰唰唰吃起来的。老于说到。

至于为什么不用蓝色的蓝么,

就是有腔调,想不一样。

香港有公鸡碗,咱们大杭州用蓝边碗

年纪稍大的人来吃饭欢喜叫老板小于。我们估计得叫他老于了,85年开始学的厨,自己摸索了一些门道。说起来算是自成一派。闯荡过一整个江浙沪。走遍城市乡野,就为吃一些好吃的,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么。

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想回到杭州安单的开着一家小店,这次正儿八经是一个小店。

不过就那么个小店。老饕沈宏非还有四季金沙厅的主厨王勇都曾来光顾过。就为吃一口老于的菜。

老于不进厨房的时候喜欢摘掉自己厨师帽,顶着大光头的他有时候也老会喊热。不烧菜的时候他就喜欢出来和老客聊聊家常。老于的话绝对算不上多,说的最多的肯定也是自家菜的味道如何。

照片里那个戴厨师帽的就是老于

是不是还有点喜感

/白卤大肠/

吃到这道菜的时候,绝对是被惊艳到了,就在别家还在为红烧大肠争的你死我活之际。老于偏偏爱剑走偏锋的做了白卤。白卤对大肠的干净程度要求不言而喻,干不干净你一眼看的出。放入口中绝对不油不腻,也绝不会淡而无味,咬下去便弹了牙。

难道就放点盐便能那么好吃?我试图问老于秘诀。老于摆摆手不说。往后的三天我便天天跑去他的店里,要一盅黄酒,过着这碗大肠。到最后还是不知这美味的秘诀,倒是连着醉了三天,欲罢不能。

特意打包了一份回家,第二天起了凝胶

故意把这冷的大肠放进刚蒸好的饭中

这味道好到大家自行想象吧

/神仙蹄/

老于叫自己蒸的蹄髈叫神仙蹄,我说为什么叫神仙蹄。你自己吃吃看就知道了.

其实当时我吃的相当饱了,但是一嘴咬下,酒香味便溢了满嘴。再咬下蹄筋,有着相当的韧性与弹性。如果听到别的地方吹的天花乱坠的入口即化那八成是炖烂了。五年陈的会稽山不加一滴水的用铁锅炖4个多小时,每次老于掀开锅的时候,都是一群人头颈升了老老长的在等了。

/松子酱丁/

这道菜最能下酒下饭,放了松子的酱丁没什么高深的学问。但是就是不停的可以让自己下筷,吃到最后索性用了调羹,一勺一勺的放进饭里拌着吃。

/臭豆腐蒸肉饼/

富阳农家做的臭豆腐,每天自己剁的猪绞肉,连菜籽油都是自己从农户手上收来的。根本看不出来简单的小店做的一道简单小菜,考究且复杂。所以每每有人点上一盘整家店都是“臭”的。

/清蒸小本鸡/

用了散养的龙游小本鸡,放点盐便入锅蒸熟。蒸出来的鸡口感殷实,不柴不油,倒也相当健康。

/千张结烧肉/

这是杭州人爱吃的一道菜,光是红烧肉难免单调,小时候尤爱千张结烧肉。一口咬散千张结,用卤儿过过饭,肚子饿的时候,这一道菜两三碗饭是不在话下的。

这样的市井江湖气小店

在这座城市只会吃一家少一家

但我们总会在心底不停的泛起他的味道

兰边碗

地址:十五奎巷42-3号

电话:15267091869

沈一点粉丝独家福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