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沈志华,一个荒唐的“历史学家”

过去一直对教授、专家的称谓敬佩不已,以为他们该是些客观公正、厚德博学的翩翩学者,可事实往往与愿望相反,以笔者的工作关系,接触过不少本专业的专家和学者,总体感觉失望多于欣喜,一些人的品格、学识实难恭维,人格之低下甚至宛如市井俚人。遗憾的是,沈志华教授作为一个头牌赫赫的“著名历史学家”,他的《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的大做也着实让人大失所望。纵览全书,通篇的主旨是树立在“强权即是真理”病态思维基础上,用大胆假设,疯狂求证的技法“研究”历史,不顾史实,对抗美援朝的正义行为进行无端指责,从而得出诡异蹊跷的结论,全然不像一个严谨的历史学家,而是一个为了阿堵物而勃发的无畏神汉。

原书的论点论据逻辑混乱、头绪芜杂,择其要点,先批驳结论第一条,“中国革命的胜利使得毛泽东在欣喜之余产生了支援世界革命的更为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不期而遇的朝鲜战争和初战胜利为他提供了这样的机会”。恕我冒昧,不知道这位历史学家是如何进行的“研究”,1950年建国伊始,百废待兴,举国上下正待从战争胜利的激情中转入到民生建设的复兴之路,苏联援助中国的第一批56个重点工业项目也在谈判之中。1950年6月6日,毛泽东在七届三中全会上讲话时,明确提出了“不要四面出击”这一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党为实现国家财政经济状况基本好转,在政治方面应采取的战略策略方针。提出六条具体措施:1、合理地调整工商业,调整税收,以改善同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2、使工厂开工,解决失业问题,并拿出20亿斤粮食解决失业工人的吃饭问题,使失业工人拥护我们。3、实行减租减息,剿匪反霸、土地改革,使广大农民拥护我们。4、给小手工者找出路,维持他们的生活。5、对知识分子,要办各种训红班,办军政大学、革命大学,要使用他们,同时对他们进行教育和改造。6、团结少数民族,在少数民族区,社会改革不能急躁,条件不成熟不能改革。改革必须由少数民族自己来解决。”可以设想,如果不是美国直接干涉朝鲜半岛局势,如果不直接出兵,如果不越过三八线,如果不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国无意也无须出动志愿军同美国强人直接交手。但是这一美好的愿望随着美国的自我膨胀而告破灭。

沈文中所说“毛泽东和周恩来在 8月4日政治局会议上对此所做的解释表明,中国领导人已经站在了亚洲革命领导者的岗位上。”,笔者搜索了一下会议讲话,没有发现任何词藻能够“表明”中国领导人认为自己“已经站在了亚洲革命领导者的岗位上。”,奇哉怪哉,莫非这沈教授面对这重要的论据,也要苦思冥想臆断不成?至于说毛泽东想作以后的国际共运领导人的说法更是匪夷所思,可以参考他在50年代的《卜算子.咏梅》袒露的心迹,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这首词就是斯大林死后,为了回复赫鲁晓夫指责毛泽东想做“国际共运领导人”的恐惧。诸如此类同时期还有他的名言“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