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非正常事件

手机搜狐

SOHU.COM

媒体:为什么韩国总统的下场都不太好?

3月12日,朴槿惠乘车抵达位于韩国首尔三成洞的私邸并向支持者挥手。当晚,遭弹劾并被解除总统职务的朴槿惠搬出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回到她的私宅。图/法新
3月12日,朴槿惠乘车抵达位于韩国首尔三成洞的私邸并向支持者挥手。当晚,遭弹劾并被解除总统职务的朴槿惠搬出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回到她的私宅。图/法新

道德造神运动在韩国被运用了太多年

但所有总统最后都被道德罪名压垮了

文/于海洋

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20日总第796期《中国新闻周刊》

3月12日晚7点,名声尽毁的韩国首位女总统朴槿惠驱车离开总统府青瓦台。如之前的每一位前任一样,朴槿惠也用了半生的心血换得踌躇满志而来,最后花了不超过5年的时间仓皇失措而去。

面对这样熟悉又陌生的结局,流血对峙的民众其实与政治家一样迷茫。隔三差五就在街头来一次烛光游行,又不是拍韩剧,想来不是愉快的体验。但问题是,谁能终结这并不令人愉快的循环?

五大暗礁

日历翻到新的一页,从韩国最高法院票通过对朴槿惠的总统弹劾案开始,韩国人民有60天的时间从亢奋的街头政治转向沉思:这个国家该怎样寻找新的舵手,使一切恢复正常。

但60天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一个所有统治者都遭清算的国家,所遇到的麻烦必定是超级顽固难缠的。若把一国比作一艘船只,若不是暗礁密布、暗流难测,何至于老船长一个个铩羽而归。

一艘大船行驶于暗礁丛中,船速甚快且船长弃船,大船是不是有倾覆之忧?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不是乍一看那么肯定:子非船,安知船体是不是钛合金?子非船员,安知船员中有多少老司机?以目前知识界的共识,韩国若想打破长期对抗的循环,五大暗礁问题必须得到正视和解决。 暗礁之一,分裂互憎的地域文化。朴槿惠贪腐了没有?你问一个庆尚北道的人和一个全罗道的人,得出的答案几乎100%会是相反的。朴槿惠支持率80%的时候,全罗道的民众也没有原谅过她追随李明博迫害前总统卢武铉的往事,朴槿惠支持率跌到8%的时候,庆尚北道的支持者照样孤单地站在街道一隅和庞大的反朴人群对峙。

韩国政治,尤其是民主政治,首先是地域分裂的政治。不同地区尤其是庆尚和全罗的斗争,能够一直追溯到公元7世纪新罗王朝消灭百济。1300年以来,全罗道此起彼伏的反抗,还有庆尚道政治经济精英集团的持续打压,让这些地区间积下了深深的仇怨。

军人专制的鼎盛时代,地区主义曾一度被压制,但随着民主力量开始复苏反抗压迫,军人政客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先后祭起地区主义的大旗,在选举中赢了民主斗士金大中、金泳三。于是,区域裂痕再次蓬勃兴起,无论民主派还是威权派都得从中汲取力量,庆尚、全罗、忠清南北等地域界别,及三大板块的不停重组,几乎解释了韩国从全斗焕到今天大选一切政党博弈的内在原理。全斗焕那样的“独夫民贼”当年都能在家乡庆尚北道拿下选举优势,韩国区域主义的帮亲不帮理可见一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