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神探狄仁杰

手机搜狐

SOHU.COM

杀死今日头条

坐落在京城北三环一角的中航大厦像一方豆腐块,超高的层高将这座地表只有两层的写字楼架撑得科技感十足。2016年2月,巨大的亮红色Logo升上了这座大厦的外墙。今日头条——这家有着800多名智能算法工程师的科技公司入驻于此。

接下来 3 个月,红底白字的 “今天 XXXX,看今日头条” 系列户外广告,攻占了整个京城所有的地铁站和公交站。

在这个中国用户使用时长最长、用户量第二的新闻客户端上,每个月有超过1.6 亿的用户通过这枚红色的App, 获取着“机器学习”的算法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各种资讯。

与骇人的发展速度、优异的市场表现,和技术团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日头条在推送的内容“调性”上,一直被一线城市那些从事“体面”职业的年轻“中产阶层”斥之为“low”。

也正是这家以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为驱动核心的公司,成了 2016 年内容市场最不可忽略的角色。今日头条成功地引起了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三家“寡头”的注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第一个被三巨头合力“围剿”的公司。

一时间,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从不愿给内容生产者付费的巨头公司,开始拼命地砸钱,几乎所有的平台都开始强调自己与“内容”和“知识”相关。甚至那些已经逐渐边缘化的新闻客户端也纷纷活跃了起来,该融资的融资,要发新产品的发新产品。

甚至连一直被人诟病“慢半拍”的百度,也在2017年宣布了战略重心——“重视内容分发”。人们终于看到:“内容分发这块本已是死海的市场,被重新撬动了。”

内容的“死海”再起波澜,意味着门户时代的彻底结束。在新的“内容分发”的战争一触即发的背后,是对互联网广告市场的新一轮瓜分和争夺。

在这个领域,大家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今日头条。

“人工智能”

回溯 2013 年今日头条诞生的时候,它并非市场上唯一的“个性化”推送新闻客户端。早在 2010 年,一家叫“无觅网”的公司就推出了个性化阅读端。然而,由于阅读业务的下滑,无觅网在 2013 年选择关闭了旗下的资讯客户端业务,转而投身匿名社交产品无秘。而几乎同时,今日头条却实现了 10 倍的增长,日活从年初的 100 万,增长到年末的 1000 万。

3 年之后,今日头条日活达到了 6700 万,在资讯客户端这个品类上仅次于腾讯新闻,并在日均用户时间上达到了 71 分钟的恐怖数字,对网民注意力的吸附作用,甚至超过了传统意义上号称“注意力黑洞”的各个视频客户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