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咪蒙和罗永浩的“新衣”,是你穿上的吗?

洗白并不是一件难事,尤其是当洗白对象是一个有血有肉、信息量丰富的自然人,难度更是连跌好几个档次。

如果人们觉得他为富不仁,你可以说收获背后是天道酬勤;如果人们觉得他三观不正,你可以说情绪突兀是一种敢爱敢恨;如果人们觉得他满嘴跑火车,你可以说制造噱头是为了传播,传播是为了更好的输出理念,这是世界选择了他——人们巧妙地利用着信息不对称,在必要的时候放大特定的信息,给自己换上心仪的面具。

所以即便这个符号在社交网络语境里被很多人当做了“下限指标”,即便每篇10W+都能不断坐实人们先前形成的刻板印象,但一篇专访,就好像一夜之间逆转了舆论的风向,以至于那些最苛刻的行业导师甚至质问所有网友“你为什么没成为咪蒙”,然后因此有了新的嘲讽素材:“别看不起人家,一看到人家给助理工资五万一个月,恨不得立即投简历过去。”

咪蒙不是唯一一个在3月打了翻身仗的人,老罗的翻身仗就打出了高性价比。当他在微博上不断更新着问答时,人们仿佛看到了那个在牛博网诠释彪悍人生的青春,哪还有什么“东半球第二好用的手机”的包袱,满眼皆是“信仰”二字。

然而,他们不仅仅是自己披上的“新衣”,每一个深处互联网时代的我们,都给这件新衣贡献了最合适的布料。

“我助理都能干合伙人的活?”

写作里有一个常见的技巧叫做“心理预期反差”,即文章中主角的行为不符合人们对于这个形象的预期,由此带来的新鲜感激发起人们的好奇心,带来阅读体验上的痛点和爽点。

金庸老先生就很熟练地运用这个写作技巧,于是我们看到德高望重的少林方丈居然与女子私通,还生下了一个叫做“虚竹”的孩子;位高权重的康熙皇帝居然也是个内心躁动的小青年,甚至和韦小宝当众“扯蛋”;还有身带镣铐的女屌丝小昭,真实身份居然是西域公主……

正所谓触类旁通,这个技巧被娱乐圈完整地继承了下来。

只要高高在上的明星和我们说着一样的段子,或者像段子手那样千方百计的讨好我们,甚至用我们嘲讽他们的段子进行自黑,反差能够轻易地帮助一个解构自己的刻板印象。

然而这样的公关手段也是需要前置条件的。

首先公众形象需要足够刻板,刻板到由此诞生的粉丝群具备着明显的群体特征,刻板到由此诞生的话题呈现非此即彼的话题对立。只有需要反转的标靶足够明显,反差才能够被人们所察觉,反差带来的改变才会更加直观。

其次反差感只能自下而上产生。人们可以接受偶像派演员潜心琢磨他的演技,却对偶像派演员在颜值上动刀子耿耿于怀,这个社交网络上常见的情绪反应告诉我们:心理预期反差带来的情感放大是双向的,心理预期效应也是不断持续的——即使心理预期第一次出现反差,人们也希望反差后的剧情向心理预期的那样发展。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