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30年内77%岗位被AI取代,人类下个职业需求采集员

当清晨醒来,一个甜美的声音和你送上早安,并用机械手递来牛奶面包时,这是斯皮尔伯格在《人工智能》中的幻想。

如果场景再次切换,你吃完面包却倒地不起,机器人却在冷笑,这样的画面,或许是《终结者》中天网的梦想,又或者是阿西莫夫《我,机器人》里最不愿意看见的“机器人三定律”被破坏的场景。

文/张书乐

刊载于《创意世界》2017年1月刊

如果,人类被机器控制,沉浸在幻想的世界中无法脱离,少数人破壁而起呢?满满的《黑客帝国》来了……无数不靠谱的人工智能(英文缩写为AI)幻想被电影之后,我们到底离AI有多远?其实,只要你20年前在街头电游室玩过麻将游戏,总是被截胡的你,已经早早的认识到了它的厉害了。

何必还要等到2016年,AI提出60周年的时候,去围观阿尔法狗如何在围棋上用帽子戏法碾压李世石呢!

琴棋书画样样皆能的工匠与大师

一直秉承AI威胁论的霍金,2016年底再次在《卫报》的专栏中发文称:“工厂自动化已经让众多传统制造业工人失业,AI的兴起很有可能会让失业潮波及到中产阶级,最后只给人类留下护理、创造和监督工作。”

这个可能有吗?阿尔法狗之战已经让我们认识到,第一个被摧毁的其实应该是那些被标榜有工匠精神的可用精准数据管理的行业,哪怕它被认为具有一定的创造性或需要AI暂时并不具备的思考特征。

首当其冲的是新闻行业。就在2016年11月30日,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传播战略研究中心与新华网融媒体未来研究中心共同发布了《智能编辑部发展报告》。该报告认为,当前媒体正在加速推进新闻编辑部智能化进程。

一个事实是,新闻写作这个看似需要创造和创意的领域,已经塌陷了一小块,早些年,福布斯网站、美联社、彭博社、洛杉矶时报等媒体已在体育、财经、天气等领域实现了“机器人写新闻”。

其实,深谙新闻写作游戏规则的媒体人也大多明白,基本的消息写作就是个五要素堆砌的模块化文字,不需要温度,只需要客观称述,一个小学生作文的段位而已。至于真正深度的报道,则需要通过采访和凝练,并且需要足够的“温度”时,机械的冰冷也就无法进行“模仿游戏”了。

其实这已经投射出了AI的大未来,即替代人类完成一些看似创造,其实是按照某些既定规则来执行的劳动,特别是那些被看做是特别有工匠精神,需要精雕细刻、却实际可以编程的东西,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就开发出了一种被称作“神经卡拉OK”的AI系统,能自动谱写新的圣诞节歌曲。其实就是一种对既定经验的重复和再制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