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北京胡同到东北农村,这个美国人总在好奇那些没有被记录的声音和生活

迈克尔·麦尔觉得《东北游记》中的三姨说过一句他听过的最有智慧的话:“你怎么就能知道一个地方已经发展得正好了呢?”

迈克尔·麦尔(MichaelMeyer)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的时候,说“我想为今天我们在中国土地上所看到的一切提供一些脉络”。迈克尔·麦尔是个出生于 1972 年的美国作家,处于急剧变化中的中国是他的写作对象。

距离迈克尔·麦尔第一次来到中国已经 22 年了。1995 年, 23 岁的他作为美国“和平队”志愿者首次来到中国,在四川一座小城市内江当英语教师,并在四川大学与著有《江城》《寻路中国》等书的美国作家何伟(Peter Hessler)同班学习汉语。这时,迈克尔•麦尔也有了一个中文名字“梅英东”。

两年后,说着一口“川普”(四川普通话)的梅英东结束了“和平队”的志愿工作,来到了北京。在清华大学学习中文,去北京的国际学校教书,为《纽约时报》《时代周刊》《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撰写有关中国的文章,和中国姑娘“丹”(英文名为弗朗西斯)谈恋爱、最后结婚等等,梅英东就这样在北京待了十年。

2008 年 6 月,迈克尔·麦尔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再会,老北京》(The Last Days of Old Beijing)。这本书写的是中国城市的变化,关注北京胡同的拆迁和那里的居民。与记者快速采访写作的方式不同,迈克尔·麦尔的方式是住下来,观察、聊天,然后写作。

来自:

从 2005 年 8 月 8 日开始,他就住到北京西南角大栅栏杨梅竹斜街的一个胡同里收集写作素材。这个胡同里住的很多都是来北京打工的农民工,他和他们一起用公共厕所,洗公共澡堂,看《北京晚报》,关心时不时出现在墙上的拆迁告知书等。直到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开始前,胡同拆得差不多了。迈克尔·麦尔也结束了在胡同的生活,完成了写作。

“我希望读者能够知道所有的城市都有过破旧和立新的历史,北京也是如此。实际上,随着胡同的大量拆迁,我们也许经历了北京最后一轮破旧立新。我也想告诉读者文化遗产的保护到底意味着什么?是保护帝都时的北京吗?是保护 20 年代的北京吗?或者是 50 年代的北京?”,。

迈克尔·麦尔在胡同生活期间,也在那里的小学当志愿者教书。由于所谓“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政策限制,这些学生到了六年级,不得不回到他们的村庄参加中学入学考试。“我很好奇他们即将回去的那个地方。我当时一直在找一本关于中国乡村变化的书,但是并没有这样的书。你想读的书没有,不如写一本”,迈克尔·麦尔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