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出轨”有一百种说法,哪种最让人羞红脸?

字媒体
2017-03-19
+关注

文丨葉神月

乱哄哄的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出轨劈腿的狗血大戏了,这两年里陈思诚、林丹、马蓉、文章一个个渣男渣女原形毕露,家属们或是勉强大度原谅,或是对簿公堂争产,令人唏嘘。

其中最令人同情的莫过于谢杏芳了,超级丹可是趁着妻子谢杏芳怀孕时,“偷食”网红脸的赵雅淇,恶劣程度令人发指。作为一个广州女生,阿芳用粤语怒斥林丹“佢去揾二奶,佢出边有咗第二个”、“偷食”的样子,实在叫人同情。

展开剩余89%

阿芳说的“偷食”相当于普通话里的“偷腥”,说男人像老猫一样爱偷腥,普通话里我们一般说“没有不偷腥的猫”,粤语里则是说“边度有唔偷食噶”。

其实细细考究起来,“出轨”这词显得忒现代化了些,毕竟在中国,火车可是20世纪才有的玩意嘛。

古往今来,东西南北各种方言里,这“出轨”一词的说法,倒都和日常生活中的行为息息相关,不仅包括粤语中的“偷食”,也包括“戴绿帽”和“搞破鞋”这俩最常见的词。

帽子本身是个常见的物件,为何绿色的帽子就有“出轨”的贬义呢?

首先这绿色,在古人看来就不是个好颜色。《汉书东方朔传》里就写道馆陶公主的情人董偃,得蒙汉武帝赦免时:

“绿帻傅韝,随主前,伏殿下”,着意强调董偃穿着“绿衣”。

唐朝的颜师古注汉书至此处,还要补上一刀说:

“应劭曰'宰人服也',绿帻,'贱人'之服也。”

与颜师古同时代的李封擅长活学活用,他作延陵令时,手下的人有罪,他不是加仗责刑罚,“但令裹碧头巾以辱之。”

元明时则更进一步,《明史·舆服志》记载朱元璋下令:

“教坊司伶人常服绿色巾,以别士庶之服”。

诏令一下,娼伎的男性亲属都得把裹青头巾当新常态。久而久之,到了大清朝,“戴绿帽”就成了妻子出轨的代称了。

有天就有地,有头就有脚。女方出轨是戴帽子,那男的出轨就被称为“搞破鞋”。

“搞破鞋”一词失考,据说来源于著名的北京八大胡同。娼妓在“办公室”外挑挂一只绣花鞋,做为幌子。风里来雨里去,那只绣花鞋就成了“破鞋”。

“破鞋”这个意象体现了男权文化恶劣的想象力,它意味着稍有身份的男人都不会理睬,只有劣等的男人才去光顾。所以“搞破鞋”这词可比“戴绿帽”更恶毒,等于说它包含着双重贬抑:

首先是对沦为破鞋女性的贬低,再者是对和破鞋搞在一起的男性地位的贬低。难怪被出轨的妻子在怒斥小三和渣男特别爱用“搞破鞋”这个词,用一个词骂俩人,嘿,不费劲!

不过“破鞋”一词固然恶毒,出轨方也怨不得被出轨方的恶毒咒骂。毕竟出轨这事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是有违风序良俗的举动。出轨一朝败露,奸夫淫妇只能躲在见不得光的地方,被人辱骂。

《红楼梦》第七回中便写道贾府的佣人焦大酒后骂街:

“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焦大骂人/

一边旁听着的贾宝玉当时还太年轻太幼稚,转头问王熙凤爬灰是个什么意思,惨遭王熙凤一顿臭骂。毕竟王熙凤一个姑娘家,怎么能直截了当地说“爬灰”和“养汉”这俩东北特色鲜明的粗鄙之语呢?

原来“扒灰”在东北方言中是公爹与儿媳通奸的意思。庙里香炉中焚烧的锡箔比较多,时间长了,形成了大块锡箔,外人便来炉子里偷锡卖钱。因为“锡”“媳”同音,就引申为老公公偷儿媳之意了。

而“养小叔子”是嫂子与丈夫的弟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意思。这个“养”不是“养育”、“养活”的意思,否则“养小叔子”这等高尚的义举岂能被焦大拿来骂街?“养小叔子”事实上是“养汉”的意思,东北话里的“养汉”,就是指女人有了外遇。

贾宝玉据考证应是金陵人氏,对于东北方言可能不怎么熟悉,说到男女出轨偷情之事,他大约只能听得懂“姘头”这种吴语里的词儿。那么为何江南地区称呼出轨的人为“姘头”呢?

据老底子杭州人讲,“姘头”原来是强调狗男女两人的脑袋没有浆糊,也没有胶水,“两颗脑壳硬拼在一起”的关系。

然而这样“拼头”是黏不住的,比起正经嫁娶的婚姻,迟早是要散伙的。所以结束出轨又称“拆姘头”,而开始出轨的说法那就是“狎姘头”。

听起来似乎像轧戏?“轧戏”大概是说唱戏的伶人有时能够同一时间多次同台演出,轧得没天没夜。出轨不正如此?兴致来了,狎姘头轧得昏天黑地,把责任、道德都抛到“西伯利亚”去了。

咳,然而人真的能做到把责任、道德都抛到“西伯利亚”去了?最后还不是一地鸡毛?这么多出轨的方言词汇,都抵不过被出轨方悲伤的神色。出轨本身对另一半的伤害之深,可不是话语能够形容得了的。

早点“冇弯转”,也就是粤语中的“小三斩断孽缘再也不见”,方是正道。

写好硬笔字,笔画入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