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栀子花开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探究竟 问大史学家汤因比 什麽人愿意活在宋朝2

本文原创作者天机龙韬

帝国:强盛与衰弱之间

——中国历史的启示

之二十五(下)奸臣也有杰出者,蔡京以一己之力竞毁大宋王朝

英国史学家汤因比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中国学者余秋雨也说:“我最向往的朝代就是宋朝。”

宋王朝制度规定的官户享有的特权,除去上述中上级官户的优厚的、无微不至的俸禄和令人不堪切齿的资荫之外,尚有如下的优待——

上图:兼具寄生性及腐朽性的宋朝官户,有大量的时间舞文弄墨,明白个中缘由你会感觉到一种极端厌恶的情绪。

其一是两税减免。两税(夏税和秋税)是土地税,作为乡村中国最重要、最基本的赋税,包括“支移,折变,初步以民户而输,官户而免”,“令官、民户一体施行”,“官户不得挟势避免”。《庆元条法事类》卷47《违欠税租》中甚至记载的规定是“诸输税租违欠者笞四十,递年违欠及形势户杖六十,品官之家杖一百。”当然,朝廷命官不可因此受杖笞,按宋朝的规定是由管理田庄德尔幹人代受。

然而,上述一般性的规定并不排除法外免税。宋仁宗时,“王蒙正恃章献太后亲,多占田嘉州,诏勿收赋”,官员高觌(di)视为非法,极论其不可。宋高宗赐大将李显宗田六十三宋顷,宋孝忠又赐田七十宋顷,两次赐田各“放免十料租税”,计五年。特别是到南宋后期,对某些达官贵人特令免税的情况相当严重。在庆元府,史弥远等权贵府第“免敷”五百二十二石六斗二升四合四抄正麦,一千九百三十二石四升二合折变糯米,而当地夏税正麦计二千四百零四宋石多,秋税折变糯米计九千五百四十八宋石多,可知免税额之大、南宋亡国前夕,袛连戚畹,田连阡陌,亡虑数千万计,皆巧立名色,尽蠲二税,宋廷不得不命有司核其租税收之,以解决财政困难。当时权贵之家免纳二税,看起来仍然只占官户中的一小部分。

其二是役钱。役钱是宋神宗时王安石变法中的一个重要举措——免疫法中规定的输钱以免役的制度。开始时就规定官户役钱比乡村上户减半;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宋廷又规定“进纳出身人,有旨落进纳字者,不以官户例减役钱;官户输役钱免其半,所免虽多,各毋过二十千,如诸县产钱十分,官户占及一分以上,官户止减役钱一分。宋哲宗初,经司马光建议,宋廷建议官户第三等以上役钱照旧输纳。南宋初,因财政困窘,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和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诏命:诸路免役钱于元额外重增三分,官户更不减半。“这条官户增纳役钱的规定看来并未实施,因为宋孝宗乾道二年公元1166年,户部侍郎李若川、曾怀言:‘官户比之编民,免差役,其所纳役钱又复减半,委是太优。欲令官户与编民一等输纳,更不减半,以岁所入约百余万缗,专责诸路提举常平司委逐州主管官别收,以经总制钱条限解发。’得到皇帝批准。可知官户减免役钱一半的规定实行了近一百年,而官户不得减免役钱的规定又实行了一百余年。但因‘民户役钱概增三分,故官户役钱负担仍然少于民户。此外,据宋宁宗时记载,‘近属勋戚’也可特旨而蠲免‘和买、役钱’”——转引王曾瑜先生上述著作。

精选